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字号:
小蓬莱阁画鉴(节录)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13-03-29 13:48  责任编辑: 申罡

    清?李修易

    山水气韵——恽正叔云:今人用心在有笔墨处,古人用心在无笔墨处,可谓善言气韵者矣,张瓜田谓有发于墨者,有发于笔者,有发于意者,惟无意者之说为最当。

    画趣——昔范原师洪谷,常叹曰:“师其人,不若师造化。

    陈恽写生——祝京兆云:不解笔墨,徒求形似,正如拈丝作绣。(蓬按:笔墨者,抑扬顿挫、枯湿浓淡是也。)

    东坡诗——东坡论画以形似,仆谓:形似二字,须参活解,盖言不尚形似,务求神韵也。诗是无形画,画是无声诗。

    作米画——作米画须令山气浮动,出入风雨,卷舒苍翠,气韵藏于笔墨,笔墨都成气韵,乃谓悦泽神风陶铸性器。

    耕烟自题画——格于山水终难打破一字关曰“窘”。耕烟则不然,天机鼓荡,化工在手。大胆落墨,细心收拾,窘于何来?

    画至逸品——画至逸品,难言之矣,当令惜墨如丸骨戛青玉,身入明镜,乃为庶几;若论高远,闲旷之致。

    画苦门户——儒者苦经传之博,逃而为心学,画者苦门户之繁,逃而为逸品。

    写山水有性情——写山水无不各有性情,特不能荆,董、巨、赵、高、倪、黄、范围耳,未有学古而不化者也,若徒恃稿本中求生活,正苏长公所云求形似者矣。

    高逸——一种不必以笔墨繁简论也,总须味外有味,令人嚼之不见,咽之无穷。

    冷字——凡画之沈雄萧散,皆可临摹,惟一“冷”字则不可临摹。(蓬按:所谓“冷”字即简淡而能“沉”,“沉”字唯功力所至也。)

    熟生乱整——画以熟中带生,乱中见整为胜。若一味圆稳、工细,反无兴致。

    荒率生拙——评文而至荒率生拙,其文不足观矣。惟作画则不然,正求其“荒率生拙”,四字恐不易得!

    王、华用笔——王石师作画,善于用拙,华秋岳长于用巧,同时两家,而用笔迥异。余谓山水当拙胜于巧,花卉当巧胜于拙。

    学画须辨——学画须辨似是而非者,如甜赖(俗)之于恬静(雅)也,尖巧(小气)之于冷隽(大气)也……。

    画山水难言之矣——树石苔草,在此处则为仙笔,彼处即成败笔者,其理不堪为不知者道也。

    邱壑不必求险——邱壑不必过于求险,险则气体不能高雅。

    散笔之法——有元始创,宋以前无此说也。唐宋人作画,必先立粉本,惨淡经营,定其位置,然后落墨。若元人随钩随皴,初无定向,有不足处再以焦墨破之,亦不拘定轮廓,所谓散也。

    作画工细——率草易见生趣,工细易近板俗。

    工细写意——工细可以力学,写意必赖天姿。

    学画如学书——学书最要得其用笔之意,不专以临摹形似为工,然不临摹,则与古人不亲。

    草书——草书最不易作,其势纯是奔放,其气又须含蓄,非若真行书之可以停顿也。

    山水写意——求其似而不易得,何暇计及胸中之块磊耶,今人以一邱一壑,谓之写意画,谬矣。

    近人作书——中锋悬腕,不暇论也。米老云:“强纸用弱笔,弱纸用强笔,真书家不二法门”。譬之美味,山珍海错美不胜举,而不食江瑶柱西施乳,即谓之不知味,吾不信也。

    用笔光毛——王麓声云:山水用笔须毛,石谷云:用笔忌光。

    大青绿——大青绿山水往往先设色面后皴之,亦取巧法也,然究非意中所乐,不敢多作。

    山水设色——最忌山石将赭石著到不留空白。

    山石墨色——有单用而得出者,有套用而始出者,单用者偶然之妙也,套用者工夫之妙也。(蓬按:单用者即一次性画出,套用者即积墨。积墨乃凭功夫也。)

    皴法——皴法无论宗派,从披麻入手便是正宗。愈皴愈熟,其卷云,折带,荷叶、芝麻、斧劈、解索、乱柴、乱麻、皆可随手带去,若先由斧劈、折带入手,未有不妄生圭角,误入魔道者。

    画之有苔——昔人云:画之有苔,如人之有眼,通体皆灵,又云:苔所以掩皴之漫乱。山水点苔,约有四种:扁点、园点、攒点、尖点,上幅作扁点,下幅作园点,于理极通;盖扁点易取远神,园点意在蓬勃。

    画柳——半千画诀云:盖画柳不可太工,工则板滞无情,又不可离法,离法则少摇飏风致。画中衬贴疏柳,如垂鬓雏姬,弱不胜衣,有楚楚可怜之态,方称好手。

    画杂树二则——凡画杂树即不可多点叶子,若顺手画完,则无可增减矣,即画茂林亦须由渐加密,使墨色浓淡不匀,此千古不传之秘诀也。画杂树不妨留一二枯枝,画枯树不妨留一二秀干。

    画枯树最难——非一二株之难,其十株八株而望似千株万株之难。远树中多作枯枝亦是一病。

    板桥画竹——一竿彀(开),二竿凑(合),三竿救(补正)。

    画荷花——画荷花衬贴芦叶,最是难事。

    画桥梁屋宇——画谱谓必须淡墨润一二次,不润即单落不浑,不知统用两遍,亦具板实,惟以淡墨画之,不醒处润之可耳。

    画远山——凡远山愈远愈浓,古人竟有以焦墨为之,意趣益古,今人必以浓为近,以淡为远者,拘矣!试观四王,恽、吴画树,第一株先从淡起,浓者在后面,故画之远近非浓淡。(蓬按:远浓者有二,节奏需要一也;云影笼罩使远山发暗为二。)

    点簇花卉——以趁笔墨未干时钩筋最得古趣。山水中之拖泥带水皴,即此意也。

    纸虽生涩——惟墨则由淡及浓,笔则由简及繁,纸虽生涩亦属可观。

    笔令出锋——笔无论羊毫免颖,要必令其出锋,若用秃笔必至板硬。(蓬按:笔能出锋,即笔气存焉)

    石青石绿——石青石绿,滞重质也,胶不清,受烟气必变,靛花(花青)、藤黄、草木之滋也,遇生纸见风日必退,故山水以浅降为正,花卉从钩勒为胜。

    山水花卉生熟——山水可生,花卉可熟,山水须熟后生,花卉须生外熟。(蓬按:所谓“生”,指写生得来之生态)。

    写竹——古人云:大竹写形,细竹写意。(蓬按:若细竹写形,更具情趣。)

    写兰——古人云:喜气写兰,怒气写竹。(蓬按:佳作之诞生,凭激情也。)

    败荷最不易写——冷艳遗芳,须写出诗人迟暮景色,方称妙手。

    髫年涂抹——绘非急务也,既心好之,亦知诗中有画乎……诗可离画,画不可离诗。(蓬按:学画不可急于求成,成就一大家,乃综合素养之合成也。)

    作画进境——少年学画从临摹为进,至中年后,以静悟为进境,何谓静悟,守已之长,使愈老愈熟。

    李修易,字乾斋,清代道咸间画家,浙江海盐人。工山水,画史评其夫妻合作尤佳。

文章来源: 中国人物 发表评论>>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