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 闻字号:
谎报货品致飞机腐蚀 中国公司被判赔6500万美元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07-12-06  发表评论>>

模拟事发现场图。李涛 绘

在航空公司不知情的情况下,中国化工建设大连公司(以下简称大连化建)空运一批强腐蚀性化学物品,导致整架飞机腐蚀报废。为此,承运的马来西亚航空公司(以下简称马航)及曼班通用保险公司等5家境外保险公司将大连化建诉至北京市高院,成为历时5年、索赔金额迄今为止北京市最高的民事诉讼案件。昨天上午,北京市高院判决大连化建赔偿5家境外保险公司6500余万美元,同时驳回马航的其他诉求。

化学物泄漏毁飞机

2000年2月,大连化建要空运80桶 “8-羟基喹啉”的化工产品从北京运至印度马德拉斯,并表示,该化工产品为固体粉末。

当年3月15日,马航公司MH085号航班从北京飞往吉隆坡。当晚,飞机抵达吉隆坡机场。装卸工人进入飞机货舱准备卸货时,发现货物为液体,且已发生大量泄漏。其中5名装卸工因为吸入有害气体,突发晕厥,后经抢救脱离危险。

“我们去取证时,当时在场的人都说闻到了刺鼻的气味。幸亏空乘人员及时疏散乘客,否则后果难以想象。”马航的代理人刘律师说,整架飞机全毁了,只有两个发动机勉强是好的。记者在证据照片中看到,当时飞机弥漫着白色气体,消防员头戴防毒面具抢险。据了解,该架飞机在吉隆坡停留两天,乘客和其他货物改航班。

瞒报货物危险性

事后,马航致函大连化建询问托运货物情况。大连化建回复表示,托运的不是“8-羟基喹啉”,而是80桶草酰氯,并说明草酰氯是无色发烟液体,属酸性腐蚀物品,具有刺鼻气味,并对人体具有侵害力。“草酰氯是种强腐蚀剂,比硫酸的腐蚀性还强,太可怕了。”刘律师说,之前大连化建说空运的是无危险物品的固体粉末———“8-羟基喹啉”。如果他们说了是草酰氯这样的液体危险物品,马航会加固运送的,当然随之而来的空运费也会比较高。

发生毁机事件后,大连化建致函马航,希望通过海运收回这批草酰氯,但遭到拒绝。之后,马来西亚民航局下令销毁这批“有害物质”草酰氯。

2001年2月28日,法国空中客车工业公司出具了该飞机修理方案及修理成本估算报告,认为飞机修理成本将可能超过8900万美元,而且即使勉强修理好飞机,也得不到飞行安全保障,因此认定飞机已无修理价值。马航公司根据上述报告结论和飞机原始保险合同的有关约定,宣告飞机全损。飞机报废后,曼班通用等保险公司向马航支付了理赔金。

次年3月13日,马航公司和曼班通用保险公司等5家保险公司将大连化建诉至北京市高院,要求对方赔偿6500余万美元及相应利息。他们认为,大连化建瞒报空运物品的危险性是造成飞机损毁的主要原因。其中物流公司等中间环节机构没有尽到检查的义务,因此也应承担相应责任。另外,马航还单独索赔1万余美元因飞机全损所带来劳务损失。

宣判结果马航不满意

昨天上午,双方律师出庭。这场历时5年、索赔金额迄今为止最高的民事诉讼终于有了宣判结果。

主审法官刘兰芳宣读了判决书。北京市高院认定大连化建为此次国际航空货物运输事故中的主要责任人,应承担全部责任,因此判决大连化建赔偿曼班通用保险公司等5家境外保险公司6000余万美元并支付相应利息。

马航要求大连化建连带赔偿1万余美元的诉讼请求,因相关证据证明,这些费用是马航工作人员的劳务费用,应由马航公司自行承担。

宣判后,主审法官刘兰芳表示,该案件涉及多家境外公司,大部分证据需到境外取,因此耗时巨大,仅取证质证就进行了3年。“开庭举证进行了整整3天,证人16个,大多数是专家学者,高院仅支付同声传译费用就高达4万多元。其实大连化建要空运的这80桶草酰氯,不过价值几十万元人民币。”

昨晚,记者致电大连化建代理人徐律师。她表示,目前需同大连化建协商再决定是否上诉。

原告代理人刘律师也表示,是否上诉需同原告协商,还称虽然原告胜诉,但马航要求的赔偿并未实现。本报记者 刘杰

文章来源: 京华时报 责任编辑: 郭晋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昵 称 匿名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