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 闻字号:
达赖集团“流亡政府”现状及其本质评析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08-04-27  发表评论>>

四川藏学研究所专家指出,达赖集团的“流亡政府”是现代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制度外衣与中世纪“政教合一”体制内核的矛盾混合体。

达赖集团创立的《独立》杂志1995年秋季号在封面上刊载了一幅漫画《西藏民主的现状》,画了一个亭子,亭盖标有“民主”字样,由“立法”“执法”和“司法”三根柱子支撑。“立法”之柱撑顶不接地,“司法”之柱立地不接顶,仅有“执法”一根柱子立地撑顶。杂志同时发表的社论说:“我们西藏流亡政府目前的政府体制中的检查和制衡体系不起作用”,“一切工作只为了取悦达赖喇嘛,这是哪家的民主?”

任人唯亲,家族专权:浓厚的宗教和封建色彩

专家们指出,在“政教合一”的体制下,达赖集团还任人唯亲,体现出浓厚的宗教和封建色彩。

十四世达赖喇嘛兄弟姐妹共7人。与十四世达赖喇嘛一同逃亡国外的家属有他的母亲德吉次仁(1981年病故)、大哥当才·土登诺布、二哥嘉乐顿珠、三哥洛桑三旦、姐姐次仁卓玛和姐夫平措扎西(又名黄国桢)、妹妹吉尊白玛、弟弟丹增曲杰和弟媳仁青康珠。

专家指出,达赖集团和“流亡政府”的政治、武装、经济、教育等重要部门和一些派别组织的大权,均为达赖兄弟姐妹所把持,他们在达赖集团乃至“流亡政府”中所建立的家庭专制,超过了历世达赖喇嘛。

从达兰萨拉“噶厦”成立至今,达赖家族中先后有5人担任过“噶伦”、首席“噶伦”。近十多年,“噶厦”席位无论是3人、6人还是7人,达赖家族都相应占据了三分之一、二分之一或七分之三的比例。

--坚持“西藏完全独立”的达赖大哥当才·土登诺布,又称当才活佛。其父1947年被亲帝分离分子毒死。1950年与美国驻印使领馆勾结,策动达赖出逃并充当联络人。1951年加入美国国籍,成为美、台的双重间谍。1956年,达赖赴印度参加释迦牟尼2500年诞辰纪念,当才活佛奉美国中央情报局之命到达印度策动达赖留居印度。他声称,“西藏只有完全独立才能生存”,“其他方式只能走向死亡”。

--集军事、外交和财权于一身的达赖二哥嘉乐顿珠。1951年应当才活佛邀请,嘉乐顿珠加入美国国籍并接受美国政府及中央情报局任务,此前已与台、美、印取得联系,从事分裂活动。他是“印藏特种边境部队” 第一任副总监。1959年,嘉乐顿珠任“流亡政府”“外交噶伦”和达赖驻美国纽约办事处首任负责人。美国支付“四水六岗卫教军”的经费全部交给嘉乐顿珠中转。

--掌管卫生大权的达赖三哥洛桑三旦,是西藏上层分裂集团的主要成员之一,先后任达赖驻纽约办事处秘书长,加入美国籍,后回印度任达赖集团“卫生部”和“藏医院”负责人。其妻达拉·南杰拉姆多年任“噶厦”卫生部助理秘书长多年,1988年11月被提升为“噶厦”卫生部秘书长。

--独揽教育大权的达赖妹妹吉尊白玛。1964年其姐次仁卓玛死后任“西藏儿童之家”总管达25年之久,西方国家许多组织和个人救助“西藏难民”的经费和物资都以该组织名义接收,是达赖集团人人垂涎的肥缺。她是1970年“西藏青年大会”创建人之一和第一副会长,1985年任“西藏妇女协会”顾问。1990年至1993年7月任“噶厦”的文化、卫生“噶伦”,因声誉不佳被迫辞职。1986年改嫁后其夫突获破格提升,一时成为“吉尊白玛丑闻”。

--控制达赖集团三驾马车之一“译仓”的达赖弟弟阿里·丹增曲杰活佛夫妇。阿里活佛1980年从“印度特种边境部队”退役后任“流亡政府”治安部副秘书长,1981年起任达赖喇嘛私人秘书处特别助理、副秘书长、秘书长。其妻仁青康珠在达赖授意下筹组“西藏妇女协会”,自1985年任该会常委、会长达9年之久,1993年任“噶厦”“噶伦”,分管教育、内政。

--把持安全要职的达赖姐夫黄国桢。1968年至1986年,担任“噶厦”治安“噶伦”,即“安全部长”。

国外藏人,尤其是西藏的贵族和康巴、安多各地的土司、头人,对达赖家庭窃据要职、把持“流亡政府”强烈不满。尤其对达赖实行独裁,搞家庭专制,对持不同政见者采取枪杀、毒害等手段愤恨不已。

《西藏评论》1993年4月以“且看今朝一张新面孔之民主”为题发表社论,抨击其为“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裙带关系”行为。各方舆论攻击加之达赖的兄弟相煎,继黄国桢不任“噶伦”之后,嘉乐顿珠、吉尊白玛也相继辞去了“噶伦”职务。

专家介绍,达赖的哥哥、妹妹、弟弟、弟媳、姐夫、姐姐中,有多人担任过“流亡政府”的“噶伦”,或者现在仍担任非政府组织的头目。例如,其姐夫的第二任妻子格桑央金担任本届流亡政府的新闻“噶伦”,其妹妹的第二任丈夫丹巴次仁是驻新德里办事处主任,其弟媳仁青康珠为“藏妇会”会长,其妹妹次仁卓玛是西藏儿童村的头头等等。

专家认为,虽然达赖迎合西方搞了些民主化形式,但实行的仍是封建家族统治。现在的达赖集团和“流亡政府”,在很大程度上仍然沿用了这种模式。

“政教合一”难掩勾心斗角和矛盾重重

专家介绍,完全靠美、印等国反华势力支撑起来的达赖集团内部矛盾重重,互相倾轧。

从1990年台湾金钱丑闻导致的“噶伦”总辞职和“人民会议”解散,到1994年“噶厦”与“四水六岗”势力的矛盾激化,地区矛盾、教派矛盾、青老年派的矛盾以及达赖集团同其他贵族集团的矛盾愈加深化和激烈。

--地区矛盾激烈。追随达赖逃亡的卫藏、康巴、安多等按地区势力组建藏人聚居区,埋下地区矛盾的种子。他们在外逃藏人安置、外国救济物资分发、“噶厦”和“人民会议”席位安排及“人民代表”名额分配问题上多次争执,互不相让,导致一次又一次地区矛盾爆发,成为达赖集团无法治愈的顽症。一位“噶厦”下级官员评论说:“这种矛盾和斗争,甚至发展到搞毒害、暗杀以铲除异己的地步。”

--教派矛盾尖锐。逃亡的各教派活佛把教派之间的矛盾带到了国外,达兰萨拉“噶厦”成立初期由黄教一派执掌,其他教派被排斥在外。各派僧侣和信徒各随其主,教权分散,矛盾尖锐,同一教派内部也时常发生矛盾,成为达赖集团企图控制全部外逃藏人和进行分裂活动的一大障碍。

--青年派与老年派存在矛盾。青年派不满达赖独揽大权,也不像老一代那样崇拜和尊敬达赖。

--西藏贵族与达赖家族之争。由于达赖的兄弟姐妹大发“难民财”和仗势跋扈,引起许多派别组织、地区头人尤其是西藏贵族的不满甚至仇视。他们联手施压,迫使来自达赖家族中的“噶伦”数次下台。

--达赖禁奉护法神激起众怒。1978年达赖下令禁止供奉黄教主要护法神杰钦修丹。1994年,达赖称该护法神“亲汉”、“对西藏的根本大业不利”,并发出取缔该护法神的指令,实际目的在于打击和控制国外藏传教其他教派势力和压服格鲁派内部的反对势力。“流亡政府”“宗教部”则派出打手砸毁神像,殴打信徒,强行禁信护法神。对不听命者,僧人逐出寺庙,官员开除公职,学生停止补助,群众清出社团。达赖迫害信奉者的行为在流亡藏人中引起强烈不满。

…… ……

专家指出,从“西藏流亡政府”的机构设置、人员构成和实际行动不难看出,达赖就是西藏“政教合一”的农奴制度的总代表,是长期从事分裂祖国、破坏民族团结活动的政治流亡者,而达赖集团正是“政治纲领”为分裂祖国、实现“西藏独立”的分裂主义集团。

历史进步的车轮,没有人能够阻挡。“政教合一”早已被历史所淘汰,而分裂祖国更是不得人心。在国力较弱的旧中国,“西藏独立”无法实现,在今天中国经济快速发展、国内政治稳定、人民生活水平日益提高的情况下,“西藏独立”更是无法实现的“黄粱美梦”。“西藏流亡政府”迎来的,必将是幻想的破灭。

文章来源: 新华网 责任编辑: 陈维松
   上一页   1   2   3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昵 称 匿名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