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神州
字号:

虞洽卿怎样“背叛”了自己

中国网 china.com.cn | 时间: 2010-07-08 16:27:32 | 文章来源: 第一财经周刊

吴晓波

近段时间,在研读民国商业史的时候,我常常好奇地想要知道,在1927年2月的一个春夜,商人虞洽卿与同乡蒋介石到底进行了怎样的一番对话?在我看来,整整80年前的那场至今无从得知细节的对话,对中国商人阶层的集体命运造成了让人扼腕的改变。

那场神秘对话的背景是这样的:国民革命军北伐节节胜利,抵达南昌,剑锋直指上海。在此背景下,上海总商会会长虞洽卿代表上海商人坐船西行去南昌拜见北伐军总司令、比他小20岁的宁波老乡蒋介石。

这时候,摆在虞洽卿们面前有三条道路可以选择。其一,上海当时的实际控制人军阀孙传芳提出了一个“大上海计划”,建议由军人、文人和商人组成一个治理集团;其二,由共产党领导的工人组织也在积极活动,上年10月,共产党人周恩来组织发动工人进行武装暴动,起事失利,然而他仍在积极筹划第二次行动;其三,就是投靠以三民主义为号召的国民党蒋介石集团。日后可见,上海商人对旧式军阀已经失去了基本的信任,而作为既得利益阶层,他们与劳工阶层在精神理念和行事原则上也南辕北辙。虞洽卿理想中的出路是实现上海自治,在他看来,与同乡蒋介石结盟,将帮助他们实现这个目标。

虞洽卿与蒋介石在南昌相晤甚欢。没有确凿的史料显示,他们具体达成了怎样的默契,不过,日后事态的演变可对此进行清晰的推测。

3月21日,上海劳工发动武装起义成功,暴动者组建上海特别市临时政府,虞洽卿被任命为19位临时政府委员之一。对此任命,他不置可否。

3月26日,蒋介石军队进城。当晚,虞洽卿即赶到枫林桥公署拜见蒋介石。其后数日,他接连安排上海各界行业公会的大商人与蒋一一会面,众商人承诺向蒋认捐500万元,“用于维持上海安定”。便是在商人阶层的合谋与支持下,蒋介石发动“四?一二”事变,国民党部队以“调解工人内讧”为名,强行收缴工人武器枪支1700余条,死伤300余人。当日,虞洽卿等4个名列临时政府委员的知名商人宣布辞职,国共破裂与工商决裂同时昭示天下。

追求自治的上海商人最终选择用一种暴力血腥的方式来“解决”商人阶层与劳工阶层之间的矛盾,这实在是一个令人切齿黯然的讽刺。他们借蒋氏的枪炮爽快地达到了清除的目的。然而,他们不会想到的是,这竟是另外一出更大的悲剧的开幕。

“四.一二”事变后不久,蒋介石即以国民党上海政治分会名义,下令将上海总商会及会董一体解散。之后,蒋委派宋子文等人采取分化和相互牵制的策略,与一个又一个商人组织分别谈判,使其不可能进行反抗,而逐一被吸收进国民党的机构中。那些不顺从的商人则被认定为卖国的“买办型商人”,受到打击或者清理。1927年7月,蒋介石颁布法令,宣布上海市政府从此直接受控中央政府,所有上海市的商业组织都要受到上海市社会局的监督。行业间一切职业上的争端,都要由市政府来解决,收集各种经济统计资料,办理各种慈善事业,也都由市政府负责。

这些接踵发生的突变,显然大大出乎虞洽卿的预料。到1930年前后,自主、独立的上海民族商人团体完全失去了主流地位,取而代之的是官僚资本主义。自1911年之后出现的民族资本主义繁荣景象到此戛然而至。很多年后,法国学者玛丽?贝热尔评论说,“这些人是资产阶级中最拥护民族主义,也最现代化和较有民主理念的分子……在1927年,中国的资产阶级不仅是对无产阶级的背叛,同时也是对其自身的背叛,由于他们放弃了一切政治权利,便很容易受到国家权力的打击,而这种权力又正是由其帮助才得以恢复的。”斯言悠悠,可谓泣血之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