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掉下个郎咸平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10-05-28  发表评论>>

本刊特约记者/大卫

中国人特别喜欢小概率事件,比如说四两拨千斤,请问,四两能够拨动千斤吗?如果拨不了怎么办?是不是就被千斤给压死了?

“当真理还在穿鞋的时候,谎言已经绕着地球跑了三圈半。”马克·吐温这句话当然不是给郎咸平撑腰的。尽管郎咸平被媒体称为说出“皇帝没穿衣服”的那个孩子,尽管郎咸平说出的也不是真理,但至少他说了真话。经济学家成为明星,固然有许多原因,但说真话无疑让郎咸平更显特立独行。因为说真话,郎咸平也被媒体称为“中国经济的良心”。

1956年生于台湾的郎咸平,从小就是个调皮的孩子,后在美国读大学。一心想当主持人的他阴差阳错学了经济,一不留神成了明星。

这个高大帅气的老小伙儿,有着山东大汉的淳朴,但他镜片后的眼睛里有智慧,也有一丝调皮甚至狡黠。刚到内地,因为“空降”,不了解中国国情,所以敢于说话,后来,因为太了解中国国情,所以说得一针见血,譬如,他说中国经济是典型的热得发疯、冷得要死的“二元经济”。

狼来了:4万亿投资很对,倘若投给民营企业就更对

《读者》(原创版):郎教授,您好!首先感谢您接受《读者》(原创版)的采访。这两天冷空气来了,但更冷的是金融海啸。经济出了问题,大家都想找经济学家望闻问切,当然,病急乱投医的情况也比比皆是。您是经济学家中的明星,那么我想问您,什么是经济学家?有人调侃说,经济学家就是那种知道100种做爱方法,却从没与异性交往过的人。您怎么看?

郎咸平:这仅是一个很简单的描述,当然很幽默。中国经济学家的问题出在哪里?就出在把国外的教科书硬搬到中国来。中国的经济为什么不能用美国的教科书来解释?有一个很大的不同,那就是中国的经济是二元经济,而美国的经济是一元经济。

《读者》(原创版):这话听起来好像很深奥。

郎咸平:一点都不深奥。中国这么多年的发展基本上都是靠地方政府修桥铺路去推动的,这个部分是过热的,占了经济总量的30%。最近这两年为什么会有股市泡沫、楼市泡沫?我在一两年前说过,泡沫产生的原因不是简单的由于经济发展了,老百姓有钱去炒楼炒股了,不是的,而是因为我国的民营企业尤其是制造业萧条导致的,这个部分是过冷的,占了剩下的70%。因此有很多企业家就拿应该投资的钱去炒楼炒股,从而造成泡沫现象。这就是过冷过热同时存在的二元经济。

《读者》(原创版):既然这样,为什么每年还有10%的经济增长率呢?

郎咸平:去年30%的过热部分增长率高达30%至40%的结果就是,全国平均增长10%。这个部分是过热的,但民营经济是过冷的。这个结果就是美国教科书上提出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只会使情况更恶化。宏观经济教科书只能用在美国,因为美国的经济是一元经济,什么叫一元经济?那就是要萧条全国萧条,要膨胀全国膨胀。而中国不是,中国是30%膨胀,70%萧条。

《读者》(原创版):中国政府出台的4万亿刺激经济计划,少了还是多了?抑或根本就不应该刺激经济?

郎咸平:政府出台政策的目的是明确的,而且行动是果断的,我要给予正面评价,但这个计划不是多或少的问题,而是要看这些钱投在什么地方。我说过,中国经济是二元的,现在这4万亿用于基础设施投资,让热的更热。我们应该放弃GDP的增长,因为那是不切实际的,修一条公路对个人有什么帮助?难道你修公路就有工作了吗?就挣钱了吗?

《读者》(原创版):那您建议这4万亿投在哪里?

郎咸平:我建议这4万亿全部投给民营经济,为什么呢?因为民营经济占了全国经济总量的70%,而且它聘用的职工超过全国职工总数的90%,所以这4万亿要真正用在与民生相关的企业。这4万亿如果投给民营经济就会产生滚雪球效应,民营企业赚了钱之后可以投资,可以创造出好几倍的效益,那是GDP自己滚动,滚动之后企业赚更多的钱,给员工更多的薪水。总而言之,只有藏富于民,才能构建真正的和谐社会。

房价还要降

《读者》(原创版):截至2008年10月底,全国商品房空置面积达1.33亿平方米,供需矛盾加大,如何看待政府出台的一系列刺激楼市的政策?

郎咸平:当占中国经济总量70%的民营经济持续衰退,而它所聘用的职工超过全国职工总数的90%,如果这些人未来几年持续贫穷的话,请问,楼市怎么好?股市怎么好?

《读者》(原创版):房价是不是还会跌?

郎咸平:半年前,在凤凰卫视做节目的时候,我是现场唯一一个说不要对奥运行情抱有任何幻想的学者。股价暴跌是因为什么呢?因为制造业,也就是民营经济持续衰退。楼价、股价“跌跌不休”,不是我唱衰的,是二元经济得出的必然结果。为什么我们救股市屡救屡败?因为政府的救市只是短期行为,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不找到病根,不对症下药,怎会有效?

对危机掉以轻心是最大的危机

《读者》(原创版):这次由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金融危机对于中国而言,风险在哪里?

郎咸平:你有没有发现,今天我跟你谈话和对别的媒体不一样,因为今天我主要是想讲给年轻读者听的。对于中国而言,最大的风险就是,国人对危机的认识不太清楚。有一些人认为我们银行买的次级债不多,所以不会产生危机,这又是一个表面现象。什么是本质呢?那就是目前我们国家的产能严重过剩。你知不知道中国的产能占GDP的比重是多少?70%。我们自己只能消费一半,剩下一半只能靠出口,实际上出口创汇的本质就是严重的产能过剩。而这一次欧美金融危机的最大冲击是什么?那就是如果欧美各国的消费大幅度下降的话,将绕过我国的金融体系,一刀插向我国30%以上的过剩产能,这危机非常严重。改革开放30年,中国非常成功,我们太顺了,从来没有经历过大萧条,所以我们的官员也好、企业家也好、老百姓也好,都缺乏大萧条的洗礼。这次金融危机对于国家和个人来说,都是一次淬炼,经霜的叶子更红。

《读者》(原创版):就像一个诗人曾说过的那样,山溪在走投无路的时候纵身一跃,没想到会跳出一条瀑布。

郎咸平:是的。经历这次危机,中国经济会出现重大转机,但我并不把迎来这个转机的希望放在我们这一代企业家身上,而是放在你们杂志的那些年轻读者身上。如果一个人在年轻的时候就经历过这么大的冲击,我相信他个人的成熟度也好、眼界也好、学术修养也好,都会上一个台阶。所以我把希望放在你们的读者身上,这也是我为什么愿意接受你们杂志采访的原因之一。

 

天上掉下个郎咸平
 

“郎”图腾:我是一个非常不轻松的人

《读者》(原创版):大家知道您是敢说真话的经济学家,其实从内心来说,大家对您个人更充满兴趣,能否谈谈您个人呢?

郎咸平:我从来就不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小时候跟人家打架,而且还打不过别人……

《读者》(原创版):是不是屡败屡战啊?(笑)

郎咸平:我想是屡战屡败更贴切一些。我没有那么伟大,没有屡败屡战的胸怀,只是小孩子喜欢跟人家吵架。

《读者》(原创版):有些朋友特想问您,当年的理想是什么?

郎咸平:当年没有理想,真的没有。只想考上大学,让爸爸妈妈高兴一下。

《读者》(原创版):没有想过成为经济学家?

郎咸平:从来不想的。当初大学毕业以后,当了2年记者,挺高兴的,正想大干一场的时候,遇上了服兵役,服完兵役后找不到工作。我是没有办法才出国的,实话告诉你,我根本就不想出国。

《读者》(原创版):有人说您纸上谈兵,根本不了解中国国情,您怎么看呢?

郎咸平:在2004年,很多人说我不了解中国国情,可是现在没有人说了。因为大概在两年之前,我就把2008年的中国说得非常清楚,因为事实说明了一切,就像我之前所说的,股市泡沫、楼市泡沫的本质就是制造业的回光返照。因此2008年按照我的理论推导下来,那一定是股市跌、楼市跌,而下一步将是制造业企业大量倒闭,这是我2007年年初讲的话,现在得到了验证。

《读者》(原创版):您曾做过主持人,在主持人与经济学教授之间,你更喜欢哪一种?

郎咸平:我没当过真正意义上的主持人,我是自弹自唱。我这样讲好了,经济学是基础,基础是不会让我激动的,真正让我激动的是做自弹自唱的主持人。因为做主持人很过瘾,如果上电视的时候,又能把学术传播出去,那更有意思了。不过,我觉得我还是更喜欢主持人这个角色。(笑)

《读者》(原创版):那您想做哪个节目的主持人?

郎咸平:“超女”,哈哈。

《读者》(原创版):有没有跟湖南卫视联系过?

郎咸平:哈哈,没有。主要是不敢联系,因为我知道我肯定做不好,我只能做财经节目主持人。

《读者》(原创版):不少读者喜欢您的演讲,其实我们都很清楚,您说出来的只是常识。中国缺的不是常识,而是胆识。我们很多人都认为郎咸平可爱就可爱在真实,不装神弄鬼,不装腔作势,非常真实。这种自信其实来源于内心的强大,但是心理学家也告诉我们,内心强大的人,有时候也是非常脆弱的。您脆弱吗?或者说,您对人生有过恐惧吗?

郎咸平:这个问题问得好,我这么回答你。人家问我,郎教授你爱做什么运动?你应该讲学与游山玩水两不误嘛。但我从不游山玩水,为什么?因为我的时间不多的,我已经不是20岁的年轻人了,可以有很多时间去思考,很多时间去行动,甚至有很多时间去失败——但我现在这个年纪已经不允许失败,因此我最大的恐惧是怕时间不够用,我怕没有办法把我所积累的学识传播出去,做一个对社会有益的人。

《读者》(原创版):有没有焦虑感?

郎咸平:我个人没有什么焦虑感,如果硬要说有的话,那就是我认为我的时间不够用了,我的理论没有办法更进一步有效地帮助这个国家。别人的攻击或者自身恐惧什么的,我早就过了那个阶段。小时候可能由于学习不好怕被打屁股有焦虑感,我现在唯一的焦虑是对国家和未来的焦虑……我不认为这是伟大的脆弱,但是说实话,这是我个人的脆弱。至于感情方面、心情方面的好坏,我已过了这个阶段了。

《读者》(原创版):很多东西可以超越了?

郎咸平:很多东西都可以超越,我年轻时候都经历过很多了。

《读者》(原创版):诗人里尔克说:“有何胜利可言?挺住意味着一切。”我相信您肯定有过挺不住的时候,因为您也是凡夫俗子。您挺不住的时候怎么做,是咬紧牙关还是双手一摊肩膀一耸无所谓?

郎咸平:每个人都有弱点,我年轻时曾经有过挺不住的时候,挺不住就挺不住呗,挺不住就结束了。我是一个很普通的人,但是我想告诉各位读者朋友,为什么让你们在各方面都要感悟积累呢?其目的就是要你们认清事物的本质,一旦认清了许多事物的本质,你就知道怎么做了,也就知道怎样正确地取舍了。但不管什么时候,咬紧牙关,告诉自己挺住还是很有必要的。

《读者》(原创版):看您演讲,感觉您特能说,用口若悬河、滔滔不绝来形容也并不为过,您以前也是这样子的吗?

郎咸平:不是,甚至非常木讷、笨拙。

《读者》(原创版):是不是见到女孩子还脸红啊?(大笑)

郎咸平:小时候会的,这些年也是靠不断的积累才有了一点信心。

《读者》(原创版):您曾说过想替赵本山演小品,如果成真,会不会提高“春晚”的收视率?

郎咸平:我觉得会啊。(大笑)

《读者》(原创版):有一种说法:上海女人喜欢LV的包、卡地亚的表,还有一个就是郎咸平。这说明您太有魅力了,您的魅力怎么这么大呢?

郎咸平:哈哈,你问错人了。其实你应该问她们,不应该问我。

铁榔头:四两怎么可以拨千斤

《读者》(原创版):根据您的经历,您觉得应该给年轻人什么鼓励呢?

郎咸平:我自己这么多年,一直是一步一个脚印走过来的,虽然人生的机遇有偶然性,可是你自己一定要做好充分准备,还有就是不要怕失败。

《读者》(原创版):您对年轻人创业有什么建议?

郎咸平:很多年轻人问我如何创业,我的建议是,业是要创的,但一定不能急。我们今天的社会不缺乏浮躁的年轻人,而是缺乏脚踏实地的年轻人。我不建议正上高中或者大学没毕业就去创业。

《读者》(原创版):但是,比尔·盖茨如果不中途退学的话,那他现在还是比尔·盖茨吗?

郎咸平:我请大家注意,比尔·盖茨是例外中的例外,那是一个小概率事件。中国人特别喜欢小概率事件,比如说四两拨千斤,请问,四两能够拨动千斤吗?如果拨不了怎么办?不是就被千斤给压死了?四两万一拨动了千斤,也只是侥幸。比尔·盖茨有几个啊?不就是那一个吗?太小概率了。

《读者》(原创版):您在电视上讲过一个故事,美国要取消遗产税,比尔·盖茨他们在报纸上登广告反对。

郎咸平:2001年,小布什准备取消遗产税,全美国120个超级富豪,包括索罗斯、巴菲特等联名登了广告,标题是“请来向我收税”,他们完全反对取消遗产税,认为美国政府的这种做法将会使他们的子女不劳而获。

《读者》(原创版):可我们中国人习惯于把孙子的房子都修好。

郎咸平:是啊。巴菲特他们认为美国未来的竞争力将会因此而减弱,他们想到的是国家、民族的未来。我们要学习这些美国企业家对国家、民族的情怀和责任感,而不是学习什么自由、竞争、市场化这些表面的东西。

《读者》(原创版):有人说,大学毕业即意味着失业,您怎么看大学生失业问题?

郎咸平:为什么我们国家的大学生失业这么严重?我的观点跟别人的不一样。别人可能说是专业不对口,我觉得那是不对的,是什么?是“非常6+1”。高端的“6”在发达国家,低端的“1”是给我们的,真正需要大学生的就是高端的“6”。所谓高端的“6”包括产品设计、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批发经营、终端零售等等,这是真正需要大学生的地方。当初在搞教育改革的时候,我们看到美国的大学生比例很高,因此就误以为中国大学生比例高的话,人力成本投资增加,可以让中国经济变得更成功。现在,事实证明,不是我们的大学生不用功,也不是我们的大学生专业不对,而是当初我们盲目扩招的政策有误。

《读者》(原创版):其实不仅是失业问题,大学生还存在很多心理问题——冷漠、自私、孤僻、对生活失去信心、对弱者失去怜悯、对亲人失去信任,有时甚至会有极端的举动,比如此前中国政法大学学生弑师之事。您认为中国大学生缺少的是什么?是人文教育吗?您希望中国学生有一个怎样的教育土壤?

郎咸平:今天我们对大学生的要求过多,而我们这一批人,尤其是四五十岁这批人对自己的要求太少。你晓不晓得,今天我最想讲的就是这个问题,这个问题让我感动。我可以告诉你,我们今天在批评大学生的时候很少检讨自己,而这一切其实都是我们这一代人所造成的。

《读者》(原创版):病根在我们身上?

郎咸平:是我们这一代人造成的。现在的大学生为什么冷漠、自私、孤僻?以国企改革为例,我们很多学者说东西不是自己的就可以做不好,东西要是自己的就做得好,这叫“冰棍理论”。国有企业不是自己的,所以做垮了,变成自己的以后就能做得好。那么我请问,你这么教育下一代,是不是让他们像你一样自私自利?你再看看美国人,刚才我提到的那120个美国最有钱的富豪打广告的事,如果我们是用这种方式来教育下一代,你觉得他们会自私吗?会冷漠吗?会对社会不关心吗?不会的。与其批评大学生冷漠自私,不如我们这一代人先检讨自己。

《读者》(原创版):我们感冒了,却要让大学生替我们吃药。

郎咸平:没错,这是我的观点。这一点我是非常坚持的。我们大人自私得要命,但我们从来不检讨自己。

《读者》(原创版):最后问一个也许有趣也许没趣的问题,您的一个女“粉丝”委托我一定要问的,您是哪个星座?

郎咸平:我是双子座最后一天,不但有双子座的缺点,还有下面巨蟹座的缺点。

《读者》(原创版):优点也占着了。

文章来源: 读者杂志 责任编辑: 栗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