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中国 > 

欧洲“梦醒时分”:不再是“美欧一家亲”

来源:澎湃新闻 | 作者:余翔 | 时间:2018-06-08 | 责编:李晓曼


大西洋两岸在5月经历了美国退出伊核协议、特朗普宣布不再豁免欧盟钢铝关税之后,6月初的G7财长会议以六国财长怒怼美国的场景落幕。6月8日,包含4个欧洲国家的G7峰会将在加拿大魁北克举行,令人不禁猜想,已经闹红了脸的美欧关系又会碰撞出什么火花。

虽然两个多月前,特朗普政府就扬言要对欧盟征收高关税,并给出时间表,但欧洲人不以为然,私底下认为,通过协商,美国不会对“自家人”火力全开。所以当美国商务部长罗斯宣布谈判失败,6月1日凌晨美国对欧的高额关税按时生效后,欧洲人大声惊呼:美国打响了贸易战的第一枪,这一枪射向了“自己人”;天天念叨的美欧“一家亲”,没想到首先伤害自己的却是被自己认为最“亲”的人,这令欧洲人倍感愤怒,誓言将强力反制。

欧洲人之所以感到被美国重重地羞辱和抛弃,关键是欧洲没有做好心理准备。特朗普的贸易战将欧洲从对美国的憧憬中惊醒,让他们从一种近乎自欺的假想中回归现实。

特朗普迫使欧洲正视现实

特朗普在性格上崇尚硬实力。特朗普对普京的称赞,不完全是出于吹捧,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内心对权力的尊崇。对硬实力的尊崇让他对缺乏硬实力的人或物缺乏兴趣。上世纪初欧洲的强大军事实力和政治影响力已经从绚烂归于平淡。在美国人看来,现在的欧盟“28个对手挤在棋盘的一角,争吵着该走哪一步棋。”这样的欧盟,在美国人眼中是“脆弱的,政治上分裂,军事上没有影响力。”法国作家让·弗朗索瓦·勒韦尔在《反美困扰》中所写道:“现在,欧洲不仅失去了在世界范围内独断专行的能力,而且各国也根据所面临问题的不同而处境各异,始终处于美国影响的阴影里,这使其受到限制,难以重返竞争行列。”

在特朗普看来,欧美中心地位和文明优越感的看法已经过时,只剩下美国中心和美国制度最伟大,欧洲不能再搭美国的便车。特朗普曾认为当他对欧洲不公平贸易行为提出批评后,欧洲应马上“低头认错”。没想到,欧洲公然站出来反对。这让美国非常尴尬,为了立威,特朗普必须压服欧洲。否则,不足以服众。特朗普笃信,深受英国脱欧、移民问题深度困扰的欧洲不可能有大的反击能力。

其实,美国对欧洲的轻视从小布什时期就已开始了,特朗普仅是表露得更加直白而已,但欧洲人一直不愿正视这一现实。

奥巴马在上任之后对小布什推出的一系列搅乱美欧关系的关塔那摩、能源气候问题、伊拉克和阿富汗等政策进行了调整,引发了欧洲人的“奥巴马热”,但没过多久,欧洲人弄明白奥巴马的政策调整是出于对美国自身利益的考虑作出的,“奥巴马热”于是退潮。奥巴马下令关闭关塔那摩湾的战俘营,却向欧洲盟友施压希望他们能够接受部分嫌犯。对此德国表示坚决反对,德国人不能理解,为什么美国以危害自身安全为由拒绝接收,却以“维护人权”为由硬要欧洲盟友接收。

欧洲急于从阿富汗脱身,甚至连美国最铁的盟友英国都认为阿富汗战争是一场“不可能打赢的战争”,但奥巴马却要求欧洲增兵,甚至主张将战火扩大到巴基斯坦。欧洲主张控制北约扩张速度,与俄罗斯加强经济联系,但奥巴马似乎更愿继续向东扩大北约。欧洲最为担忧的则是叙利亚内战、中东和平进程,欧洲担心叙利亚内战久拖不决、巴以冲突将让欧洲面临更为严峻的难民、反恐、安全等问题,而美国并不感兴趣,美国出于自身利益的考虑,要求欧盟全力支持其在伊拉克的行动,推动伊朗、朝鲜无核化。

美欧关系按下重启键

未来一段时间,在上述推和拉的两种力量的作用下,美欧关系可能呈现出“打打、抱抱,吵吵、笑笑,闹闹、静静”的状态,这一过程正是美欧寻找和建立新关系模式的过程。

预计特朗普会继续对欧坚持自己的强硬贸易政策,“逆我者,战之”,并通过深化与英国的关系分化欧洲。

欧洲则会加快与美国“有限切割”的进程。笃信美国模式让欧洲身陷主权债务危机无法自拔。主权债务危机的始作俑者就是美国华尔街金融大鳄高盛公司为希腊政府隐藏债务,以便其加入欧元区。主权债务危机深深地暴露了美国自由资本主义模式的弊端,在希腊债务危机中,美国对华尔街金融大鳄们肆意冲击欧元行为的包庇,甚至是纵容,让欧洲深深意识到,美元帝国的“罪恶”和缺乏适度监管的巨大危害。此次,特朗普对欧洲下重手将更加坚定欧洲走自己的路的决心,强调欧美之间应该是“坚定但不盲从”的关系,在发展跨大西洋关系中保持相对独立性。

此外,欧洲将会着力发展同其他国家的关系,尤其是新兴经济体的关系。金融危机对国际格局冲击的结果是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的快速崛起。欧洲已经注意到这一股新兴的政治和经济力量,认识到发展同新兴国家的关系是欧洲重获昔日荣耀的机遇。在诸多重大国际问题上,如全球经济复苏、国际货币体系改革、加强金融监管、伊朗核问题、中东和平进程、应对气候变化等问题上,加强同新兴国家的关系将有助于提升欧洲的国际地位和影响力,平衡对美关系。

但受自尊心以及传统思维影响,欧洲对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力量的崛起心态复杂,一方面感到优越感丧失,心里上出现落差,心存不甘;另一方面,担心以资本为核心的市场经济制度会受到挑战,内心有与美联手共同打压新兴国家的冲动。

最后,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在深化同其他国家关系过程中,发展同中国的关系应成为欧洲对外政策的优先目标。中欧交往实践证明了中国值得欧洲信赖。中欧关系是一种适于当代全球治理的战略伙伴关系,它不仅包括贸易,还包括安全、环境以及全球治理等领域的合作。英国前外交大臣米利班德在接受英国《卫报》专访时称:“没有中国,你不可能解决世界经济问题;没有中国,你不可能解决气候变化问题;没有中国,你不可能解决世界贸易问题;而不理解中国在非洲所扮演的新的角色,你也不可能与非洲建立真正意义上的合作关系。”

但未来中欧关系走向,不能只靠中国一方的努力,同样需要欧洲认真自我检视,调整好“中国观”,信守自己的承诺,以更加开放的心态,用客观公正的眼光和态度来看待中国,走符合自身利益的对华关系之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