点击神州
字号:

    虞洽卿不爱做官,但在办实业却是个“野心家”,1909年在南京由他发起了官商合办的、全国规模的国货展览会“南洋劝业会”。

中国网 china.com.cn | 时间: 2010-07-08 14:59:00 | 文章来源: 中国网综合

涉足房地产:获得第一桶金

  常言道“马无夜草不肥,人无横财不富”,虞洽卿一生发了三次“横财”,获得三桶金,他第一桶金来自房地产生意,虞洽卿头脑灵敏,善于从别人的“闲谈”中抓“机”,一天,同乡朱葆三来谈,当时虞洽卿在鲁麟洋行当买办,朱葆三当过和平洋行买办,而两人都是苦出身,虞洽卿在家乡镇海拾过海螺,朱葆三在家乡舟山卖过小黄鱼,如今都成了宁波商帮中的老板,所以两人非常友好,当时在鲁麟洋行舒适的小客厅里,朱葆三畅谈上海第一富户,英籍犹太人哈同老板,说他目光远大,头脑机灵,是上海最大的房地产老板,过去静安寺以东还是荒村矛店时,他一下买进了300多亩地,利用他是租界董事,法院陪审员的身份,底价买进大片土地,后来附近市面繁荣,他造房子,一幢幢店面、写字楼,高价出售、出租,可谓“日进斗金”。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朱葆三一走,虞洽卿盘算起来,自己从望平街瑞康当跑街,至今又当上洋行买办,也积累了一笔资金,放在钱庄生利息,那利息只能够买茶叶吃,虞洽卿盘算:上海市面在天天发展,开办新的房地产公司,倒是一只好“棋子”,可自己的资金不够,他认识的几家银行可以贷款,说干就干,他打听到苏州河东岸,地皮还便宜,近河每亩五千元,远些的水稻田只有三百圆一亩,他又打听到闸北海宁路一带,有新造房子整弄出售,他把自己存钱庄的款子都调出来,又向银行贷一笔款,买进了闸北升顺里,天潼路及顺徽里等两条弄堂的房产,组成华顺,顺徽两个房地产公司,又在苏州河买了一片地皮,把自己的私宅设在海宁路,便于照顾房产公司业务。这样虞洽卿独资经营的两个房地产公司挂牌成立了。年初,虞洽卿又花钱捐了个四品候补道台的官衔,两个房地产公司热闹开张了,少不得有不少沪上官员、巨商、宁波同乡来祝贺,应酬一番,此事传到朱葆三耳朵里,心里“咯噔”一惊,“阿德哥这小子又抢在我前头,给他占便宜了”。这是在1898年的事(清光绪22年)。

  虞洽卿组建了人马,当买办之余,搞起房地产买卖来,算是他的“第二职业”,他消息灵通。手段圆滑,房产公司一会抛出,一会儿买进,又搞兼职租赁业务,二十年来给他赚了一笔大钱。到1918年,为了完成他的“航海梦”,要买进英商的“鸿安轮船司”,可需要200万圆资金,他就把升顺,顺徽两房地产公司的房产、地皮全部抛售,获得一大笔款子,也获得巨额利润,这就是虞洽卿一生中获得的第一桶金。这年他盘进“鸿安”,新添了三艘轮船,叫“之江号”、“武林号”、“华盛号”,连同原来的“长安号”、“德兴号”,这样虞洽卿独资经营的第二个轮船公司“鸿安商轮公司”,已有五艘轮船,共计5604吨。到5月,虞洽卿的母公司——三北轮埠公司,又增资100万元,又购进“升平号”、“升利号”、“新安号”三艘轮船,三北公司已有12艘轮船,加上租来的船只,共有21艘。

  船队大了,所需的煤日益增加,虞洽卿又苦恼起来,这么多用煤,一月、一年要给煤店赚去多少钱,他决心自办煤号,但资金、店面、栈房一系列问题,开煤号谈何容易。况且原煤进货地方又不熟悉,他记起一个人,日商公司买办徐贵生,曾因要运煤来三北公司讨船去长江蚌埠码头运煤,他当即备了礼物去拜访徐贵生,建议与他合办一个煤号,徐贵生满口答应,资金多数由徐贵生出,虞洽卿的公司船队用煤照批发价来装,记账按季付款,这样虞洽卿合办的“大昌煤号”在十六铺开张了,虞洽卿消除了用煤难的心病,年终虞洽卿又可分得一份红利。

  虞洽卿的轮船业摊子越来越大,资金周转困难,他又想出一招:致电北京政府交通部,要求“救济”,北京政府国务会议决定:批准为虞洽卿的三北、鸿安公司发行股票并为保息,这样为他的轮船业投资又拓宽了道路。

                三次出洋去日本考察

  虞洽卿在上海滩拼搏60年(1881年——1941年),曾赴日考察,学习三次,当时日本与中国交往频繁,相隔仅一衣带水,中国内部又处在洋务运动时间,政府明间掀起一股向洋人学习的热潮,去日本最方便,路费又省,所以虞洽卿等抱着“实业救国”的理想,三次去日本取经学习,自然大开眼界。

  虞洽卿第一次去日本考察,是公元1893年,清光绪19年,虞洽卿时任鲁麟洋行买办,年仅26岁,赴日考察称“中国实业考察团”,对日本国内工商业发展,十分欣赏,但对日本军国主义对外扩张侵略持反对态度,特别对中国的种种阴谋。回国后,他以鲁麟洋行高额薪金及回扣,加上瑞康行所得,已积蓄了一笔不小资金,他做了两件事,即在1896年出资四万两银子,向清政府捐了一个四品候补道台的虚衔,当时清廷国库空虚,官衔可以用银子购买,虞洽卿知道要立足上海滩,必须有财有势,所以出资买官衔,有利于他以后的商途。二是购买了闸北升顺里、北顺徽里的房地产,组成升顺、顺徽两个房地产公司,炒起房地产买卖来,当时,苏州河以北,市面荒凉,地皮、房子便宜。

  虞洽卿第二次去日本考察,是公元1906年,清光绪32年,他已39岁,上次赴日只是一个普通成员身份,跟了考察团去走走,第二次去与清朝五大臣瑞方、载泽、戴鸿慈、李盛铎、尚其亨同去考察商务,历时半月,对日本资本主义发展有了深刻认识。回国后,虞洽卿上疏西太后,指出列强用银行来盘剥中国商界,提出中国要有自己的银行,要发展金融业。第三年(1908),他与宁波帮李云书等人,创办四明银行,虞洽卿任协理(副经理),同年又与严筱舫等合作,创办事业“宁绍轮船公司”,虞任总经理,“宁绍”轮行驶沪——甬线,后又购进“甬兴轮”和“新宁绍”轮,第二年,模仿日本推销会社形式,在南京召开规模宏大的“南洋劝业会”,两江总督南洋大臣瑞方任会长,虞洽卿任会办(副会长),是年六月,规模空前的中国近代第一次全国物品博览会——南洋劝业会在南京鼓楼开幕,历时三个月,陈列物品计420类,来自全国各地观摩者达20万人次,大会开得很成功。

  虞洽卿三次赴日考察,第一次26岁,他只是一个考察队队员,第二次39岁,跻身于清廷大员之列,表示了他尊贵的身份,成为国家考察商务的委员,表示了他事业的成就,第三次应邀赴日考察已59岁,功成名就,以代表团团长身份赴日,并在日本发表重要演说,以中国商界要人,宁波商帮代表身份,出现在日本政、商界上发表政见,也表示了宁波帮在中国工商界的地位,虞洽卿在访日时还与日本商界要人交上朋友,并与宁波同乡旅日华侨吴锦堂聚首。这与发展他的民族工商业不无利益。

               创办“四明银行”

  虞洽卿有句口头禅:“金融业乃百业之首”,他自1906年第二次自日本考察回来后,开始发展金融业和航行业,他在1903年任荷兰银行买办时,曾创办通惠号,这不过是家小钱庄,负担不起大笔的贷款,他要办所像样的银行,以支援宁波帮在上海开办实业,于是他就与宁波帮李云飞、周亨缄、陈子琴等老板,合作集资创办四明银行。

  “四明”者宁波之别称,开始集资75万两银子开业,1908年8月18日(农历)四明银行经上司批准,在上海江西路34号鞭炮声中成立开张,董事长周晋表、董事长朱三葆、袁鎏等,总经理陈薰,协理虞洽卿。虞洽卿虽任该行副总经理,却是四明银行实际的主要创办人,是我国较早的一家民族资本家办的大银行,是工商实业家创办的第三家银行,在中国银行史上来排位,名列第六。开业之时,上海《申报》报导:“8月16日晨8点,四明银行悬牌上市甚为热闹,前来道贺绅商络绎不绝,为商界中之特色。”“开市之时,储蓄柜存款尤其踊跃”“四明银行从创业之始,得到在沪宁波帮工商、钱业界的支持,当时钱庄资本“浙帮”老板占整个上海钱庄业资本的60%至80%,其实力之雄厚,可见一斑”。

  四明银行开张以来,得到宁波帮的大力支援与交易,业务蒸蒸日上,1908年8月创立,陆续在重庆、成都、西安、南京设立了分行,在杭州、苏州、绍兴、兰州、郑州设立了支行,并在平凉、宝鸡设立了办事处,上海的南市、西区、林森路、南京路也设立支行,触角遍及长江南北大城市,成为一家上海闻名的商业银行之一,1921年9月,四明银行又自建新的办公大楼,迁至上海北京路240号营业,规模更上档次。

  任何事情,不可能一帆风顺的,四明银行业也几次遭到外资银行的倾轧,一遇风浪,外资就拿四明银行印发的钞票来兑银圆,使四明银行措手不及,当挤兑风潮来临时,虞洽卿就挺身而出,动员宁波帮在上海开的钱庄、银号、大商店代收四明银行发行的钞票兑付银洋,兑挤风潮立即平息,“团结就有力量”,宁波帮的团结精神,吃苦精神是有名的,这使在沪的“晋帮”、“徽帮”、“潮帮”刮目相看,而其中奔走动员号召者,就是以虞洽卿为首的几个宁波老板,从此四明银行与虞洽卿结下了不解之缘,虞洽卿对四明银行有如此功劳,却身居副职(协里),毫不介意,这使宁波帮人对“阿德哥”更为尊重。

  说实话,虞洽卿在四明银行也得到了不少好处,他要支援辛亥革命,他要购买孙中山先生发行的公债,他要添置轮船发展航行业,四明银行贷款,都满足他的要求,当然照章用不动产(轮船、房子等)抵押是不可少的,这方面虞洽卿却表现了“奉公守法”的商业道德。抗战前夕,在虞洽卿成为“民国船王”,经营航行业鼎盛时期,而他欠四明银行的贷款达到300万圆之巨,故沪上称他为“借债大王”,事实也的确如此,这位“民国船王”的辉煌业迹,得到四明银行的鼎力相助,“一个商人,有十元钱资本,就要做百元钱生意,有百元钱的资本,就要做千元钱的生意”。这是虞洽卿平时对三个儿子和下属讲的一句口头禅,这也显示了宁波帮人“开拓、进取”的创业精神和宏伟的魄力。

              开办“南洋劝业会”

  虞洽卿不爱做官,但在办实业却是个“野心家”,第二次考察日本回来,他借鉴日本明治维新的做法,动员全国工商业者,兴办民族工商业,1909年在南京由他发起,官商合办的、全国规模的国货展览会“南洋劝业会”,就是一件值得赞扬的好事。

  在南京创办的“劝业会”为什么叫“南洋劝业会”?因为清末至民国时,称江苏、浙江、福建、广东等沿海各省为南洋,称江苏以北沿海各省为北洋。南洋劝业会,其规模和民国18年(公元1929年)的西湖博览会相仿,在中国是创举,兴办尤难,聚全国先进工商业产品与一堂,相互观摩交流,达到改进与促销的目的。当时清洋务派,一听虞洽卿发起此举,举手赞成,朝廷即降旨筹备,委两江总督瑞方为会长,虞洽卿为副会长,瑞方是满洲正白旗人,属清廷满人中之洋务派,他在向清廷奏折中称:“劝业会设,发起虽在南洋,若办理得法,将来效果,正赖以鼓舞全国实业。”当时朝廷拨银70万两作开办经费,会场要建设轻便铁道及中各省产品陈列馆,所费甚巨,虞洽卿筹垫银36万两,始筹备告成,中途因大臣瑞方调往北方任职,接任者张人骏,此人不喜搞洋务,对劝业会工程,持消极态度,而他是清廷一品官衔,不屑与虞洽卿合作,劝业会险些流产。虞洽卿任劳任怨,又垫银子又跑腿,他牢记孔子名言:小不忍则乱大谋,终于办成这件中国商业史上第一次国货博览会,当时是1910年6月,清宣统二年,比民国18年开办的杭州西湖博览会要早19年。

  消息传出,听说中国在南京要开物品博览会,南洋群岛的雅加达、新加坡、爪哇,都派人携带商品来参加,中国各省都派专人、上等商品参加,还有华侨、外国商品,场内设:农业、机械、教育、工艺、美术、武装、医药、运通等馆,对特产丝绸、瓷器、玻璃、水产设有专馆,陈列物品计24部420类,开幕之日,南京鼓楼人山人海,展出三个月,来观摩交流者达20万人(次),来观摩者还有外国商人。为了提高中国杭州丝织品的知名度,虞洽卿向来会参观代表,赠送杭纺绸质手帕两万余块,手帕上以珂罗版精印大会主持人照片:载沣、瑞方、张人骏、虞洽卿四人玉照,传扬了四人的名声。

  时隔18年,1928年(民国17年)11月,中国工商部在上海开办“中华国货展览会”,当时由四位主席委员领导兴办,虞洽卿也是四人之一,其他三人是:工商部长孔祥熙及张泊璇、赵锡恩,这次展览会影响也大,这是虞洽卿第二次主办商品博览会,可见虞洽卿对民族工商业之重视。

  三年后,1913年,虞洽卿在家乡创办“三北轮埠公司”,建造镇海龙山码头,为了方便运货,把南京南洋劝业会用过的轻便铁道买来,在龙山码头建造四公里的轻便铁道,行驶小火车,使海运与三北内河船埠运输连接。

            自学成材,对报业有独特见解

  虞洽卿十五岁辍学从商(八岁至十五岁读“雨书”,合起来约读三年书),读书不多,然而到四十岁,却能下笔成文,电报、公文、公函均能起草,问其原因,说是得益于新闻报刊,自学而成材。英语会话,全仗夜校学习而成,虞洽卿对“读报可以学文化”之说有独到之经验,他曾对人说:“吾幼年失学,要是没有报纸的话,则一辈子只识几个字,没有进步了。报纸的好处,就是文字浅显畅晓,不象书本上所载的文章,艰深难懂,只识几个眼头字的人,便可看报,便可知道世界大事,灌输一切知识。一般人,以为办学校要紧,我却以为办报纸和办学校一样要紧。你看社会上四、五十岁以上的小商人,他的童年读过一本百家姓、一本三字经,识字不多,三也不懂得,但是后来居然会谈国事、会写书信,这分明是他们每天看报纸得到的成绩。他又说,有人办成人学校,我说不如办通俗报纸,让这些年幼失学之人,随时随地可以自修,成效比办学校更好。”虞洽卿认为,报纸是我们成人自学的教科书。这是虞洽卿少壮时勤学苦练自修成功的经验之谈。

  虞洽卿爱看报、读书,对报人备加尊敬和爱护,他一生多次保护报人,在沪上传为佳话,上海报人乐志华,被西探踢伤一事,商报著文揭发西探劣迹,租界里外国人爱活孙要拘捕商报撰稿人,商报社长李、傅两人奔走无效,束手无策,求之虞洽卿,虞洽卿挺身而出,力保报人,亲与爱活孙力争,结果移交公堂调解,各罚九十九元了事,他与爱活孙谈判中,爱活孙蛮不讲理,虞洽卿“掼纱帽”力争,终于得到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保护了报人。上海《申报》为沪上第一大报,其宣传效应,影响商界、政界甚巨,该馆董事长、原为宁波帮人朱葆三,朱病后,大批股权落如别人之手,虞洽卿闻讯,即出钱购进《申报》股份,一度被选为《申报》馆董事长,使《申报》在沪商界不变原来作风,可见虞洽卿对报业之爱护。

  虞洽卿理想中的省报,要“以报养报”,商报不要依赖政客出钱办报,往往会导致商报成为政客政治斗争的工具,失去商界信仰,商报要以商人为立场办报,才能公道、持久,民国13年时,上海商报因故停顿,虞洽卿发表自己的见解。虞洽卿非报人,但“爱屋及乌”,对办报能发表真知灼见,受人钦佩。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