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中国 > 

深度老龄化社会已经在不经意间来临了

来源:新浪网 | 作者:江瀚 | 时间:2018-07-13 | 责编:李晓曼

中国作为全世界第一人口大国,我国幅员辽阔,人口众多这几乎是我们一直引以为豪的事情,也正是因为庞大的人口基数,让中国可以在改革开放的四十年中,凭借着劳动力优势实现了经济的全面发展,拥有了全世界最全面的工业制造业体系,并且成为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种让全世界望尘莫及的经济发展硕果,在很大程度上都依靠我们庞大的劳动力大军,然而最近一则新闻将中国人口的优势击得粉碎,让我们必须承认一个问题,这就是深度老龄化已经离我们不远了。

一、让辽宁急的火烧眉毛的深度老龄化

2018年6月辽宁省老龄办发布的《辽宁省2017年老年人口信息和老龄事业发展状况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末,辽宁省户籍总人口为4232.57万人,60周岁及以上户籍老年人口958.74万人,占总人口的22.65%,根据国际标准,此项占比超过10%既为老龄化社会。而辽宁,已步入深度老龄化。从人口老龄化程度来看,辽宁省14个市的老年人口占比均超过全国水平。

社会的老龄化趋势,并非单纯由老年人口占比说了算。少儿人口(0~15岁)占比多大,也是衡量城市老龄化近期发展情况的一个维度。少儿人口占比越大,证明这个城市未来劳动力越充沛,缓解老龄化问题。但遗憾的是,近年来,辽宁省的少儿人口占比在全国省市中却又属于末端行列。2017年末辽宁0~15岁(含不满16周岁)人口484.3万人,占常住人口的比重为11.09%,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17.8%)。

而在生育率方面,辽宁也显得力不从心。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2015年)显示,辽宁的生育率为1.0%,远低于全国水平的1.5%,甚至比日本和韩国都要低。按照国际标准,低于1.3%就已被称为“超超低生育率”。2016、2017两年,辽宁出生率仅为全国水平的一半,分别为6.60‰和6.49‰。

为了应对深度老龄化的来临,辽宁印发《辽宁省人口发展规划(2016~2030年)》辽宁省强调,“壮年段”要继续积极引进并留住人才的同时,亦开始探索对“生育段”生育二孩的家庭给予更多奖励政策,不仅如此,对于“老年段”,辽宁还强调要积极开发老年人力资源,支持老年人才创业。可以说,被逼的走投无路的辽宁终于要对老龄化问题亮剑了。

但是,面临着老龄化问题魔咒的地方真的只有辽宁吗?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上海、江苏、四川都步入深度老龄化社会。尤其上海,若按照户籍人口计算,上海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占总人口的33.2%,远超辽宁。这还只是些个例,中国的老龄化问题已经迫在眉睫,中国人口的老龄化程度正在加速加深。2017年,全国人口中60周岁及以上人口24090万人,占总人口的17.3%,其中65周岁及以上人口15831万人,占总人口的11.4%。60周岁以上人口和65周岁以上人口都比上年增加了0.6个百分点。预计到2020年,老年人口达到2.48亿,老龄化水平达到17.17%,其中80岁以上老年人口将达到3067万人;2025年,六十岁以上人口将达到3亿,成为超老年型国家。考虑到70年代末,一孩政策工作力度的加大,预计到2040我国人口老龄化进程达到顶峰。可以说,老龄化已经成为中国的普遍性难题,深度老龄化的问题任何一个地方似乎都逃不掉了。

二、未富先老已经成为一个魔咒?

老龄化问题似乎已经成为世界人类头上悬挂着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世界主要发达国家除了美国之外,几乎都存在不同程度的老龄化问题,像欧洲很多国家,包括最近在举办世界杯的俄罗斯在内都面临着人口负增长的难题,像我们的近邻日本、韩国都有着非常沉重的老龄化压力,然而中国所面临的难题却比他们还严重,这就是“未富先老”,不管怎么说,出现严重老龄化的国家都是发达国家,长期的经济积累让他们能够通过十分完善的社会保障体系来应对老龄化的难题,但是中国却是一个发展中国家,我们的财富积累可以说刚刚起步不久,我们的社会保障体系还非常的基础,老龄化特别是深度老龄化给中国带来的问题,将会远超原先出现老龄化问题的国家,这个问题的体现不仅是前一段时间各城市反复掀起的人才大战,还有最近《我不是药神》片中较为严重的医保难题。

仔细分析中国老龄化问题的根源,其实我们不能把愿意仅仅归咎于一孩的政策,一方面,随着医疗技术水平的不断提高,中国人的健康水平不断提升,平均寿命的延长程度可谓是有目共睹,仅以上海一座城市为例,2014年的人均期望寿命已经达到了82.29岁,而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中国人的人均寿命达到了74.9岁。另一方面,大城市所带来的人口集聚效应,随着中国城镇化水平的不断提升,中国人口向城市不断集中,在经济学界有一句经典的名言“城市是最好的避孕药”,因为城市的人口集聚让城市人的生育成本和抚养成本不断提高,根据美国著名房地产调查机构Zillow发布的研究报告中显示,房价平均每上升10%,生育率就下降1.5%。且在洛杉矶、西雅图、纽约等大城市,高房价对生育率的影响表现得更加明显,在这样的情况下,生育的意愿被有效抑制。

那么,深度老龄化社会会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难题呢?

一是有效劳动力的严重不足。我们在文章开篇就说,中国经济的成功在相当大的程度上是因为中国庞大的人口所带来的巨量的人口红利和产业后备军,让企业可以以廉价的成本生产出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产品,然而进入21世纪之后,珠三角、长三角地区已经不同程度的出现了用工荒的难题,随着老龄化的加速,适龄劳动人口的数量的会不断削减,劳动人口的不足必然会带来劳动力成本的上升,我们如今习以为常的快递、外卖、网约车在缺乏劳动力的情况下几乎都是无法维持的生意(可以参照美国极高的人工成本),而中国企业的竞争力也会因为劳动力成本的上升而下降,我们再在微笑曲线底端徘徊估计就要问题严重了。

二是养老缺口问题的不断增加。原先,由于中国养老保障制度的建设相对较晚,让养老金体系存在先天程度的不足,原先可以通过用现在交钱的人来支撑之前退休的人的方式来进行循环操作,但是随着老龄化的不断深入,这种模式必然会难以为继,养老缺口的空账难题将有可能不断凸显出来,一旦某个地方的养老金空账到难以维持正常稳定运行的时候,所带来的结果就是延迟退休的出现,让更多的人推后退休,只有这样才能维持养老金体系的运转,然而如果人口老龄化进一步深化的话,但延迟退休又不可能无限制延迟,那么必然会出现较为严重的问题。

三是社会负担的逐渐加重。深度老龄化必然出现的问题就是老龄失能难题,随着老人年龄的不断增加,其能力必然呈现出一个下降的趋势,下降到一定的程度之后就会逐步丧失自我生活能力,这就需要年轻人来进行扶持,但是大多数家庭都是一孩,那么一对夫妇有可能将要面对4个老人,现阶段比较常见的居家养老模式必然难以为继,然而我们的社会化养老体系却很不健全,再加上之前所说的劳动力稀缺,这让社会化养老体系有可能难以构建,如何老有所依将会成为大问题。与此同时,老年人往往也是疾病高发人群,老龄化的深化医保能否支撑起巨大的老年人群,这都将成为潜在的难题。

深度老龄化社会已经在不经意间来临了,只是我们远没有做好准备,当城市正在老去的时候,我们能做点什么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