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中国 > 

G7谈崩了吗?

来源:中国网 | 作者:文丰 | 时间:2018-06-12 | 责编:王琳_观点

       文丰   南京大学博士研究生


       什么是七国集团(Group of Seven)?从全球贸易和国际经济的角度看就是世界第一、三、四、五、六、八、十等七大经济体(美国、日本、德国、英国、法国、意大利和加拿大),或者说世界GDP前十强中的七个国家(其他三个为:中国、印度和巴西)组成的国际政治经济组织。本月初,这个诞生于1970年代中期石油危机时的国际论坛,看上去要被特朗普的关税大棒砸的稀烂。

       自马歇尔计划(1947年启动的美国帮助西欧国家进行战后重建的援助计划,英文名:European Recovery Program)以来,美国扶持下的西欧成为大西洋经济共同体的重要一翼。在二战后的长期发展中,为对抗共同的敌人,美国与西欧坚定的执行了同盟政策。然而,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起,西欧主要国家构建的经济共同体(1967年西欧主要国家成立欧洲经济共同体,是欧盟的前身)成为美国在全球贸易中的有力竞争者。尤其是当制造业产业链的各部分都趋同时,在某些人看来(例如作为商人的特朗普)国与国之间的产业互补性弱化了,竞争取代了合作,对抗取代了协同。因此,不难窥测本次美国单挑世界各大经济体的贸易战背后的端倪:全球产业结构转型升级进入到新的瓶颈期,在整个工业产业链上,西欧、日韩与美国在高端领域几乎并驾齐驱,而中国在某些领域后来居上,这都给美国造成了巨大的现实压力——二战结束以来确立的美国经济的绝对优势地位不是瓦解了,而是急剧下降了。如果还是像二战刚结束时那样,被炸成瓦砾堆的西欧和东亚对美国根本构不成任何威胁,特朗普也用不着打贸易战了。

       所以,现实就是,除了用提高关税这种古老的贸易武器“精准”打击别国的工业出口品外,现任美国领导人实在拿不出更吸引选民眼球的东西来蛊惑人心。那么,G7会议上六国共怼美国是否会让特朗普回心转意?显然不可能。

       到底是什么让特朗普如此充满自信的任性?作为一名成功商人的个人经历,以及对美国国家实力的信心是特朗普自信的源泉。他成长于美国独步世界的时代,笃信美国崛起为世界第一经济强权时期(19世纪末),那些工业巨子们关于成功的信条,并成为这些信条的忠实践行者。这个发迹于二十世纪后半期,憧憬十九世纪后半期美国精神的老先生,并不是一个反对全球化的大国领袖,而是一个幻想不论在任何时刻,自身的成功能够与国家的成功完全契合的政治商人,“美国优先”正是“特朗普优先”在世界政治银幕上的投影。但是,理念与信仰作为自信的源泉是不能确保国内选票的。特朗普本人并不缺乏政治头脑,他的竞选团队不全是政治方面的糊涂蛋,强烈的民粹主义执政理念,带有特定含义的执政纲领,已把非WASP(白人-盎格鲁·萨克逊-清教徒的英文首字母)推向本届政府的对立面。不论是即将到来的中期选举还是两年后的连任——如果他想连任的话——除了牢牢抓住WASP选民外,别无他法。于是,关于国际贸易的“炫酷操作”成为特朗普履行其对选民承诺的重要证明——哪怕以得罪所有“铁杆盟友”为代价也在所不惜,某些被视为“竞争对手”的国家更不在话下。

       然而,这种算国内账打国际牌、算政治账打贸易派的玩法,正如美国《外交事务》杂志所言:特朗普在贸易问题上的信口开河正在损害美国自身的利益。特朗普幻想在全球化时代通过关税壁垒保护美国的制造业,以增加相应的工作岗位。可是“众多研究表明:对任何一家公司而言,国家政策的不确定性越大,它所雇佣的工人就越少。”反复无常的贸易政策同时严重损害了美国的国际公信力。(Matthew J. Slaughter, “Trump's Trade Rhetoric Is Already Hurting America,”Foreign Affairs, May 7, 2018.)特朗普作为一个世界强国的领导人给世界创造的最大价值,就是使整个世界对第一大经济体的政策稳定性陷入深刻的怀疑之中,并在事实上重温上世纪20年代末30年代初的关税大战,让全世界复习一遍贸易壁垒史。

       特朗普的关税战会导致七国集团分崩离析吗?不会。这其中包含着如下心理预期:其他六国领导人与美国国内的建制派一样,他们坚信,只要特朗普这种疯子从那个重要的岗位上滚蛋,世界还是会好起来的。可目前的燃眉之急在于,六国中没有哪个国家的领导人或执政党愿意陪伴特朗普虚耗接下来的宝贵光阴——特朗普需要选票,六国领导人也需要选票——这又是这次会议双方撕破脸皮的原因所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