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荟萃 | 专题库

 

 
 
研究穷人成为世界课题
        将诺贝尔和平奖颁发给一位致力于改变穷人生存状态的探索者,它的喻意是深刻的:改变穷人对一个国家来说是实现对贫困的改变,实现社会和谐与发展,而对于世界来说却是实现人类持久和平的重大举措。>>>>
中国的“穷人银行家”在哪里
        显然,我们的银行选择的是另外一条道路。别说是给穷人贷款,就是穷人来存钱,有的银行已经是“低于2000元的汇款将不再受理”、“要存2000元以上才给予开户”。每个城市大大小小的银行中,琳琅满目的“大客户室”,以及越来越多的各种名目的手续费、查询费等,已经把这种嫌贫爱富的趋向彰显得一塌糊涂。>>>>
 

 

 
    尤努斯的实践犹如一阵“旋风”,急速掠过看似“波澜不惊”的中国小额信贷市场。
尤努斯和他的乡村银行
        真正让尤努斯产生开办小额贷款银行想法的,是他1976年与一位农村妇女的偶遇。一天下午,尤努斯遇到了编制竹凳的妇女苏菲亚。苏菲亚靠卖竹凳维持生计。尽管自己辛苦劳动,每天却只有两美分的收入。>>>>
“乡村金融帝国”孟加拉诞生记
        尤努斯同年创办了第一家格拉明银行:一、发放的贷款必须偿还,并且准时;二、只有最贫穷的村民——没有土地——才可以前来贷款;三、贷款主要面向农村妇女,她们在社会地位还是经济条件上都相当困难。>>>>
尤努斯获奖意义:市场经济绝非引起贫穷的原因
        贫穷是世界不和谐的重要原因。不少人认为扶贫只有靠政府出资实行社会保障。社会保障固然是重要的,但更为重要的是,市场经济绝不是引起贫穷的原因,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完全可以通过市场机制脱贫致富。>>>>
与中国小额信贷之父面对面:穷人甚至比富人更讲信用
        被媒体称为“中国小额信贷之父”的杜晓山称:13年的实践表明,只要有良好的管理,农户以信誉为担保的贷款,还贷率能够高于95%。另外,我们认识到,穷人的信誉度绝不低于社会其他群体,关键在于如何进行巧妙的制度设计。没有不好的客户只有不好的机构;而且,穷人甚至比富人更有信用,因为他们珍惜来之不易的机会。>>>>
中国商业小额信贷机构能否借“尤努斯风”破题
        如果不是尤努斯此次来访前夕的获奖,小额信贷不会在中国受到如此高度的关注。过去十年间,小额信贷减轻贫困之功得到国际公认。相形之下,“中国几乎是惟一缺乏正规小额信贷机构的发展中国家。”IFC中国项目中心高级经理赖金昌说。>>>>
 
小额信贷
        小额信贷(micro-credit),一般指数额在该国人均GDP的1-3倍以内的贷款。这一概念现今已在全球范围内大大拓展,成为涵盖存款、贷款、汇兑、保险、住房金融、小额租赁等多种金融服务的微型金融(micro-Finance)。不过在中国,由于法律限制只许贷款不许吸存,目前存在的微型金融组织只有小额信贷类组织。>>>>
孟加拉乡村银行
        也称格莱珉银行,(Grameen Bank)的名字如雷贯耳,其创建近三十年以来在孟加拉推行的贫困农户小额贷款的成功模式,被复制到很多国家和地区,在全世界反贫困事业中都引起了巨大反响,其创始人穆罕默德·尤努斯教授(Muhammad Yunus)因而也就被视为全世界利用小额贷款向贫困宣战的最具象征性与号召力的人物。>>>>
 

 

 
    中国的土壤能否让“尤努斯种子”生根发芽?中国十多年的小额信贷之路,到了需要总结的时候。
孟加拉“穷人银行”的中国之路
        在80年代中后期,杜晓山开始着手扶贫领域的研究。当时扶贫贷款的现状是,要么被层层节流挪作它用,要么贷给了那些办企业的个体工商户,真正到达农民手上的微乎其微;二是贷款几乎都收不回来。>>>>
李允成很象“诺星”尤努斯
         李允成是山东济南近郊一个与尤努斯年岁差不多的老农民。他有着令许多银行人士汗颜的业绩─从1992年开始做小额信贷,创造了连续十几年没有呆坏账的民间借贷神话。法国经济学家裴天士称其为“伟大的经济学家”。>>>>
小额信贷的"中国孤岛"
"龙水头实验"凸现中国难题
        《中国地下金融调查》显示,中国农户只有不到50%的借贷来自银行、信用社等正规金融机构,而从非正规金融机构途径获得的借贷占农户借贷规模的比重超过了55%。另有统计数据显示,尽管近2年银行对“三农”的贷款有所增加,但“三农”从正规渠道得到信贷资金依然较难。云南省社科院研究表明,“三农”资金缺口每年在1万亿元左右。>>>>         3个兼职农民,500元启动资金。龙水头村民互助基金的实践是全国300多个民间小额信贷机构的写照。茅于轼是龙水头基金发起人之一。基金在当地交由三人负责,主要负责人是雒玉鳌。基金成立五六年后,茅于轼开始考虑基金的身份。尽管雒玉鳌四处奔波,当地领导也都很帮忙,但最后的答案仍然是“不符合有关规定,基金无法注册”。>>>>
中国小额贷款困境调查:银行面临救助与盈利"两难"
        农村小额贷款 谁来承担?诸如农村信用社等商业银行,因为政策协调难,无法大规模展开小额贷款。“针对同一文件,各部门、担保机构、商业银行难以达成共识。其中,最核心的问题是贷款风险的最终损失由谁承担。一些地方财政坚持认为应当风险共担,银行方则提出最终风险应由地方财政全额承担。”
        城市小额贷款 谁唱主角?在20世纪90年代末期,山西平遥就有过类似教训。当时由于各级政府对农村合作基金会干预过多,把其当作自己的小金库,结果造成农村合作基金会贷款质量下降,不良贷款大量累积。
        小额信贷的“义”“利”之辩 民间小额贷款公司被赋予的性质是“市场化试点运作的金融性营利机构”,也就是说,商业性是其核心。>>>>
 
中国小额信贷之路
        由杜晓山和茅于轼的试验为开端,开始了小额信贷在中国的初期发展阶段,这个过程一直持续到1996年10月。在这个阶段,小额信贷试点主要是通过项目制来开展活动,资金主要依靠国际捐助和软贷款,基本上没有政府资金的介入。这个阶段的特点是人们都在重点探索孟加拉小额信贷模式在中国的可行性。
        1996年9月,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召开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这次会议明确了要把解决贫困户的温饱问题摆在一切工作的首位。因此政府从资金、人力和组织等方面积极推动小额信贷。1998年开始,全国掀起了小额信贷试点热。
        2000年之后是小额信贷在中国发展的第三个阶段。作为正规金融机构的农村信用社开始全面试行并推广小额信贷活动。农村信用社成为小额信贷的主力军。>>>>
中国经营小额信贷的两类机构:
        一是传统的商业银行,二是农村信用合作社发放农户小额信用贷款。>>>>
 

 

 
    尤努斯来了,小额贷款热了;但中国小额贷款的一系列问题,依然需要冷静面对。
假设诺奖"穷人银行家"在中国扶贫
        在有些地方,为什么依靠银行小额贷款扶贫之路行不通,症结不就是这样明摆着的:常言道,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而要当渔人做小本生意,除了为官样文章上的GDP做贡献,渔人多半会血本无归的。>>>>
茅于轼:尤努斯跑到中国来照样干不成
        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以私人资本的运作方式在山西省龙水头村从事小额贷款扶贫工作,且已经默默做了13年。在尤努斯获得和平奖的消息传出之后,网上甚至有人惊呼:茅于轼应该得诺贝尔奖。13年的扶贫工作带给茅先生什么样的感受?“非法集资”的政策窘境如何突破?>>>>
萧剑:银行业不对民间开放就不会有穷人银行
        我们过于担心金融风险而不准许私人开办银行业务,事实上由此造成的金融风险更大:私人银行自由准入受限,给我们带来的是一个极其脆弱而且不公平的金融体系;银行不良贷款要依靠政府“减负”,银行“嫌贫爱富”,导致急需得到金融支持的私营企业和穷人由金融权利的匮乏加剧其经济和社会、文化权利的匮乏。>>>>
中国小额贷款扶贫还有三道坎
        第一个问题,我们的法律环境没解决。现在我们对小额贷款开了一个小口,各个地方政府批准作为试点,全中国这么大的地方,一共只有七八家。而这七八家是通过招投标竞争,由政府批准,这样一个制度不成为小额贷款成长的法律环境。
        第二个问题,小额贷款必须是又有存又有贷,我们现在的规定是只贷不存,不许可吸收存款,一上来吸收存款,把人家的存款卷跑了,人都找不着了,这就出大事了。需要谨慎,这是对的。但是总是不许又存又贷,这就像尤努斯教授讲的,把一条腿割断了,就剩一条腿怎么走?
        第三个问题,由谁来监管、由谁来制订一套办法没有解决。一定要有一个专门的委员会来专门监管农村的小额信贷运作。>>>>
 
中国目前六类小额信贷项目:
         一是以短期项目形式运作,由国际机构资助的小额信贷;
         二是政府主导型(政府+银行),由政府财政和农行扶贫贴息贷款投入资金的小额信贷;
         三是农村信用社自身储蓄和央行再贷款开展的农户小额信用贷款;
         四是2002年底开始,国家主管部门要求开展“下岗失业人员小额担保贷款”,建立担保基金,由城市商业银行运作的相关费用;
         五是从2004年起,有关部门在200个贫困县试行财政贴息,由正规金融机构竞标开展的扶贫小额信贷项目;从目前情况看,农信社、政府扶贫办和财政部门在合作开展此项活动;
         六是从2005年底开始,在全国5个省区开展的、由民营资本投资组建的商业性小额贷款公司的试验。>>>>
 
更多新闻眼策划请进入中国观察栏目
编辑:李东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络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 律责任。
*中国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中国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您在中国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中国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010-68993056 举报邮箱:jubao@china.org.cn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