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中国 > 

伊朗能否抵挡美国新制裁?

来源:中国网 | 作者:王晋 | 时间:2018-07-10 | 责编:王琳_观点

        王晋 西北大学叙利亚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


        随着特朗普在5月初宣布退出伊朗核协议,伊朗核问题前景也变得更加的扑朔迷离。一方面,美国来势汹汹,提出了11月外国资本必须割裂与伊朗能源合作的“截止日期”,否则将会面临来自于美国的严厉制裁;另一方面,伊朗也在不同场合强硬表态不惧美国的制裁压力,近日位于伊朗中部城市伊斯法罕的一处铀转化工厂重新开始运转,似乎显示出伊朗国内重启核设施的决心。


        特朗普之所以要退出伊朗核协议,其目标在于加大对于伊朗军事能力的约束。特朗普中东团队认为,伊朗核协议只是在伊朗核技术发展方面提出了约束措施,而且这些措施并不完善。一方面,当前的伊朗核协议只是一个临时协议,美国及其中东盟国希望能够通过进一步的措施,永远限制伊朗核能力的发展;另一方面,伊朗核协议并没有限制伊朗发展自己的导弹技术和地区扩张,而当前美国及其中东地区的盟友如以色列和沙特等,都将伊朗的导弹技术及其支持的什叶派政治军事力量,在也门、黎巴嫩、叙利亚等地的扩张,视为自己的安全威胁。在此背景下,美国希望能够通过修订伊朗核协议,来遏制伊朗地区影响力。


        从当前看,面对美国来势汹汹的制裁措施,伊朗能够采取的反制措施十分有限。首先伊朗仍然希望通过斡旋欧洲、俄罗斯和中国来凝聚外交压力,逼迫美国放弃针对伊朗的制裁方案,但是从当前看,外交手段对于特朗普这样的“狠角色”似乎并不奏效;其次,伊朗可以重新开启核能力研发进程,甚至也可以通过鼓动自己所支持的中东地区武装派别,在也门、叙利亚和黎巴嫩等地发动新一轮的攻势和扩张,向美国中东盟国沙特和以色列施加压力;第三,伊朗副总统伊沙赫•贾汉吉里近期就表示,将会加大伊朗石油出口,扰乱国际油价,进而打击沙特稳定油价的企图。


        如果伊朗重启核能力研发项目,必然会遭到国际社会的强烈谴责。在“伊朗核协议”问题上受到“委屈”,并不代表伊朗在“后核协议时代”就可以为所欲为。如果伊朗执意在“后核协议时代”重启核武器研发,同时不断高调的试射各类导弹,不仅可能会引起国际社会的担忧,进一步孤立伊朗在国际社会中的环境,还可能会促使地区其他国家同样谋求发展自己的核能力。一方面,当前尽管欧洲国家、俄罗斯和中国对于美国在伊朗核协议的“随意”态度表示不满,但是并不意味着国际社会会对于伊朗重启核计划表示认同。另一方面,伊朗谋求发展核能力,将极有可能促使伊朗邻国如沙特、阿联酋等国发展自己的核能力。这将进一步促使沙特、埃及、巴基斯坦、阿联酋等逊尼派国家采取措施,不利于伊朗周边外交环境的改善。


        而伊朗如果试图通过地区盟友,如黎巴嫩真主党、加沙地区的哈马斯和“伊斯兰圣战组织”、也门的胡塞武装、叙利亚政府军和其他什叶派团体,在中东地区发动攻势,似乎并不可行。伊朗在中东地区的已经成为了“既得利益者”,无论在伊拉克、黎巴嫩、也门,还是在巴勒斯坦和叙利亚,伊朗所支持的政治军事派别都已经成为了当地权力博弈场的大赢家。而伊朗自身也因为这些年对外的巨额军事和经济援助,引发了一系列国内的经济社会问题。比如在去年年底和今年6月初,伊朗一些城市就爆发了民众示威游行,而且近期伊朗货币急速贬值,伊朗政府应对货币贬值措施不力,令出多门,民众意见颇多。伊朗需要更加专注自己的社会和经济“造血”能力,而不是再向其他国家的军事政治派别“输血”,来耗尽自己的经济社会发展潜力。


        至于伊朗试图通过增加石油和天然气出口来扰乱国际能源价格,给沙特造成压力的计划,在现实层面难以实施。面对美国的制裁压力,实际上任何有兴趣与伊朗开展能源合作的外国公司,都必须谨慎考虑违反美国制裁议案可能给自己带来的危险后果。伊朗第二大石油出口国印度,也在近期宣布将会全面暂停与伊朗的能源进出口合作,以免被美国制裁决议所波及。在此背景下,伊朗难以通过手中的能源来给美国及其中东盟国施加压力。


        外交斡旋无力改变现状,重启核能力建设很可能会遭致国际社会的声讨和制裁,加大地区干预力度难以为继,而增加能源出口又无法实现,面临美国即将到来的严厉制裁,伊朗实际上缺少有效的反制手段。(责任编辑 王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