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神州
字号:

虞洽卿的另一面——阿德哥

中国网 china.com.cn | 时间: 2010-07-08 15:36:56 | 文章来源: 中国网综合

提到虞洽卿,过去人们对他多有贬斥,是因为他与蒋介石关系密切,在蒋反共夺权时助过一臂之力。那是1927年的事,“4.12政变”前夕的3月26日,蒋介石刚到上海、虞洽卿便连夜晋见,二人商谈很久。蒋打算委任虞为财政部长,但虞以自己“在商言商”予以婉辞,但同月31日,他以上海市商业联合会会长身份,支持江苏省及上海市财政委员会为蒋介石筹集经费,认销债券。

其实,这位阿德哥在其一生中也做过一些好事。他是宁波人,又名和德。1911年上海宁波同乡会成立时,虞先任副会长,后任会长。30年来他对同乡来访,不论其社会地位高低、富贵贫贱,皆一视同仁。对他们申诉请求,尽可能给予解决,人们因而感谢并尊称他为“阿德哥”。

阿德哥生于清同治六年五月十八日(1867年6月19日),家住浙江镇海景龙山镇,时镇海属宁波,大家就认他是宁波人了。他6岁丧父,靠母亲做针线活度日。因家境清贫,只读了3年私塾。经常到海边拾些贝蚌海蛤,卖钱来补贴家用。15岁时入上海瑞康颜料行当学徒。进店那天正下雨,他怕打湿新布鞋,脱下鞋挟在腋下,光脚跨进店堂,所以后来他发迹了,有人称他是“赤脚财神”。

虞洽卿做事勤快,应对灵敏。当时各国在沪推销颜料(即染料),竞争激烈,他把德国产鹅牌朱红介绍给川商,打开销路后,资本微小的瑞康颜料行每年获利8000两,用今天的话说,即资金利润率达10倍。

上海外商多,不懂英语吃不开,虞洽卿遂利用业余时间到基督教青年会补习英语,节假日到城隍庙为外国旅客当导游。经过几年的刻苦学习,他的英语便讲得十分流利了,这为他以后当买办创造了条件。1892年,他26岁时,经族人虞芗山介绍,进鲁麟洋行,初当跑街,旋升买办。该洋行是德商所办,经营进口颜料、西药、军需品,出口大豆、桐油等业务。每笔业务,买办均可抽佣金,故收入颇丰。加上他又兼做进、出口生意,不久便开设新升顺、顺征地产公司。1896年,他30岁时,还花400两银子,向清政府捐得“道台”官衔,从此成了绅商。虞洽卿长袖善舞,在商海、官场,交际甚广。1902年他辞去鲁麟洋行买办的职务,转到华俄道胜银行任职。次年又进入荷兰银行。由于工作业绩卓著,1929年荷兰政府还颁给他一枚勋章。

虞洽卿在上海滩声名鹊起,还因为他在1898年的“四明公所事件”中有不凡表现。当时,法租界以修建医院为名,强行征收四明公所地产。四明公所为宁波人所创办,以家乡的四明山为名,是一个类似同乡会的组织,深得宁波人支持。法国人倚仗特权,竟派兵去拆公所围墙,激起旅沪宁波人罢市抗议。虞洽卿鼓励洗衣业头头沈洗来,煽动工人罢工,不为法国人洗衣。法国人最讲究穿衣整洁,这一下犯了难,只好收兵停拆。他因而取得老乡们好评,遂当选为四明所的董事,时年他32岁。1905年初,英租界在审理一华人案件时,英陪审官侮辱中方会审官,引起公愤,华人放火烧了巡捕房。英方实行武力镇压,朱葆三、虞洽聊等4人受华人之托与英方交涉。不久朱等3人畏难退出,但虞洽卿认为“华官尚被侮辱,若不据理力争,商民之受辱必日甚一日”,乃发动各界人士进行罢市,动员受雇于外人的华工一律离职,连租界内的华捕也罢了岗。最后迫使英租界当局让了步,虞的声名大振。辛亥革命前,他曾资助陈其美8000元,借给徐绍桢10万元。辛亥革命期间,上海商团曾参加攻打清政府的制造局,并担负了光复后的维持治安任务。而商团里的体操会,就是虞洽卿为首创办的。他还曾赴日本考察,与同乡老友吴锦堂讨论过实业兴国之道。返国后积极兴办工商业、金融业。他建立四明银行、宁绍轮船公司、证券物品交易所、祥大源五金号、扬清皂烛厂等,在企业界颇有实力,中央银行曾选他为监事。为发展航运业,虞洽卿也作出过贡献。他为了打破英商太古等外轮公司对沪甬航线的垄断,曾进行了一番艰巨的斗争。过去,上海到宁波航线,外轮公司任意抬高客运票的价格,统仓原为五角,抬高至一元。对此,虞洽卿经营的宁绍轮船公司在舱内立铭牌“立永洋五角”,而且服务周到。故而吸引了大量的旅客,并使太古等外轮生意清淡下来,放了空船。英商遂将原票价由一元降为二角,且给顾客送毛巾、肥皂等,想以此搞垮宁绍公司。宁波同乡支持虞洽卿,成立“船票维持会”,将票价降为三角,其差额二角由维持会补贴,而宁波同乡亦情愿多出一角钱来支持宁绍轮船公司,这终使外轮自认失败。

1925年上海发生五卅惨案时,当地总商会曾成立“五卅事件”委员会。6月3日虞洽卿由外地返回上海, 多方奔走,调停交涉。1932年,“八一三事变”,虞洽卿领导的宁波同乡会,组织战地救护队,举办难民收容所,租用专轮4艘,免费送20万人回宁波。1939年4月宁波遭日机轰炸,他又特租专轮,装了大批救济物品,进行支援。到了1937年抗战发生,上海的粮食供应困难,他利用三北轮船公司船只,悬挂意大利旗帜,从西贡、仰光等地运粮以供应上海。一方面解决了市民需要,另一方面由于提高了运费,赚了些钱,又被人骂作“米蛀虫”。

抗战期间,上海日本当局策划组织伪政权,曾拉他做官,被他拒绝,保持了民族气节。1941年3月虞洽卿离沪去香港,后来他又到了重庆与王晓籁等合组三民运输公司。时已74岁,却担任经理奔波于滇缅公路上。他凭蒋介石的手谕,特许运输物资,从国外购进的大型卡车,行驶在漫长而崎岖的公路线上,他亲自押车。日军侵入缅甸后,曼德勒、仰光等地的商人,将拥有的物资竞相低价出售,虞大胆购进,因而获得巨利。与此同时,他又在重庆继续开办三北公司以发展川江航运,并在成都、贵阳、昆明、兰州等地设立运输公司;在内江办酒精厂;在湖南办纱厂,为大后方的工业建设作有贡献。

1945年春天,虞洽卿正打算回上海重振旧业时,突患急性淋巴腺炎。他自感不久于人世了,乃立下遗嘱捐赠黄金一千两作抗战经费,4月26日,这位老人病逝于重庆山城,终年79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