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 闻字号:
河南商丘人大代表非法集资6.1亿被刑拘(组图)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08-07-21  发表评论>>

 

【领导支持】先圈地盖楼后办批地手续

在股东大会上,吴振海感谢前任市委书记刘满仓对项目批地的帮助,同时还感谢商丘原市长、副市长

吴振海被抓后,刘华变得有些失魂落魄。他是商丘当地一名集资者,交给“未来农业”10万元。

他手里攥着一大摞当地报纸,版面上或整版或头条的新闻里,一个个笑容可掬的领导,都在跟吴振海握手。“我不明白为什么未来农业非法集资这么久,政府非但不管,还处处支持。”

2006年3月,吴振海被评为“感动商丘十大新闻人物”。也就在那一个月,吴振海开始打造占地520亩的未来庄园。这是一个集宾馆、种植园于一体的休闲场所。

为此吴振海征用了睢阳区古宋乡老南关村的土地,一亩地一次性补偿27600元买断。

村民刘宏岩的基本农田被征用时,他没看到任何批地的手续,只是被通知签字,否则后果自负。

刘宏岩说,村民李东风因在村民会上发了一句牢骚,结果十几名乡干部、派出所协警和村干部围追而上,要抓他去派出所。

那一年,未来庄园项目动工,其中一栋超过20米高的“未来酒店”也投入建造。

记者从商丘市商规委的文件中看到,直到2007年7月5日,商丘市城乡规划委员会还在讨论是否应该建未来庄园这一项目。因为老南关村是古宋城的一部分,按规定不能建造任何与文物保护无关的建筑,且建造高度不得高于10米。

2007年10月,这栋20余米高的“未来酒店”落成。一位当地人说,“未来酒店”的装潢超过郑州的5星级酒店。在商丘市文件中,该酒店成为古城保护区的“服务设施”。

今年6月22日,吴振海在最后一次“股东大会”上,以500多字的篇幅,列举出商丘领导对他的支持。

记者在这份发言稿上看到如下表述,“原市委刘满仓书记,在庄园建设和征地的关键时期,一个月曾6次到公司明察暗访,解决难题;而原市政府王保存市长(现任市委书记),为观光园的建设倾注了大量心血,最使我们‘未来人’难忘的是,去年5月1日,为了园区的规划建设,带着职能部门来园区现场办公,就地解决问题,为园区建设提供最关键的支持。”

在6月22日的大会上,吴振海点名感谢,曾任商丘市主管农业的副市长胡向阳“事无巨细”的支持。

10天后,成为商丘市政法委书记的胡向阳参与部署查处未来农业公司。吴振海被送进了看守所。

【上市骗局】以原始股名义敛财

为解决无法兑付到期的数亿元债务问题,公司开始面向集资人“高额增股”

6月17日上午,在睢阳区闫集乡的未来种植园门口,正在园内调查的警察告诉记者,未来公司其实只有100棚左右的火龙果,占地200亩左右,此前宣传的8000亩的数字不知从何得来。

即使按照该公司宣传一棚可收6000斤的产量计算,一共可产60万斤。一斤火龙果在种植园门口的售价在3至5元,未来公司一年最多可以获得主收益300万元。

“而后来吴振海1年要返回给其他集资者几个亿。”当地银行业一位人士说,“行内谁都知道吴振海出事,是早晚的,但都没办法明说。”

最让集资者对未来农业公司感到有信心,是因为其上市计划。

去年8月,未来农业公司对集资者宣布,该公司已启动上市事宜,准备在国内和英国同时上市。

同时,该公司以原始股的名义大量积聚资金,承诺若集资者将借款转为股权,那么在2008年9月公司上市后,他们将获得不低于40%的回报。

所有借款到期的集资户,都被业务员劝说将本金和分红先不取,转为原始股后回报率将更为可观。

山东滨州的李贤原本有10万借款在今年3月到期,她原本可获得30%收益,后来被游说,将借款改成了股权。

郑州市上街区的赵静,去年试探性地在未来农业集资,赚了一万多元后。半年前,她召集亲戚朋友集资了70多万元,投了进去,现在都不敢接亲友的电话。

未来公司一位业务员回忆说,进入今年以来,他感到公司的资金链好像出了问题,“吴振海不顾一切地在捞钱”。

今年3月,这位业务员接到新的奖励措施:凡是可以募集到50万元以上集资者,当月兑现4%的奖励。

商丘警方透露,未来公司去年开始“高额增股”之时,实际上已无法兑付到期的数亿元债务。“他们接着利用上市名义欺骗群众,以继续从事违法违规活动。”

【资金断裂】转移资金准备出逃

当地公安局向市政府密报未来公司的情况后,成立专案组,很快“挤掉了这个脓包”

虽然吴振海通过各种场合利用各种方式告诉集资者公司将要上市,但他的上市路途并不顺利。

起初的消息还是让吴振海感动振奋。吴振海的“未来农业”入选河南省50个主板重点上市后备企业。虽然公司位列47名,吴振海已通过媒体向外宣传,“公司9月份一定上市。”

当地一位财经记者说,进入这个名单的企业,只有不到10%的才能上市。即使能在河南省通过,还必须经过证监会的发审,相当一部分企业都倒在最后一关。

去年,50家河南企业在国内主板上市的企业有3家,境外上市的有8家。这名财经记者说,与未来农业相比,商丘的永煤集团,其企业资质、企业效益等都很好,但永煤集团在去年上市没有成功,“那更别说靠种火龙果为主业的未来农业公司了。”

很快,未来农业上市的梦想成为泡影。

在6月22日的股东大会上,吴振海面对股东们接受了上市失败的现实。

在他的讲话手稿里这样写着,“我们的产业还没有真正地形成产业链,按照上市要求,公司的主导产品产业链必须完整……贴牌生产,管理混乱,财务无序等,都导致上市受阻……必须以铁的手腕彻底解决。”

“在6月25日,商丘市领导就已得知未来农业公司在转移资金。”商丘市政府新闻发言人刘慧生表示,当地公安局向市政府密报,称未来公司的高管正在转移资金和账目,准备随时出逃,就决定成立专案组。

当地警方一位知情者说,未来农业公司的资金链在查处前已频临断裂,如坐视其崩溃,很可能引发群体事件,这使政府不得不尽快“挤掉这个脓包”。

而据一位曾在该公司担任讲师的人士透露,警方早在去年8月份,便成立了专案组监控未来公司。半年前,他探听到这个消息后,马上就辞职了。

【破局收场】集资者寄望政府挽回损失

一名集资者反思了自己的理财之道,目前的唯一希望是政府能公平公正清查处理“未来农业”资产

按照商丘市政府的公告,未来农业公司非法集资案结案后,“司法机关将追缴的全部涉案财产,依法按比例返还给被蒙蔽受骗的群众”。

公司的集资者们一条条列举未来农业公司的可执行财产,发现前景不容乐观。在辽宁等地的非法集资案中,对集资者的返还率一般都在被套额的20%左右。

集资者开始搜集当地政府支持纵容未来农业公司的证据。山东东营的几名集资者表示,他们正在寻找律师和同行,准备集体起诉商丘市政府。

集资人李贤也反思了自己的理财之道:炒股的时候,她听信所谓的“老鼠仓”和“庄家股”,兴奋地跟风,结果赔了30万。如今,她相信吴振海的“政治优势”,认为高息借款没事,结果又赔了三十万。

她唯一想呼吁的是:政府在清查未来农业资产的时候,能做到公平公正,最大程度为集资者挽回损失。

能挽回多少,是李贤目前最关心的,她说,“比如那座酒店,那么豪华,政府必须要公开拍卖。”本报记者 孙旭阳 河南商丘报道

(应本人要求,文中集资者为化名)

 

文章来源: 新京报 责任编辑: Tina
   上一页   1   2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相关新闻
-河南商丘人大代表涉嫌非法集资数亿元被刑拘
-商丘人大代表涉非法集资数亿 原计划参加火炬接力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昵 称 匿名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