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 闻>>中国观察字号:
老虎贸易解禁无期 东北虎林园两百死虎陷入困局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07-11-12  发表评论>>

东北虎

10月27日,东北虎林园,存放200只死虎的冷库处在园内一角,24小时有人看护。

东北虎

10月25日,一群老虎在园内溜达。基地的800多只老虎吃喝已成最大问题。

东北虎林园死虎增多负担沉重;而老虎贸易被禁,销毁死虎可惜

王立刚现在最头疼的便是要面对愈来愈多的死老虎。王立刚是东北虎林园的总经理,经营着世界最大的东北虎繁育养殖基地,他要负责供养800多只东北虎。

而在虎林园的冷库里,死老虎在日益增多。目前,冷库里已冻了200只死虎。死因有夭折、病死、自然死亡,甚至相互斗殴都能致死。一名饲养员说,只要一口咬到对方脖子,一分钟就能置对方于死地。“即便从小一起长大,打起架来也能要同伴的命。”

对于这些死老虎,王立刚舍不得销毁,“毕竟太珍贵了。”

每年,王立刚都会向国家林业局打报告,要求利用死虎资源。王立刚说,虎骨有很高的药用价值,能产生丰厚的经济利润。

至今为止,王立刚申请解禁老虎贸易的报告,无一获批。

而王立刚要面对的另一个难题是,支撑庞大老虎帝国的资金链变得愈来愈枯竭,“而且虎园还欠了银行2000多万的挂账。”

200死虎闲置

虎林园每年的总开支需要2000多万元,门票收入、政府补贴勉强平衡收支,老虎刚解决温饱问题。

冷库深藏东北虎林园一隅,是栋灰白色的建筑,加厚了的保险门,外有两名职工全天24小时看守。

为了能延长保存时间,有些死虎被分割保存。每一只死虎的分割程序都有具体的记载,做到手工记录与电脑记录同时进行。王立刚说,这是为防止可能出现的管理漏洞,避免死虎丢失。

虎园每年保存死虎的费用需100多万元。而园里800多只活虎的生活成本则更加昂贵。

一只活虎每天食肉12斤左右。今年物价上涨后,牛肉达14元/斤,鸡肉也达到了8元/斤。王立刚说,此外,老虎的保健、医疗、预防、消毒都要钱。加上200多职工,虎园每月的工资支出就达30万。

每年,虎园的成本总支出有2000多万元。而虎园一年的门票收入才1400万。王立刚为填补资金空缺,已将100多只老虎租给外地动物园,每年可有100多万收入。加上黑龙江财政每年通过具体项目给予的约200万元补贴,虎园的老虎们才勉强达到温饱。

“如今还有100多只老虎没有虎舍,半自然地散养在园内。”相比老虎,让王立刚更觉内疚的是虎园职工。他们平均每人每年出勤达到330多天,有近两个月的时间是在加班。“但我只能给他们每天一顿饭,无法按照劳动法支付加班费用。”

“如果死虎可以利用,我们的困难就能解决了。”王立刚说,死虎可以卖给科研机构,虎骨可以入药,虎皮也可以卖给收藏者。但中国已全面禁止老虎贸易。

而王立刚仍抱着飘渺的希望,将这些虎尸逐一封存在冷库中,希望有朝一日中国能全面解禁老虎贸易。

育虎背后商机汹涌

上世纪90年代之前,中国平均每年使用虎骨超过1000公斤,王立刚承认繁育中心成立的初衷也希望进行一定的老虎贸易获取经济回报。

东北虎林园的前身叫中国横道河子猫科动物饲养繁育中心。它不是设在如今的繁华闹市,而是在深山丛林中。

这个繁育中心是由原国家林业部(现国家林业局)和原黑龙江外贸厅(现商务厅)在1986年时合作建立的。最初只有8只种虎。

国家林业局希望能通过人工养殖、野化训练,最终恢复东北虎的种群。“因为当时中国的野生虎数量锐减,全国才几十只,国家也禁止猎杀野生虎。”马建章说。

马建章是中国工程院院士,东北林大动物资源学院的博导。他参与了繁育中心建设前的整个论证过程。

黑龙江外贸厅将原来的一个饲养场提供给繁育中心作为场地,并提供人员、经费。

“当时对人工圈养虎的贸易还没有完全禁止,老虎贸易存在着一个很广泛的市场。”马建章说。

中国传统中药业认为老虎身体各部分可入药做医疗用途,多以虎骨为主,当时市场上有很多虎骨丸、虎骨膏、虎骨胶、虎骨酒之类的产品。

数字显示,到上世纪90年代之前,国内有200多家企业生产与虎骨有关的产品,平均每年使用的虎骨超过1000公斤,当时每年的产值超过1亿元。

马建章、王立刚都说,当时黑龙江外贸厅的一个目的就是在以后能利用淘汰的老虎进入贸易,获取一定回报。

稍后于1988年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让繁育中心觉得更加有盼头,因为法律规定对野生动物“合理开发利用的方针”。“驯养繁殖方面成绩显著的单位和个人,由政府给予奖励。”

繁育中心成立就受到银行的关注,黑龙江省工商银行每年都给300万贷款,基本能维持运转。

“他们当时也是看中了老虎贸易的前景。”王立刚说,如果不出意外,产生的经济效益偿还贷款是没有问题的。

一纸通知断送财路

国务院发通知禁止老虎贸易,次日银行便停止给繁育中心贷款。

到90年代初,繁育中心已有近100只老虎。中心也开始与一些药厂、酒厂接洽,商谈老虎贸易。1993年,虎林园老虎贸易的准备工作已基本就绪。

那一年,国务院颁发了一份通知———《关于禁止犀牛角和虎骨贸易的通知》,通知规定,犀牛角和虎骨不准入药,其药用标准亦被取消。同年,《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中删去了虎骨这一项。

虎林园的老虎贸易成为了泡影。

在国务院禁止虎骨贸易的通知下发前,国务院环境保护委员会(该机构1998年撤销)召开过一个论证会。

中科院动物所研究员汪松是参会的17名专家中的一个。他说,会上提到,传统文化认为,老虎一身是宝,其高额利润导致的疯狂贸易,使这一物种几乎灭绝,若不禁绝虎皮、虎骨产品市场和与虎相关的所有贸易行为,就不可能保住地球上的野生老虎。

于是会上达成一致意见,虎骨不能再进行贸易。而对于科研等其他方面的老虎贸易,国家林业部门也就不再批准了。

“通知”是在1993年5月29日下发的。截至那天,繁育中心已欠下银行贷款本息2400万元。在通知下发的第二天,银行停止了给繁育中心贷款,断了繁育中心的经费来源。

而那几年黑龙江的外贸业又出现滑坡,无法再给东北虎补充给养。到1995年底,因为资金不足,中心饿死了8只老虎,加上生病死亡以及因饥饿斗殴致死的,最后只剩下48只老虎。

为了解决老虎的吃饭问题,1996年1月,中心带着其中28只东北虎,来到哈尔滨,建立了东北虎林园,供游客观赏,以实现“以虎养虎”。

申请死虎“复活”

王立刚从1993年起,每年就老虎贸易开禁向林业局打报告,至今无一获批。

随着繁育技术的提高,虎林园老虎的数量越来越多,2003年不到400只,2003年以后出现爆发式增长,现在已经有800多只老虎。“目前有300多只放在虎园里观赏,其余的要么出租,要么养在繁育中心里。”

王立刚说,虎园的养虎数量是依据国家林业局的《野生动植物保护及自然保护区建设工程规划》。规划要求,横道河子猫科动物饲养繁育中心(东北虎林园)2005年东北虎的数量要达到500只,2010年要达到1000只。

为了养活那么多老虎,王立刚从1993年起,每年就东北虎贸易开禁向国家林业局打报告,争取将死亡的老虎、淘汰的老虎进入贸易市场。“如果能行,就等于让死虎复活了。”

中国工程院院士马建章认为,现在已具备条件来解决人工圈养虎种群的合理利用问题。“可以通过人工标记来区别哪些是人工养的虎,哪些是野生虎。”

虎林园目前已对500多只老虎进行了标记,通过对老虎进行DNA鉴定,找到它的谱系,可建立谱系档案。只要建立健全的虎产品跟踪管理和市场监管机制,严格规范只有人工圈养的虎才能进入市场,“那么死虎的资源还是能够被利用的。”

但至今林业局都没给王立刚一个“行”或“不行”的答复。王立刚说,“要么给钱,要么给政策。否则虎林园摆脱不了困顿”。

虎贸解禁没有时间表

在哈尔滨召开的虎保护国际会议上,虎贸解禁,国内专家持赞成观点较多,国外专家几乎都反对。国家林业局官员称,正进行政策研究。

早在2005年8月,就有媒体报道中国酝酿开禁虎骨贸易,甚至言之凿凿说第一年打算批准30副虎骨入药,国家林业局驳斥此说法“毫无根据”。

今年6月5日,国家林业局召开例行新闻发布会,林业局新闻发言人曹清尧表示,国家林业局对企业用人工繁育所获虎骨入药的申请持十分谨慎的态度,正在广泛收集各方面的意见和观点,并且准备召开虎保护策略的国际研讨会。

记者就虎贸易解禁问题向国家林业局宣传处发了采访要求,宣传处回复表示,目前没有时间安排采访。

记者又在国家林业局网站看到了中国林科院发表的一篇文章。文章说,今年6月在海牙举行的濒危物种国际贸易会议上,中国希望放宽虎贸易禁令,即要求解除人工饲养虎的贸易禁令。中国希望得到印度这个拥有全世界野生虎数量最多的国家的支持。

北京师范大学生态所副教授张立参加了今年6月3日到15日,在海牙举行的《濒危野生动植物物种国际贸易公约》缔约国大会。他听到国家林业局相关人士在会上提及,林业局已收到国内制药企业的呼声,要求解禁人工圈养虎的贸易。

但是,国际的非政府组织对此开展了声势浩大的宣传活动,旨在阻止我国开禁对人工繁育虎骨的利用。张立说,海牙会议上,美国等成员国都对中国开禁老虎贸易表示反对。

7月6日,一个虎保护策略国际研讨会又在哈尔滨召开,国内、国际共69名专家参会。虎骨贸易是否开禁成为会议的焦点。国内专家持赞成的观点较多,但国外的专家几乎都持反对意见。

国家林业局野生动植物保护司副司长王伟在会上表示,中国对全球虎保护事务一直坚持负责任的严肃立场,对于有组织和人士提出启用人工繁育来源的虎骨入药以满足患者治病需要,中国政府十分慎重,正在安排专题项目进行政策研究。

对于老虎贸易能否解禁,王立刚心中也没底。他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老虎发情。发情期时,虎也会因为争夺配偶而战。“那就又有老虎要进冷库了。”(来源:新京报 记者 钱昊平 摄影/记者 浦峰)

文章来源: 中国新闻网 责任编辑: 李东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相关新闻
-郑州帝湖花园谜局:执法人员查不清到底有多少违规
-高考女状元现象调查:现行标准被指对女孩有利
-从唾沫横飞到静寂无声 宿舍卧谈会淡出大学生活
-北京堵车每年损失146亿 低价公交将成不变政策(图)
-林毅夫学术之路:专注于中国农村问题的经济学家
-农民工第二代问题透视:教育缺失游走于城市边缘
-假新生是怎样混进高等学府的 造假伴随钱权交易
-助考网站老板自曝淘金术:两年获利近百万(图)
-天涯若比邻 解读百姓身边的“太空文明”
-中国企业家热衷进高校作报告 青年学子褒贬不一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昵 称 匿名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