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新闻中心> 本网独家
总第二十二期

“红牌专业”是这样形成的

摘要:
    社会需求决定招生,似乎很有道理,其实不然。所谓根据社会需求调整招生,大多会造成一拥而上,导致所谓“红牌专业”的出现。

中国网专访北方工业大学文法学院中文系主任王德岩

王德岩:北京大学哲学博士,现为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研究员,北方工业大学文法学院中文系主任,国内著名的教育专家。

导语:

社会需求决定招生,似乎很有道理,其实不然。所谓根据社会需求调整招生,大多会造成一拥而上,导致所谓“红牌专业”的出现。

如何看待媒体热议的“史上最难就业季”?就业难不是笼统的毕业生多或岗位少的问题,而是跟学校的人才培养与社会需求的吻合度有关,也与学生培养中与实际工作的衔接有关。

1999年高校毕业生只有一百多万,现在是六七百万,毕业生所面对的竞争当然不一样。但这只是一个面上问题,关键是六七百万高校毕业生与就业岗位处于一个什么样的对应关系。

扩招给了更多人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为中国未来发展储备了大量人才,总体应当正面评价。只是在扩招中出现了过于粗放化的问题,与社会需求衔接对应得也不是那么细致。

社会需求决定招生,似乎很有道理,其实不然。所谓根据社会需求调整招生,大多会造成一拥而上,比如现在媒体上发布的所谓红牌专业中的法学、英语、会计、艺术设计和近年的动画。

现在当然比以前需要更多的法律人才,这是很显然的。但前些年法学专业极热时招生扩展太多,而且针对性的不强,造成这几年就业一直亮红灯。很多学校的法学专业每级招到了6个班,现在减到了2个班。以预测的就业趋势为指针的扩招,经常会碰这样的情况,四年以后,人满为患。究其原因,高校追求目标太统一,没有形成差异化的优势和特色,所以会形成追热点的情况。

是社会上只有五百万岗位而毕业生有六七百万?显然不是。因为与就业难并行的是几个现象:企业招工难;公务员考试热,某些岗位1比几千等,甚至城管考试热;还有就是今年高职的就业率超过普通高校本科。这都说明就业难不是笼统的毕业生多的问题,而是学生能否适应社会需求的问题。而公务员成为最热就业选择,反映了业态结构的畸形。

从微观角度看,这两年的毕业生我还没有碰到有哪个学生实在什么工作单位也找不到的。可能有的只是找不到与自己期待值相合或自己满意的。中文这个专业就业面宽泛,2007级毕业的时候70多个毕业生入了二十多个行业。当然,最受欢迎的学生是已经有实际操作能力,在实习时就已经表现优秀的。

对于毕业生,有两点忠告:一是做准备接受困难的考验,进入社会的第一年尤其如此,取得完整的一年工作经验非常重要,努力吃苦,不要抱怨。当你作为一个业内的熟手而不再是菜鸟了,你会发现天地为之一宽。二、不管多么困难,也不要忘记自己最初的追求,“久而不忘平生之志”,只要坚持,终成大器。

观察员介绍

王德岩

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研究员,北方工业大学文法学院中文系主任,国内著名的教育专家。

背景知识

“红牌专业”
社会需求决定招生,似乎很有道理,其实不然。所谓根据社会需求调整招生,大多会造成一拥而上,导致所谓“红牌专业”的出现。

关键词

文章来源: 中国网
责任编辑: 宋一安
 
分享到:
0

延伸阅读

 

留言框

网友热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