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椴:武侠不是迪斯尼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10-01-29  发表评论>>

小椴
 

一代武侠小说宗师古龙去世已有25年,港台新武侠四大家(金庸、古龙、梁羽生、温瑞安)已去其二。但武侠小说并未断绝,一批年轻的武侠作家在探索着新武侠之路。小椴,就是最有代表性的一人,备受温瑞安的青睐。近日,记者对他进行了独家专访,一窥新武侠的新面貌。

小椴简介

小椴1973年生于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常居湖北随州,偶居深圳,有时浪迹四方。高二辍学,随后做过裁缝、当过推销员。1997年辞职后,成为自由撰稿人,曾是《知音》等国内各大女性杂志的高产写手。2001年,小椴在《今古传奇·武侠版》创刊号上发表了长篇武侠小说《杯雪》(当时以《乱世英雄传》为题)的前三部《夜雨打金荷》《停云》《宗室双歧》,吹响了新武侠的号角。

此后,小椴每年佳作不断,著有《刺》《隙中驹》《弓萧缘》《石榴记》《尘镜蛛奁》《龙城》《京娘》《隽永刀》等数十篇中短篇,以及长篇《杯雪》《长安古意》《脂剑奇僧录》《洛阳女儿行》《开唐》等,被誉为“金古梁温下的椴”。温瑞安对小椴极为欣赏,称赞他“极高明而道中庸,极远大而致精微。小椴是一位真正的宗师,他随手拈来的文笔,早已融会贯通了各家各派,相互契同通情,所以,小椴可以自立为‘椴派’。”

同辈武侠作家也对他推崇有加,沧月感叹:“从被《杯雪》雨驿中共倾金荷的那一剑打动,到《刺》的惨烈,《长安古意》的苍莽,《洛阳》的深艳……种种令我目不暇接。然后,不得不掩卷叹息那是怎样一个天才——在同一时代的这批写手中,他孤身超出了我们其他人甚远。”

“盛世”不再是件“幸事”

记者:提起新武侠,人们最熟悉的还是“金古梁温”四大家,尤其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读武侠的盛况让人记忆犹新。然而进入新世纪后,武侠的影响力就没有当初那么巨大了,虽然涌现出一大批大陆新武侠的年轻作者,但是影响力能与四大家匹敌的至今未出现一人。在你看来,武侠是否真的正在衰落?

小椴:我想,不再是武侠“盛世”,也不再是大家都来读武侠,对于中国人来讲,可能恰是一件“幸事”。大家都看样板戏时,那是一个文化的盛世吗?中国人正力争一砖一瓦地建设一个物质上的“盛世”。而无论武侠,还是所有的乌托邦与幻想中的救赎与反抗,还是文学,一旦成了大家都捧读乃至耽迷的东西,那这个社会肯定是出了问题。大家都在捧读着一种谓为“成人童话”的东西,那这个社会不是有一种令人思之犹有余悸的悲凉?

记者:你觉得,“金古梁温”何以造成那么大的影响,成为几代人心中难以磨灭的经典?

小椴:巨大的需求总是缘自巨大的欠缺。我想,正是因为那个时代人们精神上巨大的欠缺,才造成了那么多渴望“童话”的成人,也正是因为厌于谎话,人人才选择“童话”,也由此造就了“金古梁温”几位一度的辉煌。

新武侠不再只写“童话”

记者:新生代的武侠作家们目前所处的环境与四大家时有何不同?面临着怎样的新问题?

小椴: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我们不是生活在‘成人童话’的时代,我们生活进入了一个“物质童话”的时代,与房价、八卦、歌曲、股票……竞争话题的时代。因此我们面临的新问题是如何力求不再只书写“童话”。

记者:与四大家相比,新生代武侠作家们的作品,是否较前辈们的经典作品有所突破?你觉得,在新世纪里,武侠文学是否会出现传世经典作品?

小椴:“经典作品”?——你是指,对于读者来说的经典作品,还是对于作者来说的经典作品?即——对于作者来说,写作的标准究竟是外在的还是内在的?对于我,我寻求的是自己心中的“经典”。写不写得出外人认为的“经典”,对于我不是最重要的。这种心态,算不算一种突破呢?

记者:作为一个大陆新武侠的领军人物,你的作品可以说是达到了大陆新武侠的一个新的高峰了,你认为你的哪部作品写得最好?

小椴:没有最好。但我自己最喜欢的是《杯雪》,以及《杀手‘楼’》。

侠是弱者对武的渴望

记者:我知道你在成为自由撰稿人的初期是各类女性文学杂志的高产写手,后来为何会走上武侠小说的道路,并且一直坚持至今?

小椴:因为在2000年左右时,突然觉得写那些软文写烦了。人会在写作中成长,我需要一个更恣意的表达空间,在人人以为不过是“童话”与“儿戏”的文体中,我能找到最广阔的写作自由。

记者:武侠小说应该重“武”还是重“侠”的争论到今天也没有结束,你个人比较偏重哪一方面?

小椴:武侠吸引人的地方在于:这个世界从来不缺少“武”。强者手中都有着各式各样的“武”,缺少的只是弱者的“武”,他们渴望“武”。于是才产生了“侠”——侠是弱势群体里的强势个人,生于弱势群体,却不甘于弱势,是寻找强势的一种渴望。

记者:你的作品风格自成一家,用语典雅,诗词信手拈来化入文中意境,这种写作风格是如何形成的?

小椴:我认为,典雅也是一种反抗——屈子行吟楚泽,陋服而危冠,但口中吟诵的是“桂棹兮兰桨,斫冰兮击雪”——文人无剑,但他会以一种文辞中或典雅、或犀利、或荒凉的美感铸之成剑,向当时的世界作出宣战。文字是书写者的剑。书写者怎么可能不希望自己的文字独成一家,独灿一己之烂漫呢?

武侠不是迪斯尼乐园

记者:去年年末,几大论坛的武侠版掀起了针对你的巨大争论,涉及武侠的“雅”与“俗”。对你持反对意见的人认为,你的作品故事讲得不流畅,细节的精描细画不能掩盖情节薄弱的缺憾。支持你的人认为,你的作品正是在思想深度上高人一筹,真正是在用心写武侠。那么,你能否谈谈,你在写作武侠小说的时候,最看重的要素是什么?

小椴:我最看重的是,人不该活在“情节”中,而是活在他自己的心中。情节的迷恋实质是童话的迷恋,有的读者要求武侠小说如同迪斯尼乐园,一进去后,五光十色——不需要自我,只需要把自己带入他者编织的梦。而我,确定自己写的不是童话,所以,我觉得那种书写方式恰是对读者的不尊重。我看重的是,在“消费+快感”模式之外,达成写与读的交流。

记者:喜欢看武侠的人,似乎都在武侠中寄托了对理想世界和高尚情操的憧憬。作为武侠作者来说,你在你的武侠世界中寄托了什么?

小椴:寄托的是日常生活之外,无可遏止的生命的力。

记者:你目前正在连载中的《屠龙小编》赢得了读者不错的反响,这之后有什么新的写作计划吗?

小椴:在跟出版方商谈一部叫做《玺》的稿子,正在书写,应该会在年后陆续出版。《屠龙小编》的连载也将在《炫武门》继续。这是我接下来一年主要的工作。

文章来源: 渤海早报 责任编辑: 明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