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神州
字号:

雄迈文气--浅谈画家王明明的书法艺术

中国网 china.com.cn | 时间: 2010-10-25 19:53:28 | 文章来源: 东方视觉

王明明的画,已是誉满四海,赞者纷纷,好评如潮。对他的书法,则评者寥寥。几年前我陪全国政协委员书画家采风团采风认识了王明明,当我见到他在画上的题跋、落款时,的确惊呆了好一会儿。恕我直言,在我的印象中当今有些画家甚至大家的画价值不菲,可写的几个字却着实难以让人恭维。而在王明明面前,即使是当今那些夜郎自大的所谓书法大家也恐怕会感到汗颜。

为了向他学习,去年我在中国美术馆办完个人书法展之后便登门拜访。平时性格似乎有点内向的他,在热诚中谈兴很浓,谈艺术,谈做人,谈读书⋯⋯在他身上未见大家架子,有的只是谦和、敏捷、深邃。接着,我从他手中接过赠送的《怀古寄情•王明明手卷作品集》和《王明明书法集》,如获至宝,至今置于案头,不断欣赏研习。

王明明的书法,以行楷为主架,偶有篆隶之风吹入,内容多为古人经典诗文和他对人生、对从艺的感悟格言。其作品用笔劲厉,墨韵丰厚,结体古朴,布局开张,笔法、墨法、字法、章法井然有致,精到秀逸,风华自足,余味超然。书画家都懂得用线条造型,用笔法抒意,二者一结合就形成了自己的画风和书风。王明明用其高超的笔法和优美的线条不仅创造了他超迈、内蕴、幽远的画风,也创造了他雄迈、沉静、文气的书风。

所谓雄迈,只见他的幅幅作品,高爽雄健,豪放峻拔,骨肉匀适,欹正互出,方劲高古,气势宏大,读后令人有一种舒展奔放、豪气顿生、一往无前的感觉和冲动。古人对书法常提倡一个“势”字:势由气生,法由势生,貌由法生。气势对书法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是影响字体书风的决定因素。蔡邕在《九势》中提出“令笔心常在点画中行”,道理就在于此。看得出,王明明用笔的变化多以中锋为主,加之他内心之雄阔、襟怀之坦荡、气度之豪迈,故他的作品,如榜书“观海听涛”、“紫气东来”、“翰墨铸情”、“超然有悟”、“胸怀洒落”以及几幅数米长的行楷长卷等,字字中规入矩又天骨开放,笔力切铁又骏马行空,错落有致又顾盼有姿。他的书法的确是在尽抒胸中之块垒,是在释放情感之能量,是在冲破世俗之羁绊。品味之余,使你不能不神情振奋,心旌撼动,超凡脱俗。

所谓沉静,则是他性格在作品中的反映,是他性灵在作品中的再现。接触过王明明的人都有一种感觉,他天资聪颖而不事张扬,情感似海而心境平和,志向高远而步履踏实,成就卓然而低调随和。字如其人,一点不假。你读他的作品就会发现,他的人生格言之一就是“心静如水”。他身兼多职,平时公务繁忙,社会活动很多。这对有些艺术家来说,无疑是宣传推销自己的有利条件。但对王明明来讲,却是一个不利因素。要做到公务和艺术两不误,他只有抓住一切可以利用的机会沉静下来、寂寞起来。当遇到某些社会现象的干扰时,他就拿出古人的经典之作,“两耳不闻窗外事”地书写起来。他外出公干,就带上宣纸本子,哪儿也不去,坐在房间里静心静气地书写着。试想,没有如水一般平静的心境,能写出像6至10米以上的《妙法莲华经观世音菩萨普门品》、欧阳修《秋声赋》、《东坡咏蓬莱诗》、《千字文》等浩浩之卷么!他说:“每一次沉下来、静下来之后,总能找到一种新鲜感觉。”难怪他的书法作品总是那么冲和宽博、丰润质实、古朴茂美、浑穆遒稳、肃括宏深、内蕴沉静,沉静得像一座青山、一缕清风、一泓清泉,让你清爽无比、回味无穷、思索无尽,让你会随着他的笔墨运行进入他的心灵深处,看见他那美妙异常的心底、博大纯静的内心世界。一位书家能从作品中开辟出一条让读者抵达其心灵深处的艺术之路,是何等的不容易!可王明明做到了。他用沉静的风格,凸现出书法作品的艺术之美、心灵之美、性情之美。

所谓文气,是指作品的文化气象及作者的文化气质。文化是艺术的核心,当然也是书法的核心。书法的品位取决于作品的文化意蕴,而文化意蕴又取决于作者的学养品性。中国自古至今没有哪位大书法家不是文化底蕴深厚、书品学品人品兼优的大学问家。特别是到了宋代,随着文人画的成熟和理学的兴起,对书家的学养、人品更为重视。黄庭坚就将学问放到首要位置。可以说,中国书法的发展历史,明显形成了学品(人的学养)决定人品(人的品性)、人品决定作品(作品的品位)这样一条不可逾越的基本规律。王明明深谙此理。他常讲:“作品是靠‘养’出来的,也就是靠长期的学养积累创造形成的。”又讲,“历史是无情的。没有学养的作者、没有文化内涵的作品,是经不起历史检验和后人评说的。没有对传统的认知、学习、继承,创新就会变成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为此,他总是在潜心斋里潜心读书做学问,在潜心读书做学问中提升自己的学养、人品、境界,在提升自己的学养、品性中升华自己的艺术造诣和书法品位。所以他喜欢写“天道酬勤”、“博学文雅”、“福由心造”、“得大自在”、“思飘云物外,诗入图画中”、“修身岂为名传世,作事惟思利及人”。所以他的书斋中,橱里、柜里、桌子上、茶几上、沙发上、地板上到处是翻开的折叠的书籍资料,一看就不是为照相宣传、拍电视出镜头所用。文人气质,足见一斑。从王明明身上,我们的确可以读到他那人情练达的才气文章,嗅到他那盈身溢发的儒雅书香。从他的作品中,可以接受到那浓浓的书卷气的熏陶。

我是习书者,在读帖临帖中发现,古代不管是先书后画还是先画后书的画家,多是书画双绝的大家。赵孟画山水、木石、花竹、人马尤为精致,可篆、隶、真、行、草亦无不精绝,成为自唐以后集书法之大成者。吴门画派旗手文徵明画山水、人物、花鸟无不精通,其书法功力亦为卓绝,小楷、行书无人超越。八大山人写意画绝,书法亦称雄于世。还有米芾、蔡襄、董其昌、吴昌硕以及当代的启功先生、王学仲先生,等等,无一不是书画双擅的大家。书画相通,大致于此。黄宾虹就说过,精书法者,自有其利。倪元璐的画就深得书法之助。

日月交替,斗转星移,事物发展到今天,情况怎么变了呢?双擅者到哪里去了呢?我凝望星空。在感慨悲叹中,忽然眼睛为之一亮:呵呵,还有王明明先生哩!

我终于庆幸:中国书画双擅有来者了。我终于坚信:中国书画艺术势将冲破物欲层云释放出满天春光!(文/黎明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