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神州
字号:

王明明:躬耕大匠之门

中国网 china.com.cn | 时间: 2010-10-25 19:56:53 | 文章来源: 首都之窗

金秋时节,北京画院美术馆“心迹自然”——王明明花鸟作品展吸引了众多美术界知名人士和美术爱好者,这个作品创作时间跨度长达20年的国画大展,让大家得以详细品味目前画坛正如日中天的著名中年画家、北京画院院长王明明笔下的花鸟世界。两层展厅悬挂的虽然只有50几幅力作,却幅幅呈现不同的意境,展现出王明明心迹自然、躬耕大匠之门的不懈努力。

他曾经被称为“神童”,儿童时代的绘画作品就曾到30多个国家展出并获得世界儿童绘画比赛一等奖、特等奖等多种奖项;他经受过“文革”洗礼,在手扶拖拉机厂当铣工仍笔耕不辍;他在恢复高考后以优异的成绩被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录取,却又被他“毅然放弃”;人到中年,这个没有真正上过高等学府的画家,担任了北京画院院长和市文化局领导,还成为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和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博士生导师,与此同时,人们惊喜地发现,他的画艺不仅没受影响,相反佳作迭出,年年都有大幅精品画作问世。

王明明

不了解王明明的人,往往津津乐道他独特的传奇经历,啧啧称奇他尺纸寸金的拍卖画价,但当你真正走近他,倾听他讲述那辉煌背后的故事,你会发现,他的成功中凝聚着的决不仅仅是幸运的关照……

1、 毅然放弃工艺美院录取通知,恩师周思聪为他打开画院大门

王明明天生聪慧,其父亲王念堂是著名的书法家,从他幼年起就对他进行严格的家教,开启他痴迷书画艺术的心扉。王明明一家七八口人曾挤在椿树胡同两间简陋的平房中,一张简朴的书桌,一叠半旧的宣纸,相伴他开始最初的“笔耕”。墨竹、白梅、苍松,鸳鸯、仙鹤、飞鸟,玉簪、水仙、仙人掌……幼小的王明明整天在宣纸上皴、擦、点、染,陶醉于丰富多彩的笔下水墨世界。

“小荷才露尖尖角”,父亲就为他谋划着成材之路。五六岁开始学画后被送到北京市少年宫,待习作初露端倪,父亲又骑车带他拜访京城绘画名家。吴作人、李苦禅、蒋兆和等都十分喜欢这个聪明伶俐的小画童,王明明得以无数次地亲耳聆听画坛巨擘教诲。一次,苦禅大师看到王明明画的几只禽鸟比例掌握不够准确,于是在画旁亲笔速写勾勒数笔,为他“指点迷津”,使王明明豁然开朗,一下子找到了画鸟的感觉。苦禅大师还在课徒稿上落款:“我速写给明明看,为的是增他胆量及魄力,但不以画法限其本能。”如今将近半个世纪过去了,王明明仍珍藏着苦禅大师的课徒稿,他说,“对一个画家来说,起步非常重要,我很幸运,从童年起大师们就教我习画的正确观念和方法……”

《西游记》、《暑假过队日》、《京剧后台》、《人民公社好》、《公社早梅花早》,六七岁的王明明就以带着稚气的画作频频敲开国际儿童画展的大门,画作曾到30多个国家展出,并荣获世界儿童绘画比赛一等奖、特等奖等奖项,“中国画坛小神童”的名字不胫而走。

少年时的风光毕竟很快就过去了,当王明明刚刚迈入初中的门槛,整整十年的动荡岁月开始考验他。直到他当上北京手扶拖拉机厂的铣工,依然看不到画画的“前途”。但王明明没受影响,在他的时间表里,工余的安排常常是满满的,背着画夹到处画速写、画素描、画水彩,每有所获,就兴冲冲地到他从小就熟悉的大师家中请教。吴作人、李苦禅、刘凌沧、卢沉、周思聪、姚有多等身处逆境的画家,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热情地指导着他,欣喜地赞扬着他的每一点进步。十年内乱,不知荒废了多少年轻人的求学憧憬,王明明却以自己的勤奋,出人意料地收获着画艺的长进。

机遇只垂青于有准备的头脑。当积压十年的学子突然重新获得高考的机会时,默默努力了十几年的王明明不负众望,顺利考取了中央工艺美术学院。通知书寄达时,王明明却犹豫了,原因很简单,录取专业不理想,是“委曲求全”还是另谋他途?王明明找到老师周思聪诉说心中苦闷。周思聪一句话让他下了决心:“直接来画院吧,我们这儿正需要年轻画家!”就是这一句话,改变了王明明命运,他毅然放弃进中央工艺美院深造的机会,要以一名手扶拖拉机厂铣工的身份直接跨入北京画院大门。

当然,这一切并没有说的这般简单,需要画院领导研究批准,包括等指标、调档案、办关系等还遇到一系列的难题,“他能给厂子出板报,先别让他走啊!”单位的理由似乎很充分,这让王明明着实捏着把汗。还好,前后辗转半年多,几经曲折,画院破格接纳了他这个非科班出身的“青工”,成为“创作干部”。那一年,他26岁。

2、老师对他的评价是:“一个聪明的老实人”,人品如此,画风也如此

画艺、人品,王明明都为画院人公认,他的恩师周思聪评价他是“一个聪明的老实人”,“聪明却不狡猾,老实却不愚笨”,这句中肯、精练的评语准确概括了王明明人品和画风,在浮躁、取巧之风悄悄蔓延的画坛,王明明耐得寂寞、躬耕大匠之门的求索精神尤为难得可贵。

刚刚入画院时,资历尚浅的王明明就抓住一切可以学习、实践的机会充实着自己。观摩各种画展,到各地采风、写生,不断尝试国画、版画、装饰画、连环画的不同艺术表现手法……王明明以超乎寻常的勤奋广泛涉猎,从一次次实践中丰富着自己的技艺和创作。一次,在市文联编刊物的作家徐恒进需要给一部电影剧本配插图,他找到周思聪希望她鼎力相助,周思聪一口答应了,但等到徐恒进去取画时,周思聪把装着插图的大信封交给他,说“是我的学生画的,叫王明明,画的挺不错的。”徐恒进心生不悦但碍于情面又不好直说,心想,“要是对付我就只好找人重新画,无非是多花一点稿费!”等回到单位从信封中拿出画稿,徐恒进顿时觉得眼前一亮,虽然只是为普通杂志画的插图,但构图、笔法、意境都有独到之处,“大手笔!”徐恒进不禁轻叹,为自己发现一个新作者而欣慰。这是王明明潜心实践中的一个片段。

在长达十几年的时间里,王明明在北京画院这个曾会聚了齐白石、叶恭绰、陈半丁、王雪涛等艺术大师的“大匠之门”倾情耕耘,他认为,只有遵循中国画的“法度”,扎根于优秀民族绘画传统,诚实地表现对生活、对大自然的独特感悟,才能创造出具有时代感和中国人文精神的作品。他钟情于从诗经、楚辞、汉赋、唐诗、宋词中汲取营养,体味诗的意境;他执著于从古今绘画大家的笔墨渲染中捕捉创作的真谛,石涛的豪放清新,八大山人的冷峻简雅,任伯年的飘逸潇洒,吴昌硕金石气十足的线条,潘天寿高超的造型能力,齐白石把握“似与不似”度的极致等等,都潜移默化影响着王明明的创作。《杜甫》、《卖炭翁》、《竹林七贤图》、《醉翁亭同乐图》、《丝绸之路》、《苗乡三月》、《林泉高逸》等作品,就集中体现着王明明的创作“写心中之意,表万物之境”的追求和实力。在不知不觉中,王明明完成了从一个“业余铣工画师”到高水平国画名家的升华,形成清新典雅、诗意盎然的独特艺术风格,体现着传统笔墨精神与现代生活体验的完美结合。

3、担纲北京画院,全力塑造国家水准的“大匠之门”

2000年,48岁的王明明被任命为北京画院院长。“没上过科班却成为画院一把手,画院人才济济,藏龙卧虎,他能领导得了吗?”不了解王明明的人很自然为他担忧。其实,王明明在任院长之前,已经担任了10年画院艺术室主任和副院长,直至常务副院长。他对画院了如指掌,对画院的发展潜力充满信心。

北京画院是全国成立最早、规模最大的专业画院,1957年,周恩来总理亲临北京画院(当时称北京中国画院)成立大会并发表长篇讲话,明确规定画院是创作、研究、培养人才、发展我国美术事业、加强对外文化交流的学术机构,鼓励画院多出成果、多出人才。“画家最关键的是要靠作品说话。”当上画院院长,王明明最了解画家们的心思,要为大家搭建展示创作成果的舞台。在北京文化艺术院团中,北京人艺被称为令北京人骄傲的“国家级艺术殿堂”,从王明明上任伊始,他就开始谋划创新改革,把“民族特色、国家水准”作为画院的指导方针和工作方向,努力使北京画院成为与北京人艺一样在全国极富影响的一流艺术单位,让“大匠之门”激情涌动、佳作迭出。

“画院就要以画家为本,老画家是画院的宝贵财富,要让他们为画院的发展多出主意、多做贡献!”王明明是在老一辈画家的悉心指导下成长起来的,他的内心深处充满了对老画家的景仰,他首先组织成立了画院艺术委员会,由一批德高望重的老艺术家和知名画家担任主任、副主任、艺委会委员,画院共有60多位画家,请回40多位离退休的老画家都重新编入创作室,他说,“画家在艺术上没有‘退休’之说,许多60多岁、70多岁的老画家,身体尚好,画艺出色,正是炉火纯青出成绩的时候,不好好发挥绝技太可惜了!同时还可以让他们多带带年轻人。”在他的精心安排下,画院的老艺术家们青春焕发,在画院艺术管理、人才选拔、新人培养以及各种大型展览活动组织中,有为有位、有责有权,工作开展得有声有色。

2000年,王明明主持策划了以关注环保为主题的“绿风——情系奥运,关爱家园”大型专题展览,让沉寂已久的北京画院画家们兴奋不已,纷纷拿出自己的满意作品。接着,“远山在召唤——南召胜境北京画院作品展”、“大匠之门——北京画院作品展”……一个个不同主题的展览极大地调动起画家们的创作激情,数次组织北京画院的作品赴冰岛、伊朗、马来西亚、日本、希腊等国家和我国台湾地区举办专题展览,既让画家们开阔了眼界,又为北京的美术发展和文化建设、交流创造了机遇。

奥运会申办成功,王明明想,应该让画家们为向世界展示北京的历史文化和现代都市风采出把力,于是,他精心策划了“北京风韵”大型系列美术活动,邀请美术界一百多位知名画家,用六年时间,分为2003年园林胜境,2004年故城寻梦,2005年名胜巡礼,2006年城池漫游,2007年山水情韵和2008年古都新貌,做六次大型展览,出版六本大型画册,此项活动被市政府列为奥林匹克文化节的重要项目,现在已经成功举办了四个主题展览,在社会上产生了极大影响。为办好这些展览,王明明所付出的心血许多人难以想像,他留心展览的每一个细节是否妥帖,重要的画作展板、展位他都亲自用尺子量过,仔细斟酌画作悬挂的位置、角度,努力使这些名家画作展现最佳视觉效果并制定严格公平的评选程序进行评选。四次展览,王明明也都拿出了自己精心挑选的新作,描绘故宫御花园养性斋冬景的《瑞雪》,撷取北海风光的《晚霜幽寂静心斋》,踏访西山卧佛寺的《秋晓钟鼓声》和展现四合院美感的《幽居唐马蕉花小院》,都各有神韵;《曹雪芹金秋著书图》、《智慧海雪霁》、《御景亭春韵》等情景交融,表现出他深厚的功力,也表现出北京人文美景如诗如画、入诗入画;写颐和园西堤的《镜桥秋姿》更是让观者如置身世外桃源,近伴石桥,远眺塔影,杨柳依依,莲叶田田,耳中一片蛙声,身外十里荷香……

“王院长这个人对艺术热情似火,对艺术家的关心是心细如丝。”北京画院组织画家到外地采风,地方美协领导常常安排小车接待先行,作为采风团长,王明明总是执意让老画家和体力稍弱的画家坐小车,他每每抢先坐进面包车和大家挤在一起颠簸。老画家杨延文和王明明共事多年,更是从心底对这位“小老弟”钦佩有嘉。一次去贵州采风,因水土不服,杨延文和杜滋龄俩人病倒了,王明明跑前跑后,在深夜里出去为他们买好消化的食品。虽然俩人没吃下多少,但心里一直暖暖的,病也像好了大半。另一次到台湾访问,杨延文等几个人过高估计了阿里山的温度和气候,只穿着单薄汗衫难以抵挡高山大雨带来的寒意,一时游兴大减,匆匆走马观花便返回旅馆。大家谁也没注意,下车后王明明突然“失踪”了片刻,等发现他回来时,大家又惊讶了,原来,他为杨延文等老画家各买回一件夹克衫,一时间,大家不知说什么好,冷风中,简朴的夹克穿在身上格外温暖。而最让杨延文感动的,还是在他老伴过60岁生日时,王明明出人意料地送来99枝红玫瑰,寓“白头到老,爱长相守”之意,杨延文和老伴热泪盈眶,这是他们收到的最好的祝福。今年3月19日杨延文画展在中国美术馆展出,那一天正好是王明明岳父80大寿,此前,杨延文关切地嘱咐王明明“别误了家里的大事”,但到开幕那天王明明还是早早就赶到现场,怎么劝也没用,他诚恳地说:“杨先生的画展是咱们北京画院的大事,必须全程参加!”

4、身兼数职仍时刻不忘用画笔和才智服务、回报社会

功成名就没有使王明明放缓创作的脚步,身兼数职也没有让他疏解对绘画艺术的不懈追求。2002年组织上任命他担任市文化局副局长后,王明明比过去更忙了,但他忙得高兴、开心,忙得有成就感。数种身份的转换让他学会了统筹协调,每年的三个“假日黄金周”都成为他的“创作黄金周”,一些大的画作都是利用这样的时间完成的,当然,这让他谢绝了不少“聚会”的邀请,“得罪”了不少朋友,直到大家看到他拿出休假时“抢出”的巨幅画作,才信服他的“托词”。

“人脉广,人气旺!”王明明领导的北京画院呈现出蒸蒸日上的喜人景象。他坚持实施人才战略和精品战略,对原有的管理体制和用人机制进行大胆改革。在认真总结艺术创作规律和艺术人才成长规律的基础上,从2002年开始,画院推出了《北京画院聘用画家暂行条例》,对所有在职人员实行全员聘任制,在职画家每年年初要递交书面年度创作思路、任务、目标及学术研究计划,年终递交本年度创作的代表作品、撰写年度学术总结,上交当年的聘用画。这些都将作为年度考评、奖惩、晋升、续聘和解聘的重要依据。王明明自己也按期上交大幅画作,遇有画家敷衍则由艺委会鉴定后坚决退回,让大家心服口服。他们还先后三次招聘了国内有影响的10名中青年画家,实行画家签约制,直接引进卓有成就的画家王沂东,成功地探索出符合美术发展规律的人才引进和培养机制。作为北京画院培训中心主任的王明明每年亲自指导高级研修生十余名,已先后为全国各地培养了百余名中国画高级创作人员。并于2004年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了“王明明工作室研修生作品展览”,北京画院桃李满天下。

为了让北京画院历年收藏的数千件名家精品能够服务社会,2002年他提出兴建北京画院美术馆的建议,经过三年多的努力,北京画院美术馆终于在2005年9月正式落成开馆,许多美术界权威人士赞不绝口,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靳尚宜称赞“北京画院美术馆是中国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美术博物馆。”现在这里正在展出北京画院秘藏齐白石作品系列特展的“借山娱目——齐白石笔下的山水意境”和“梅菊远思——齐白石笔下梅兰竹菊的世俗意趣”。而许多人可能不会想到,这座美术馆的规划设计以及整个北京画院建筑的规划设计,都凝聚着王明明的智慧和心血,院落的曲径回廊、雕塑树木,画室的采光、衬景,展室的灯饰、照明,无一不包含王明明的匠心独运。几年间他一直倡议、策划的“北京美术馆”目前已正式立项,他正在勾画着新的蓝图。

作为身兼数职的党外人士,他时刻不忘用手中的画笔和聪明才智服务社会、回报社会。他为人谦和,为政清廉,工作繁忙又常常不计报酬,经常向社会捐献作品,还自己出数万元钱在北京画院设立扶贫济困基金,以解决画院职工的困难。在他的榜样带动下,北京画院画家为政府机构和公共场所创作了大量的艺术精品,每年都举办一些高水平的非商业性学术展览,大大提升了画院作为公益性事业单位的形象。王明明还特别关心画院的党建工作,他说,我在刚参加工作时因为出身问题,没有资格加入中国共产党,这段经历让我的心灵受到很大伤害。后来我作为党外人士先后被推上画院和市文化局的领导岗位,这种社会分工使我不能加入共产党,但我对党的事业一直充满信心。作为党外人士,我的政治追求是用自己的行动和使命感,帮助党组织做好党务工作,并通过自己的务实作风和公平公正的处世态度,在画院树立正气和良好风尚。他经常用自己的切身体会帮助青年人加强对党的认识,增强对党的信心,告诉青年人要有政治追求和目标,他努力配合党委工作,2000年以前,画院因各种原因已经有十几年没有发展党员,近几年来已有7名年轻同志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单位的风气有明显转变。

王明明

展望明天,王明明很有紧迫感,他说,“这几年我们组织编写的大型文献《20世纪北京绘画史》已经完成即将出版,并将编辑出版大型画册《20世纪北京绘画作品集》。明年还要搞《北京风韵》系列展览的‘山水情韵’展,后年要搞‘古都新貌’展,北京文化标志性建筑北京美术馆的建设也提上了日程,奥运会前美术界盛事不断,建设文化名城北京、构建和谐社会首善之区要做的事太多了……”(郝中实)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