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 闻字号:
灾区的天空,将永远铭刻他们不朽的名字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08-06-10  发表评论>>

“92734——”

这架自5月12日以来早已为灾区天空所熟悉的直升机,从5月31日那一刻,已永远地陨落,再也不能忙碌地抢运伤员和物资了,再也不能为祖国而飞翔了。

邱光华、李月、王怀远、陈林、张鹏,这5位不知为多少灾区人民运去了急需的食品、药品、水和其他物资,并从道路阻断的灾区抢运出不知多少危重伤员的机组人员,他们生命,从此定格成为永恒。

早在失事消息传来那一刻,我就意识到了这是一个几乎没有生还可能的噩耗,但,10天来,我仍然以一种执著的侥幸心理,期待着奇迹的发生——在参加抗震救灾报道期间,我几乎每天都要乘坐他们驾驶的直升机在灾区奔波。

他们,是我的采访和报道对象,更是我生死与共的战友。

仅734号机组,就在这次抗震救灾中执行飞行任务63架次,运送物资25.8吨,运送救灾人员87名,转移受灾群众234名。

他们用自己的勇气和努力,为灾区人民创造了数不清的生命奇迹。这一次,他们难道就不能为自己创造一个生还的奇迹?

我们有太多的理由期待啊——

51岁的邱光华,共和国第一代少数民族飞行员。再有11个月,他就要告别蓝天,为自己一生的航迹画上光荣的句号。在他5800小时的飞行经历中,他曾无数次地在没有航线的高原、山区开辟航线,作为一名军人,他能驾驶直升机把高难度的战术动作演绎得如行云流水。

在整个陆航团,他是经验最丰富的飞行员之一。他也是我国第一批驾驶米-171直升机的飞行员之一,他对自己驾驶的直升机的熟悉胜过对自己身体的熟悉。在机场上,记者曾不止一次地看到他提醒年轻的同事们,如何在山区飞行中规避风险。

从惊险的飞行中安全归来,于邱光华来说,实在是太寻常了。

与邱光华相比,1980年出生的李月的飞行生涯才刚刚开始。但,在他仅仅560小时的飞行中,李月已经历过了神舟六号返回舱回收、中印联合军演和抗击冰雪飞行任务,在这次抗震救灾的飞行中,他年轻的双翼,托起了不知多少生命的希望。

因为抗击冰雪、军事训练以及抗震救灾,今年1月就领了结婚证的李月一直没来得及办婚礼。他和他年轻的妻子旅游结婚的心愿还没有实现……

47岁的空中机械师王怀远,也曾是一位飞行员。在因身体原因停飞后,离不开蓝天的他又辗转走上了空中机械师的岗位。战友们都知道,他是停机坪上的“老大”,他甚至不允许战友们在工作中开玩笑。

对这样一位对战友生命负责、对直升机严格负责的人,对一位“爱军精武标兵”来说,有什么奇迹是不可能的?

还有28岁的空中机械师陈林。就在失事的前一天,妻子还带着刚满周岁的女儿来看望已经半个多月没有见面的他……

1984年出生的张鹏,是5人中唯一一位士官。作为一名党员发展对象,他还在期待着党组织考察他的表现……

他们,是一群如此优秀的军人。然而,第64次飞行中,他们却没返回——

他们救出的人数十上百,他们带给了无数人生的希望,却唯独没有给自己在最后关头争取出一线生机。

地震发生以来,有多少重灾区断路、断电、断水、断通讯,全靠他们驾驶的直升机带去生的希望和信息?

正是他们所在的部队,第一个从空中抵达汶川、茂县、映秀、北川等重灾区,第一个将食品、药品等救灾物资送到灾区群众手中,第一个从灾区运回伤员,第一个搭载通信小分队飞抵汶川,第一个将通信设备运抵灾区……

从地震发生几十分钟后第一架直升机起飞以来,这些雄鹰就一刻也没有停止过飞翔。

他们因此被灾区人民誉为“吉祥鸟”,但,灾区人民所不知道的是,这些为他们带来生存希望的“吉祥鸟”,自身却始终冒着巨大的风险——

数千米高山间陡峭的峡谷,湍急多变的气流,常年笼罩的云雾……而这些重灾区,不管是映秀镇还是汶川、茂县县城,全都坐落在岷江边狭长的山谷里,几乎没有直升机盘旋和降落的空间,飞行员,完全要靠肉眼目视操作、完全要靠经验完成一次次惊险的起降。

他们完全知道在这条山谷中飞行的风险,然而,他们却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更频繁的飞行,以维护这条“空中生命线”的畅通。

然而,5月31日14时56分,当低云大雾和强气流突然同时来袭,这架连续征战在灾区天空上的雄鹰终于折翼陨落……

雄鹰折翼,鹰魂却将永远高翔。英雄远去,英雄的名字,必将被灾区人民永远牢记,必将被培养了他们的人民军队永远牢记,也必将被祖国和民族永远牢记。

无论过去多久,人们都将在2008年汶川大地震黑色的记录中,在这方被撕裂的土地上和受伤的天空中,看到这些英雄的名字。(记者徐壮志)

文章来源: 新华网 责任编辑: 罗琪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昵 称 匿名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