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 闻>>中国观察字号:
“鹰”的一生:夺取绝对空优 F-15战机发展史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08-11-19  发表评论>>

夺取绝对空优 F-15战机发展史

F-15堪称航空史上的杰作之一,但已近迟暮之年。资料图片

“没有一磅重量用于对地攻击!”——这句话大概很多人都听说过,也知道这是在麦道F-15战斗机发展过程中一个著名的口号。在很多文章里面,都提到美国空军由于在越南饱受教训,转而重视机动性,发展出以F-15为代表的一批第三代战斗机。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如果30余年前没有几个关键性人物,以及以他们为代表的一个秘密团体的出现,那么我们今天看到的F-15将是一架美国版的米格-25。

1972年7月27日首次试飞的YF-15F-1号机

1972年7月27日首次试飞的YF-15F-1号机。资料图片

从二战到越南

二战结束后,美国政府和军方对战争的态度有了极大转变。他们认为,未来的战争必将是一场核大战,因此所有的军事资源、军事理论都为此大幅度调整。在这场大变革中,战术空军司令部成为“重灾区”之一——在核战争中,战略空军是打击主力,战术空军也就沦入给人打下手的境地。

战斗机设计重点也发生巨大转变,转而强调核武器投射能力和防空截击能力。因为,根据五角大楼将军们的想法,在想定的核战争条件下,夺取制空权的不是战斗机,而是轰炸机——用核弹将对手的一切毁于地面。传统的空战机动变得陈旧过时,取而代之的是拦截。战斗机要求具备超音速能力、先进的传感器、导弹武器以及必要条件下的超音速机动空战能力。

这种想法并不是第一次出现。早在二战期间就有人认为,随着战斗机速度提高和可用过载增大,使得先进战斗机进行空战机动变得不可能——然而直到F-15出现,战斗机的亚音速可用过载仍未达到人体所能承受的极限(早期F-15的极限过载是7.33g)。然而接下来的不列颠空战证明,空战机动的技巧在空战中仍然是极其必要的,“空战无用论”随之销声匿迹。

无独有偶,就在美国军方再度提出类似观点之后不久,又一次检验机会出现——1950 年朝鲜战争爆发。美国空军在朝鲜空战中表现尚可。但也吃了米格-15不少苦头。飞行员除了对米格-15的垂直性能表示欣赏外,对自己战斗机重型化、多用途化导致机动性下降的现状也颇为不满。然而这场空战的教训却被美国军方有意忽略了。军方认为,朝鲜战争只是战争规则的一个例外,今后也不会再有一场战争具有和朝鲜战争类似的特征和规模——然而此后数十年,几乎所有战争都是和朝鲜战争同类的有限规模、夺取有限胜利的局部战争——尤其是令美国人刻骨铭心的越南战争。事实上,朝鲜空战真正的遗产就只有一个——洛克希德F-104“星”战斗机,这是真正应飞行员的要求设计的空中优势战斗机(尽管它的高空高速特征往往让人将它和同期的美国战斗轰炸机混为一谈),当然这种飞机并不讨美国空军喜欢,很快退役。

十余年后,随着美国全面介入越南战争,美国空军开始尝到昔日错误判断的苦果。这又是一场局部战争,加上政治上的限制,使得美国空军被迫在一个与想定条件完全不同的环境里作战。空军不得不用重型战斗轰炸机和老式的北越米格战斗机进行空中格斗,原来的拦截和核武器投射能力根本派不上用场。先进的空空导弹不适应越南潮湿气候,故障频频(飞行员的说法是,如果没有意外,导弹应该都是坏的),而越战初期多数美国空军战斗机就没有装备航炮,以至多次出现占据有利位置却不能击落敌机的情况。敌我识别也是一大问题,多起误伤事件之后,为了避免再次击落己方返航机或国际无武装飞机,美军又加上“目视识别”原则,从而使得第二代战斗机的优势几乎荡然无存。更要命的是,美国空军自朝鲜战争后不久就取消了空战训练课程,飞行员普遍没有进行空战训练,结果可想而知。

作为补救措施,美国空军开始给战斗机加装航炮吊舱应急。但这种吊舱射击精度不好,对机动性影响也大。后来美国空军又在新的F-4E上采用了内置式固定航炮,取得了一定效果在——F-4E总计 21个战果中,有7架是被航炮击落的。但这些飞机毕竟不是专用的空战战斗机,一线部队迫切需要一种真正的用于夺取空中优势的战斗机,这种飞机在哪里呢?

曾经被神话过的米格-25

F-X设计之初的主要假想敌,曾经被神话过的米格-25。资料图片

F-X与“战斗机黑手党”

1965年4月29日,美国空军开始进行一项战斗机研究,即后来著名的实验战斗机计划(F-X)。该计划由空军系统司令部专门负责。6月16日,空军系统司令部指定航空系统分部开始进行F-X相关预研工作。12月,空军系统司令部正式发布该方案,共有8家可能参与投标的厂商收到了相关文件。有意思的是,这个方案仍然没能吸取越南空战的教训,沿用自50年代以来的“截击/轰炸机”设计概念,结果变成一种“超级百系列战斗机”——按照该方案,F-X起飞重量大约27吨,加力推重比仅有0.75,最大速度要求达到M2.7。这种飞机显然不是一线部队所需要的真正的空中优势战斗机。

几乎在空军系统司令部研究“F-X初步概念方案”的同时,美国空军内还有另一群人在悄悄进行着研究。那是由阿瑟.C.阿甘空军少将组织的一个研究团队,成员基本上都是50年代以前战斗机学校毕业的飞行员,他们的研究方向是未来空军战斗机的发展。尽管是非官方组织,但这个组织却具有相当高的声望——他们后来被称为“战斗机黑手党”。在战斗机黑手党中,有4个关键性人物:查尔斯.麦尔斯,前试飞员,私人顾问;约翰.伯伊德少校(后官至上校),曾任战术教官,熟悉空战战术,并创立了“能量机动理论”,对第三代及其以后的战斗机发展影响深远;埃文斯特.瑞齐奥尼上校,空军中“空中优势战斗机”的一贯支持者;组织者阿瑟.C.阿甘少将,空军参谋部计划总监,参加过二战的老飞行员。战斗机黑手党根据他们的调查,正在撰写一份关于现代战斗机设计的报告。在这份报告中,提出的设计概念与当时主流的设计概念完全不同:战斗机不担负截击,不执行轰炸,唯一的任务就是与敌机空战,夺取绝对制空权。为此,朝鲜战争之前对战斗机的一些要求又再度提出,包括良好的视界,优越的机动性能,可靠的近距武器(包括航炮),这些都是近距空战所必需的条件。根据当时航空科技水平的进步,还增加了对超视距空战的要求。

不难看出战斗机黑手党提出的战斗机概念和空军系统司令部提出的F-X概念完全背道而驰。在F-X研制过程中,两种设计思想不可避免地正面冲突。初看起来,战斗机黑手党势力单薄,他们只是一个半地下的非正式组织罢了,而他们所面对的却是五角大楼的高层军官和传统思维的惯性。不过,他们并非全然无助。越南空战的状况,使得当时美国空军内部不少人也意识到了当前的飞机设计思想出了问题,因此对战斗机黑手党的活动至少是不加干涉的。而且,战斗机黑手党的成员不少身处要害部门,能够在职权范围内对F-X研制方向施加影响。

1965年5月,阿甘首先带着完成的研究,报告找到空军参谋长约翰.P.麦克唐纳将军,说服了他对战斗机黑手党提出的未来空中优势战斗机的支持。1966年末,约翰.伯伊德调到空军装备发展参谋战术分部供职。该部门负责空军装备计划的发展和演进的,同时也为重大装备项目提供意见。事实上,伯伊德调到该部门并非偶然。因为空军自忖F-X方案难以通过国会答辩,而伯伊德却宣称他的能量机动理论可以计算并改进战斗机的优缺点,于是在这个并不讨人喜欢的家伙即将调往海外基地时将他留了下来,准备为F-X计划服务,无意中却为战斗机黑手党影响F-X方案提供了极其便利的条件。因此当伯伊德一接触到F-X初步方案时,即明确提出反对意见。由此展开了战斗机黑手党与国防部和空军高层官员的拉锯战。在双方争执不下时,来自苏联方面的情报帮了战斗机黑手党大忙——当时已经知道苏联在研制一种神秘的三倍音速战斗机(即米格-25)。由于错误估计了苏联航空技术水平,米格-25成了一种极具威胁的战斗机,重量轻,推重比大,机动性好,速度快,按照当时的估计,西方战斗机无一能与之匹敌。在这一威胁面前,战斗机黑手党关于现代战斗机的设计思想基本被空军高层接纳,但作为妥协,F-X 也不完全是战斗机黑手党理想的“纯”战斗机,而是保留了高速拦截能力。因此,当1967年,6月第二次招标需求发布时,F-X概念已经与一年半前完全不同。第一次发布的F-X概念实际上是一种“战术支援飞机”。而现在的F-X则是一种高性能的制空战斗机,具有优异的机动性能,能够在空战中摧毁敌空军威胁(在当时主要就是针对被神化了的米格-25),夺取并保持制空权。

不过,无论何时,当一种理论被另一种理论取代时,其早期的结果一般都是走向原先理论的反面,甚至是极端对立。F-X也不例外。在瑞特.帕特森空军基地的F-X系统计划办公室,工作人员打出了一条横幅——“没有一磅重量用于对地攻击!”

文章来源: 新华网 责任编辑: 李东
1   2   3   下一页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相关新闻
-美军F15战机曾创不败神话 短期内不会全面退役
-金额将达数百亿日元 日防卫省紧急改造F15战机
-日将首次在冲绳部署F15战机 借口是领空遭侵犯
-美军冲绳嘉手纳基地部分F15战机将恢复飞行
-美举行“红旗”军演 日F15战机赴阿拉斯加参演
-据称台将向美采购二手F15战机 台军持保留态度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昵 称 匿名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