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国际 > 独家推荐

解振华:加强公约的全面、有效和持续实施(全文)

发布时间: 2013-11-22
放大缩小

中国网华沙11月21日讯 当地时间11月21日,中国代表团团长、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解振华在华沙气候变化大会德班平台高级别对话上作引导发言时表示,德班平台谈判的精髓是“加强行动”,目的是通过所有各方进一步的行动,来加强公约的全面、有效和持续实施。

发言全文如下:

加强公约的全面、有效和持续实施

——在华沙会议德班平台高级别对话上的引导发言

中国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解振华

2013年11月21日波兰华沙

谢谢主席,各位部长上午好。华沙会议高级别对话已经开始,我们是来从政治上寻求推动气候变化多边进程,通过对话解疑释惑,求大同存小异,通过磋商、沟通找到更多的共同点,努力实现华沙会议取得有雄心、积极的成果,向国际社会证明多边机制的有效性。中方认为,德班平台谈判的精髓是“加强行动”,目的是通过所有各方进一步的行动,来加强公约的全面、有效和持续实施。那么,我就从“持续”、“全面”、“有效”三个关键词入手,谈一谈中方对德班平台谈判的看法。

一是持续。20年多边进程的实践表明,公约及其议定书是世界各国应对气候变化合作的基石,经得起时间的检验,历久弥坚。德班平台谈判要想取得成功,关键就是要坚持公约的框架和原则。关于2020年后强化行动的协议一定要深深植根于公约,以公约和原则、规定、附件以及对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作出区分的整体架构为蓝本,尤其是落实好公约第四条、第十二条做出的体现“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的具体安排。共同,体现为所有国家都要尽最大努力加强行动。区别,体现为尊重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在历史责任、发展阶段、国情、能力上的差异。单纯从数字上来看,发展中国家过去20年来GDP和排放增加了一些,但是,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排放,仍然是处在后工业化和工业化两个不同发展阶段、属于两种不同性质的排放。2020年后南北发展鸿沟将依然存在,发达国家造成气候变化问题的历史责任不容否认,发展中国家可持续发展和消除贫困的优先需要不容忽视。因此,2020年后发达国家要继续承担大幅度的量化减排指标,向发展中国家提供充足的资金和技术转让支持,发展中国家也要在可持续发展框架下,在发达国家进一步资金和技术支持下,加强适应和减缓行动。此外,2020年前提高力度的行动也应主要依靠各方尤其是发达国家在公约和京都议定书下兑现承诺、提高力度,任何公约外行动都必须遵循公约原则和规定。华沙会议成果应向国际社会发出上述清晰信号,表明我们将推动关于未来协议的谈判沿着加强公约实施的正确方向前行,使之可持续,更有生命力,绝不是要改写公约、削弱公约或架空公约。

二是全面。无论是提高2020年前行动力度,还是2020年后强化行动安排,都要以统筹平衡的方式,全面加强减缓、适应、资金、技术四大公约支柱要素,绝不能重视减排而轻视适应、资金和技术。一方面,2015年协议应全面涵盖减缓、适应、资金、技术、能力建设等各要素,确保这些要素在未来协议中具有同等法律效力。减排及向发展中国家提供资金和技术转让支持,都是发达国家在公约下理应承担的法定义务,在未来协议中要得到同步强化,未来协议绝不是一个仅仅关于减排的协议。另一方面,提高2020年前行动力度,一定要全面提高减缓、适应、资金、技术等各方面的行动力度,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加强适应更为紧迫,没有发达国家额外、充足、持续、可预见的资金和技术转让支持,发展中国家2020年前国内减缓和适应行动目标都难以落实。

三是有效。一方面,有效基于务实行动,这就要求各方有针对性地围绕减缓、适应、资金、技术等各个要素,逐条比照公约的相关原则和规定,抓紧研究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在2020年后都能采取哪些看得见、摸得着、符合实际、注重实效的强化行动,并按此思路在华沙对下一步谈判做出清晰的规划,确保于2015年达成协议。决不能空谈那些偏离公约的未来协议“模式”、“设计”和“概念”。另一方面,有效基于各方互信。2020年后的行动是在2020年前行动基础上的进一步强化,2020年前有效落实已经达成的巴厘路线图成果,尤其是发达国家提高2020年前减排力度并兑现资金支持,关乎各方互信,关乎德班平台谈判能否取得成功。如果发达国家按照科学的要求将到2020年的减排目标提高到40%,所谓的减排努力差距将不复存在,这是我们努力的方向。如果发达国家无法在华沙提高2020年前减排力度,甚至降低减排力度,或把减排的目标变成增排目标,讨论2020年后的减排模式、如何实现2度目标、如何提高行动力度,也就失去了起点,失去了参照系,失去了互信基础。

各位部长,

以上是中方对于德班平台谈判的基本看法。中方还希望在此次高级别会议提出问题基础上,进一步提出一些问题,请各国部长一起考虑。一是2015年协议在设计上如何体现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区分,如何落实好公约对减缓、适应、资金、技术等各要素作出的规定?二是发达国家如何根据历史责任在2020年后的减缓、适应、资金、技术、能力建设、透明度等方面发挥领导力,采取进一步的强化行动,发展中国家2020年后应开展哪些强化行动,面临哪些挑战和障碍?三是华沙会议应制定出一个什么样的工作计划,确保发达国家公约和议定书下2020年前减排目标能够不断得到提高?

我们会采取开放灵活的态度,与各方加强磋商,寻求合作共赢的结果,实现大家部分满意但都能接受的结果,我们做好了准备。

文章来源: 中国网
责任编辑: 李智
 
分享到:
20K
 
猜你喜欢

新闻评论

网友热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