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 闻>>中国观察字号:
航亿苇:为2000万失业农民工祈祷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09-02-04  发表评论>>

中农办主任陈锡文称约有“农民工由于经济不景气失去工作或者还没有找到工作就返乡了”。“农民工”是一个奇怪的词汇。他们进城做了工人,但应户口仍是农民,城市拒不承认他们是城市人。同时,他们的身份具有不确定性。今儿在某地,明儿到另一地,后天则可能被打回原形,重新做回农民。但是,按照宪法规定,咱们得明白,他们和别人一样,是百分百的中国公民。只不过,他们恰好属于人生境遇相对苦难的一大群人罢了。

我家旁边有一条小河,小河因经济发展变成臭水沟。臭水沟的小桥边记不起什么时候开始,形成了一个小型而非正规的零杂工市场。那儿,开始是十来个青壮年常年在那儿守候,渐渐发展成六七十人的样子,男性为主。他们原来也曾在工厂做过,但先后失去了原有的工作,变成零杂工。他们的装备,是一些挑子、铲子之类的。在这儿,就是专等有人临时请他们搬运、清洁、疏通下水道什么的。我见他们,常常几天也等不到一个主顾。活儿不确定,守株待兔,他们的收入没有任何保障,有些人一个月下来,最多能混三餐饭(非常节省的),但他们还是不愿回老家。有人等了一年半载,找了一份还算稳定的工作,才离开。但总是有人走了,又有人加进来。还有人即便有别的工作也不一定乐意过去。没别的,自由,不受约束。只要这样还能混两年,先混了再说。还有人妻子在做收入相对高、稳定一些的工作,但孩子小,夫妻俩都在工厂做,极其不便,于是男人做这种自由的零杂工。不争什么钱,就算玩了,挣了一点钱,全家就多了一点“外快”。

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这2000万苦难中国公民中的绝大多数,并不甘于做回农民。除非一畗地能产生一万元以上的利润,否则,他们还是要想办法继续在城市讨生活。如果纯粹种粮食,怕是极其困难。就算一亩地一年能产出四五千斤粮食,刨去种子、化肥、农药等成本,一亩地能有二千元赚头,怕是要顶到天了。再说,很多人的家乡,并没有多少地。另一方面,农村生活单调,更缺少其他一些机会。有些原本苦难中国公民,不怕吃苦,且聪明机灵,再加上一些机遇,便发家致富了。他们的人数不多,但对其他人具有示范效应。

2000万苦难中国公民,相当于台湾岛的总人数。全台湾老老少少加起来,才2300万人。失去城市的工作,对他们的生活方方面面带来残酷的影响。做最苦最累的劳工,收入低,也有一些不期而至的危险,如工伤、重病等等,但比起没有饭吃,生活一点奔头也没有,却是值得冒险的人生选择。很多人在工厂哪怕很苦,一天要干十多个小时,但相对于种地,这点苦却是可以忍受的。当然,回家老实当农民,现在不至于饿死。可人生在世,每个人都想活出自己的滋味。只要还有一把力气,总得在城市拼下去。一个人从青年到壮年,随之而来的是上有老下有小的难题。供养老人和孩子,随时随地要花钱。在农村,农作物变成金钱的时候,一年一般只有春夏和夏秋两个季节。这在现实生活中是很难接受的。

没想到,金融海啸也好,经济危机也罢,反正是让这群苦难的中国国民不得不面对企业倒闭或减员之后,他们毫无收入来源的残酷困境。有些人经过多年的打拼,多少还省下几个血汗钱,可以撑上一段时间。但有些人没甚积蓄。有人失去工作后,已在城市呆了几个月,坐吃山空。他们能怎么办?其实中国服务业相当欠发达。街头摆卖,很多城市人及其他苦难中国公民也需要。比如小商品、小吃食、擦鞋、人力车、摩的等,然而,城市为了所谓的市容和虚假的城市文明,总要把这些街边服务斩尽杀绝。这些苦难中国公民的生活困境与中小企业的生存环境密切相关。一方面中小企业生存恶劣,他们很多人就是在中小企业失去工作;一方面中国的中小企业存在应当可以大规模的发展空间,却由于各地那种过度扶持大中企业而对中小企业诸多限制及盘剥的错误政策,令很多人失去应有的活路。

面对2000万苦难中国公民,面对他们现实的困难,社会的反应是迟缓的,无力的。自生自灭,这是社会可以真正给予他们的东西。没有别的办法,笔者除了为他们祈祷,又能做什么?

 

文章来源: 凤凰网 责任编辑: 范筱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昵 称 匿名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