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默然:票房不是唯一标准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10-05-17  发表评论>>

 

“现在演影视剧的话剧演员很多,但长期脱离舞台,缺乏表演方式和艺术技巧上的训练,即使再回到舞台,也很难以艺术魅力来吸引观众,只能靠名气来玩票。

目前话剧不景气有客观原因,但话剧人也应反省自身,不是观众抛弃了我们,而是我们脱离了群众。”

近日,第九届中国艺术节在广州盛大举行,许多知名老艺术家也受邀来到广州观摩剧目。今年84岁高龄的中国话剧界泰斗人物李默然日前在其下榻的酒店接受了记者的专访。这位以民族英雄“邓世昌”形象深入人心的戏剧人谈起今天的舞台艺术和银幕艺术仍然激情满怀,他说:“我是一个‘老兵’,对今天话剧的发展感到有些缺憾……”

关于九艺节:歌剧创作很艰难

记者:您看了总政的歌剧《太阳雪》,感受如何?

李默然:这部剧之前就有所耳闻,看了之后,感觉很不错。在众多艺术形式中,歌剧创作是最难的,不仅因为它是舶来品,还因为它综合了文学、编剧、歌唱、表演等许多艺术元素。而国内的原创歌剧并不多,《太阳雪》中既有民族元素,又有西方歌剧元素,将美声、通俗、民族、原生态等多种唱法融合到一个舞台上可以说是一种创新和探索,不必因此计较它是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西洋歌剧,这并不妨碍经典的诞生。

在选材上也独具慧眼,抓住了革命队伍中一群女兵的故事,因此更容易接近观众。在戏剧结构上,这部戏里没有激烈的矛盾和冲突,最难表达的是男女主人公之间深藏在心底的爱意,这种东西在舞台上是最难表现的,但《太阳雪》做到了。有点缺憾的是,歌剧注重唱段和唱词,但《太阳雪》的唱词有些直白,缺少诗意和韵律。

关于话剧:我不接受恶搞

记者:您大部分时间都是从事话剧舞台艺术表演,请为观众和读者介绍一些看话剧的门道?

李默然:我去东莞看了安徽代表团的话剧《万世根本》,很感人。不仅因为它情节跌宕、细节刻画深入,更重要的是这部剧的选材有优势。小岗村18个农民按手印开创中国土地承包制的那段历史是难忘的历史记忆。这就是话剧始终在舞台剧中占有较为广泛接受度的重要原因——题材很重要!一定要紧扣时代,反映生活。

而我作为一个话剧“老兵”,对今天话剧的发展感到有些缺憾,少了些反映时代变迁、对人民思想、生活有引导意义的好作品。反而多了不少搞笑,甚至恶搞的东西,这种东西多了会把话剧带到一个不知的未来。

记者:话剧《两只狗的生活意见》您看过吗?这部剧票房很好,您有何看法?

李默然:听说过这部剧,但没看过。话剧不是不可以批评、不是不可以揭露,而且现实主义题材的作品还提倡关注现实、参与批评现实生活中的黑暗面,但对于恶搞行为我本人是不接受的。“歌颂光明的作品未必渺小,暴露黑暗的作品未必伟大”,与其恶搞,不如搞一些黑色幽默的剧,呈现形式可以多样,可以是喜剧,也可以是闹剧,恶搞和黑色幽默的差别在于恶搞之后观众一笑了之,一无所得,黑色幽默可以让观众在看完后有所思考,这就值得。

我一直认为,票房和收视率绝不是衡量一个作品好坏的唯一标准!我近期在看一个电视剧《命运》,是讲深圳改革开放30年的事,我不知道在电视机前多少次边看边流泪,这样的作品要比《满城尽带黄金甲》之类的东西更值得推敲,更值得媒体宣传。(刘艳)

文章来源: 西安晚报 责任编辑: 栗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