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智库中国 > 智库观点

储殷:尊重柴静也请客观看待她的观点

发布时间: 2015-03-02 09:05:17    来源: 中国网    作者: 储殷    责任编辑: 张林

储殷 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 国观智库特约研究员

沉寂已久的柴静以一部“穹顶之下”再次震动了中国。视频在1月2日10点推出,截止当天20点13分统计:优酷401万,9088条评论。腾讯2620万,32760条评论(微信拉动)。搜狐76万,172条评论。乐视305万,36条评论。爱奇艺1万,15条评论。土豆31万,1956条评论。凤凰19万,15条评论。在这两会的当口,柴静的作品注定会将雾霾的问题推上风口浪尖,也因此有人认为这将注定成为中国环保的里程碑事件。然而在今天的中国,没有观点会逃离板砖的命运,柴静的《穹顶之下》亦是如此,这些观点一部分来自于一些专家、科普学者对柴静作品科学性上的批判,一部分则来自于一些江湖知识分子对柴静品行上的爆料,还有一部分则是对柴静此时推出作品的动机分析。这样的批评从某种意义上反映了中国公共该问题讨论的最大困境,那就是很多的人缺乏基本的讨论问题的诚意与能力。

第一个问题是科学性的问题。很多批评者认为柴静的资料不够全面、结论不够准确,没有采访一些他们认为更权威的专家的意见。但是请注意,媒体作品不是学术论文,柴静是个媒体人,从她的角度,数据、资料扎实权威就够了,至于解决方案不周全等等,这不是她的责任。即便是科学问题,科学家群体内部也往往意见不一。柴静女儿的肿瘤问题的确可能存在其他诱因,比如柴静是高龄产妇又据说有吸烟史,但这是否就可以证明雾霾对新生儿没有影响?是否就说明柴静由于女儿的肿瘤问题引发对雾霾问题的关注是毫无道理的?在雾霾就在那里,大家都看得见的时候,一些人大义凛然地主张“你凭什么说你的健康与雾霾有关呀?为什么有的人没有呀?就算有统计上的癌症大幅度增长可是这也不能说明什么呀?”然而,科学可能确实不能说明雾霾与疾病的确切关系,但也不能明确否认,为什么这些批评者们却故意视而不见呢?这样的现象恰恰说明了一个很严肃的问题,那就是在环境污染问题上,我们需要适用怎样的证明标准?我们需要如何分配证明责任?我们需要在多大的或然性上建立因果联系?

第二个问题是道德问题。在中国所有的公共问题讨论几乎都会和好人坏人的问题扯在一起。“柴静坐飞机去美国,有多少排放呀!柴静开高油耗的车呢!柴静还抽烟!柴静据说私生活很乱哦!”所以呢?所以柴静没有资格来谈雾霾问题。这种看法下作的让人目瞪口呆,更让人惊讶的是很多传播它的人还为自己的所谓“深刻”洋洋得意。买车的人就不能批评雾霾吗?烟民就没有资格控诉烟草吗?那熏香肠的人呢?做饭的人呢?骑自行车的人就有资格环保吗?生产自行车没有排放吗?毛主席不是贫农,他就没资格革命吗?恩格斯是资本家,所以他就不配搞共产主义运动吗?这是什么样的神逻辑。苛人以圣,否则就要让人闭嘴?柴静不是政治家,不需要接受最严格的言行合一的检验,她的作品也不是道德说教,也不需要她用私人品德来背书。我们没有完美的公民,但是我们仍然需要有不完美的公民站出来为社会发声。很多人分不清公义与私德,甚至倾向于以私德来抹黑公义,这不仅是没有道德的,而且是缺乏智识的。智商是攻击他人最有力的匕首,而道德则是防守自己最坚实的盾牌。可是有的人却反其道而行之,他们最热衷于用嘴巴上的道德来攻击他人,然后用洋洋自得的愚蠢来宣布自己获胜。

第三个问题则是动机问题。有人认为,柴静此时推出这部作品并不简单。它其实在公益问题之中夹带私货,其用心在于诋毁中国能源行业、鼓吹私有化。这样的质疑很深刻,很犀利,但是却有两个问题需要解释。其一,推测他人的动机,需不需要证据呢?所有你不爽的观点,都是别有用心的人的阴谋?其二,什么叫夹带私货?没有绝对中立的作品,更何况一直以强烈情感介入而闻名的柴静的作品,但是有自己的立场,并不意味着私货,尤其是当大多数的人都感同身受的时候。此外,为能源集团说话难道就是公货?为什么人有的人利益就是公益,有的人的利益就成了私货呢?谁来判断?什么标准?以阴谋论的套路反观这些阴谋论者,是不是也存在着一个为高污染、高能耗既得利益集团游说的阴谋呢?指控柴静夹带私货者有没有夹带私货呢?

坦率来说,我欣赏柴静的作品,但我并不同意她的观点。因为,高能耗的发展模式是今天中国经济增长的核心秘密。在我看来,高污染是处于现代化中前期阶段的社会无法逃避的宿命。西方社会走上清洁、环保也不过几十年,这其中主要原因也是经济转型带来的制造业转移,其高污染行业大量转移到第三世界,把污染也带走了。中国社会距离这样一个阶段恐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在今天这个时代,我们究竟需要怎样的排放标准、需要怎样的环保规则恐怕还真值得仔细社会各方面仔细斟酌。中产阶级渴望有更好的环境,可是制造行业、能源行业的要求也并非完全无理,我们的经济增长已经渐趋乏力,这个时候再上一剂环保的猛药,多少工厂要关门?多少人要失业呢?APEC蓝是很贵的,玩一次可以,天天玩,我们真的玩得起吗?中国社会有太多的穷人,他们用得起清洁的能源吗?他们承受得起由于严格排放标准而带来的物价上涨吗?在东北、华北地区,冬天的烧煤取暖所带来的严重污染,我们真的能够在现阶段解决它吗?

很多问题,无法解决,只能无可奈何地等待,很多时候,我们这代人甚至下一代人,很可能就是时代的牺牲品,就如同欧美社会上世纪60年代前的人一样。柴静的作品让中国人更深入地去思考雾霾的问题,可是女神的药方却未必是良药。当然,这并不丝毫影响到我对柴静的敬意。我从不认为她是一名优秀的记者,因为她的作品里情感进入过度,但是她是一名伟大的公民,因为她的作品充满着对于这个时代的关怀。

评 论

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