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神州
字号:

赤脚财神支身闯上海,审时度势

中国网 china.com.cn | 时间: 2010-07-09 16:03:34 | 文章来源: 中国网综合

虞洽卿是一位商界富贾,在大上海的紫醉金迷背后,他付出了许多,最终成为了一位富豪,而他发家的地方,只是一个颜料厂。 “昔之善战者,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不可胜在己,可胜在敌。故善战者,能为不可胜,不能使敌之可胜。”——孙子

当人们提起上海时,脑海中立即会闪现出一个高度发达的国际化大都市的形象,上海成了财富的代名词。上海就意味着机遇、挑战和刺激。旧社会大上海的纸醉金迷,大上海的十里洋场,深深地吸引着商海里的投机者和探险家们。上海滩滔滔的江水,在潮起潮落间铸就了一批批的商海豪杰。那时的大上海,市中心有一条贯穿南北的大马路叫“虞洽卿路”(现名西藏中路),用华人的名字来命名这样一条大马路,这在当时的上海尚属首例,虞洽卿在十里洋场的地位可想而知。

虞洽卿,又名虞和德,生于1867年6月,出生在浙江镇海的龙山镇。荒凉的小镇上多数人家靠耕田种地养家糊口,虞洽卿的父亲是一个熟谙生财之道的商人,他在小镇上开了一家小杂货店,由于独家经营,加之他勤劳肯干,为人和气,小店的生意非常兴隆。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就在虞洽卿5岁那年,他的父亲突然患了一场大病,一年后便撒手而去。从此,虞家母子孤苦伶仃,相依为命,当地的一些痞子经常趁机寻衅滋事,欺负他们母子。虞洽卿的母亲终日以泪洗面,只盼望儿子早日长大成人,支撑门户。

虞洽卿11岁那年,靠着母亲为别人做针线活一点一点积攒的钱进了私塾念书,后来没多久,虞洽卿因不忍看着母亲一个人整日起早贪黑地劳累,决定放弃学习四书五经,到大上海去闯一闯。于是,在虞洽卿15岁那年,他告别了母亲只身来到了上海,经族人介绍到一家叫瑞康的小颜料店做学徒。

虞洽卿到上海那天,恰逢天降大雨,他舍不得穿临行前母亲为他做的新布鞋,怕把它弄湿,就把鞋夹在腋下,赤着脚进了瑞康颜料店,后来瑞康颜料店变得生意十分兴隆,因而有了“赤脚财神”进店的传说。

瑞康是一家仅以几百两银子经商的小颜料店,虞洽卿进店以后十分勤快,加之他有宁波商人那种头脑灵活、善于交际的传统,没多久便博得了店主和客户的赞许。店里的生意逐渐兴旺起来,小店的规模也有所扩大,店主索性让他提前满师,升为跑街,接手大宗买卖。

有一次,虞洽卿因生意上的事去一家大饭店,在饭店的大厅里,他看见了一位派头十足的洋买办,此人西装革履,手戴大钻戒,口衔茄,说起话来,近旁的人们都对他点头哈腰。虞洽卿对此羡慕不已,他暗下决心,将来也要做买办,当出人头地的“高等华人”。为此他开始学习英语,以便将来能同外国人打交道。两年以后,他已能自如地同洋人交谈了。

借着做大宗生意的机缘,虞洽卿得以同上海商界的“阔佬”们接触,在为人处世上,他善于根据对方的身份、地位,察言观色,投其所好,因此没过几年,虞洽卿已在上海颜料行业中崭露头角,小有名气。

虞洽卿就是通过这样一步一步的艰苦努力,终于成为富商巨贾。

孙子在《刑篇》中说:“昔之善战者,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不可胜在己,可胜在敌。故善战者,能为不可胜,不能使敌之可胜。”这就是说,战争的对抗其实是敌对双方长处和短处的对抗,两者长处的对抗,互有胜负;以己之长克敌之短必胜,以己之短遇敌之长必败。所以善于打仗的将帅,先要创造条件克服自己的弱点,然后才能等待对方弱点暴露时,击而胜之。在经营中,就要遵循一定原则,采取相应的措施,以强化自己,从而顺应市场需求变化,争取主动,使自己立于不败之地。

只有自控力、聚心力、应变力、创新力四者有机结合,才能使商业成为真正的现代商业,才可能在市场上特别是在国际市场上具有竞争力。

虞洽卿一生几经波折坎坷,却总能应对时变,既保存了自己,又打击了对手,成为富商巨贾,关键就在于他能够运用风险投资的杠杆,从而赢得了人们的尊敬。对于一个处于困境的企业来说,最大的困难莫过于资金的匮乏,虞洽卿的敛财手段虽有投机取巧之嫌,但他的经历的确能给后世从商者以很大的启迪。

商业经营的至尊之道在于能从“无”中生出有形的资产利润来,这一点要求商人必须具备通权达变的智谋韬略,能够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以无形化有形,最大限度地拓展商业生存空间,赚取最大利润。素有“赤脚财神”之称的虞洽卿的发迹史清楚地展示了如何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的经营轨迹。从虞洽卿的成功之路来看,我们可以看到一种不断变化的审时度势的眼光和远见,我们不妨将之概括为权变术,这对我们有很大借鉴作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