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中国 > 

“特普会”即将上演?不能忽略的是美俄关系中的“变”与“不变”

来源:中国网 | 作者:孙成昊 李静雅 | 时间:2018-06-12 | 责编:王琳_观点

        孙成昊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 助理研究员

        李静雅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俄罗斯研究所 助理研究员


         近期,美俄两国领导人之间互释善意,一场“计划已久”的“特普会”似乎即将上演。6月初,美国媒体发布重磅新闻,称白宫正在筹划美国总统特朗普与俄罗斯总统普京的会见。《华尔街日报》率先披露称,美国驻俄大使洪博培已专程返回华盛顿促成此次会晤。在出发前往加拿大前,特朗普再次对俄示好,呼吁G7机制应该重新纳入俄罗斯而成为G8,引发欧洲盟友哗然。


        普京对于美国伸出的“橄榄枝”态度积极,表示在美国做好准备的前提下,若工作日程允许,期待与特朗普会面。更有媒体称,普京在6月初访问奥地利时已向奥总理库尔茨提出让维也纳主办“特普会”。美俄之间确实需要一场实实在在的领导人会晤。尽管过去近一年半特朗普与普京已经举行两次会晤,但都是利用多边场合匆匆相聚,谈得不够深也不够透。


        特朗普任内美俄“快速重启”失败让外界对“特普会”有了更多的期待。美俄关系迟迟不见好转与一系列因素有关,这些因素有的逐渐固化,有的也在悄然生变,能否管控甚至改变这些因素将成为破解美俄僵局的关键。


        从历史上看,自克林顿以来的美国历届总统一直拥有实现对俄关系转圜的夙愿,却屡屡遭受挫折。特朗普亦不例外,其执政后一直公开表示应重启对俄关系,甚至在推特上曾表示愿携手俄罗斯共同解决一些迫在眉睫的全球性议题。即便如此,特朗普仍然对推动美俄关系“破冰”满怀热情,如果美俄关系真能生“变”,那这一“不变”将成为重要推力。


        而普京对于“特普会”的欣然接受源自其固有的追求和新任期的需求。一方面,继续表明俄罗斯的开放姿态以鼓励美方与其相向而行。普京6月5日访问奥地利接受采访时表示,“特普会”至今未能成行是因为美国国内激烈的政治斗争。他在访华期间也表示,只要美方做好准备,愿尽快与特朗普举行会晤。普京实际上早已将“皮球”踢给美国,向外展示出愿意对话的姿态。尽管俄美关系恶化,但在特朗普仍对俄罗斯“暧昧”的情况下,普京不失时机展现俄方开放态度。


        另一方面,谋求在新任期开始获取外交加分。自普京5月新任期就职以来,俄罗斯积极开展密集外交,分别与德、印、法、日、奥领导人会晤,并派外长拉夫罗夫访朝,积极参与朝鲜半岛和平谈判进程。8日-10日,普京访华并参与上合峰会,与中国和中亚领导人会晤。尽管俄美关系跌入低谷,但普京深知美国仍旧是世界舞台上的重要力量,因此“特普会”有助其在新任期树立俄罗斯世界大国形象,展现俄外交实力。若“特普会”能尽快举行,无疑将为普京新任期开始的外交成绩册添上浓重的一笔。


        从第三方因素看,欧俄关系之变则为美俄缓和提供了外部氛围,至少欧洲不再扮演纯粹的阻碍力量。乌克兰危机以来,欧俄关系陡然滑坡,双方战略猜疑和防范空前上升。特朗普执政之初,由于担心美国“越顶”欧洲与俄罗斯快速缓和、“出卖”欧洲利益,欧洲不断喊话特朗普,要求其对俄强硬并在北约集体防务上承担应尽责任。然而,欧洲逐渐意识到美俄关系受制于结构性因素难以快速缓和,甚至出现恶化态势,其后果将伤及欧洲。美国去年年中对俄罗斯实施的新制裁伤及欧洲能源企业的利益,进一步促使欧洲反思怎样的美俄关系才对欧洲真正有利,并逐渐采取对俄缓和的实际动作。


        归根结底,即使“特普会”能够在今年顺利举行,如果美俄关系中至少三个重大的新老问题不变,那么一次会晤恐怕也无法彻底扭转当前态势。


        一是美国国内的政治氛围。“通俄门”调查仍在持续进行,尽管调门有所降低,但对特朗普而言仍是一颗随时可能爆炸的“政治炸弹”。中期选举一旦有一院或两院被民主党“翻盘”,“通俄门”调查对特朗普而言将更加麻烦。二是美俄之间的战略互信。特朗普政府接连出台的《国家安全战略》和《国防战略》等官方报告继续将俄罗斯定位为“修正主义国家”和美国的“战略竞争对手”,这样的叙述方式只会加剧两国间的战略不信任。三是美俄之间的地缘博弈。随着叙利亚进入“后伊斯兰国”时代、美国宣布退出伊朗核协议等,美俄此前因反恐而出现的有限合作局面或将被大国地缘博弈所取代。


        一场双方期待已久的领导人会晤固然是美俄当前迫切所需,但只有真正从实处维持有利因素、化解不利因素,才能“以点带面”促进美俄关系真正之变。(责任编辑 王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