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中国 > 

陈文玲:从文化视角认识经济全球化与中国和平崛起

来源: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 | 作者:陈文玲 | 时间:2018-10-25 | 责编:李晓曼

——兼评特朗普、彭斯等鹰派的历史常识性错误

注:10月18日,太湖世界文化论坛第五届年会在北京召开。习近平主席向论坛年会发贺词祝贺。习近平主席指出:文明因交流而多彩,文明因互鉴而丰富。作者受邀参加了本论坛,并在《经济全球化及其文化意义》论坛上作主旨发言,以下为发言要点。

感谢主持人先给我做了一个广告,向各位参加会议的代表隆重推荐了我。刚才普罗迪先生和各位外宾发表非常精彩演讲,高培勇副院长是我国经济学大家,刚才也发表了非常精彩的演讲。我一般在参加的会议上大部分都是谈经济问题,今天这个会议的主题是“经济全球化及其文化意义”,因此我想从文化的视角谈谈我所理解的经济全球化。

第一个方面,要认识当今的经济全球化以及全球化发展的新趋势,就必须重新认识中国和平崛起的文化基因。

人类从20世纪到21世纪这样的一个百年历史穿越过程中,也是习近平主席所指出的百年之未有大变局中,人类社会最大的变量,从全球看就是中国的和平崛起。中国经历了百年屈辱后到中国人民站起来、富起来,现在从富起来走到强起来,这九个字好说,但是千辛万苦,来之不易!

我记得美国一部著作《文明的冲突》作者亨廷顿在这本书里面援引了新加坡国父李光耀的一句话,李光耀说,中国参与世界的规模,使得世界一定将在30年或40年的时间内找到一种新的平衡。假装中国不过是另一个大国的参与者,这是不可能的,他们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参与者。所以,我认为过去经济全球化的历程和面向未来的新型经济全球化的前进进程,没有这个中国的文化元素和中国伟大复兴是根本不可能的。

前几天在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我和中心研究人员接受了菲律宾和文莱两个国家的记者团,我和他们之间有一个对话。我说,实际上中国有五千多年的历史,而美国建国也就是二百多年,一个二百多年的国家和一个五千多年的国家,其历史的厚重和文化积累是不可比的,中国历史的积淀和文化的积淀,历朝历代人民群众战胜各种困难、发展生产力的能力,中国为人类社会创造的物质财富与精神财富,等等,不论哪个方面美国与中国也不是一个量级的。虽然近年来国际社会、美国主流和我国的一些专家也总是说,中国与美国是新兴大国和守成大国的关系,把中国看成或者作为新兴大国,把美国看成或者作为已有的守成大国,但我认为这个说法是一个历史的错误。

在历史发展的长河中,纵观世界上人类社会兴替,还原经济社会发展的轨迹,中国才是历史最悠久的文明古国与现代最开放的文明国度的交织体,中国才是真正从历史上、从文化源头上一路走来从来没有消失并一直走到现代社会的世界五大文明的唯一集存。中国的古代文明和现代文明交汇,中国文化文明和中国灿烂的文化长河从来没有干涸过,中国文化和文化创造对世界影响至深。中国的文化源头,有人概括是儒、释、道三源合流,有人概括是儒、释、道、医、易五源合流,中国文化本身就是一个包容体,既有外来的文化,也有本土的文化。比如说,儒家是中国自身的文化,道家也是中国自身的文化,道家文化产生比儒家文化早,道家文化又相当多的出自《黄帝内经》医家文化,《易经》产生自公元前的周代,“朗朗乾坤”中的乾坤,就来自《易经》乾卦和坤卦。而释加牟尼创造的佛教文化就是外来的文化。唐代的陈玄奘到西天取经,西天是在哪里?就是现在的印度、尼泊尔一带,唐僧取来的经它在中国落地生根了,在中国变成了大乘佛教。中国大乘佛教始祖是达摩祖师,他是一位印度人,六祖是中国的慧能法师,慧能法师在中国佛教发展中的地位非常之高,所谓“六祖坛经”,里面就有“顿悟”的思想,就有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理论,就有佛在心中、我既是佛佛既是我的文化。汉语中很多语言来自佛教,外来的文化很多融入了中国文化,外来文化转化并成为中国文化表达的过程,就是中国文化最大的包容性,也是中国文化丰富色彩、博大精深的动因。后来中国成了佛教传承的地方,而在印度佛教却断裂了,印度早已经没有大乘佛教了,佛教在东南亚变成了小乘佛教,到中国变成了大乘佛教,而印度又重新创立了印度教。因此,我说中国的文化不仅从来就没有断流,而且流入的支流也渐次进入主流。

中国的文化就和我们的长江一样,长江在源头的发源地径流量仅占长江水量的36%,而流经地方的支流中占长江的64%。我曾经做过三江源生态问题调查研究,才知道长江在发源的地方只是涓滴之溪,由雪山融化的溪流形成若干个湖泊,青海玛多县就曾有4000多个湖泊,这些湖泊和溪流汇集成长江的源头,长江从源头一路走来又不断的加入金沙江、乌江、嘉陵江、沅江、汉江等,才形成了一条6300多公里的绵延不断的母亲河,这就是中国。中国文化就像我们的长江一样,有它的径流量发源地,有它的支流,有它的毛细血管,汇入之后交融在一起形成滚滚长江东逝水,最后奔向大海。

所以,中国的文化就是中国的根脉,是中国发展和走向世界提出一系列主张的根脉,中国的根脉是强大的,是无法被割断的,也是任何人无法战胜的。虽然在近现代中华民族百年屈辱中中国人民和中国文化被压抑、被摧残,但从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新中国站立起来之后,流在中国人民血液里的文化基因就被激活了,中国人民站起来了,中国文化也站起来了。尤其是改革开放40年,中国的文化基因和中国的经济基因一样进一步被激活,而且正是这种基因的激活、经济制度的重塑、改革开放的国策、微观基础发展的冲动和中国政府的正确战略决择,才给中国带来了今天。

中国的发展也像我们的长江一样,兼收并蓄,点滴努力汇成发展的大势。中国人民在自己的努力和奋斗的同时,学习吸收世界上各国先进的经验,先进的制度,先进的管理方式,为中国所借鉴吸收,在吸收的基础上创造创新。其实,中国经济之所以快速发展,就是坚持了对外开放,坚持包容性发展,坚持引进来与走出去并重,坚持多元文化交汇交融互鉴,我认为这就是中国发展的一个重要密码。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主席多次强调,中国改革开放的大门不会关上,只会越开越大。我们为什么要关上呢?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中国今天的快速发展,没有向世界上所有的国家学习、特别是向发达国家学习,中国经济制度管理方式就不会有巨大进步,没有引进资本、引进技术、引进商业模式、引进人才,中国创新能力就没有突破性进展,没有开放,就没有今天中国的发展。所以,美国不要着急,美国不要看中国发展快了,就羡慕嫉妒恨,就产生战略疑虑、战略焦虑和战略误判,怕中国超过你,其实这种心理状态还是一个不成熟的婴儿心智。

之所以说这种心态是不成熟的婴儿心智,哪怕你是一个巨婴,哪怕你现在是世界老大,但是你血液里没有中国文化博大而包容的伟大基因。对美国特朗普总统,彭斯副总统抹黑中国的种种谬论,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昨抨击了他们一下,我说美国总统有点太没有学识了,更没有历史的纵深感。彭斯副总统说美国用25年时间重组了中国,特朗普说我每年让中国拿走5千亿美元,你们懂不懂中国?中国五千年历史就像浩瀚的长江一样,什么时候断流过?什么时候的中国是美国恩赐的,中国是世界上最强大国度的时候,美国没有出生呢,美国和中国比起来就是重重重孙子辈儿。我和记者就是这样说的,我觉得美国总统、副总统真的是叫不自量力,井底之蛙,只看到了美国的伟大,只看到了历史的瞬间。我们不否认美国伟大,用200多年时间建立了一个超级强国,确实伟大,美国有先进的经济制度,有很多先进的管理经验,但是就文化来说,就支撑经济全球化的文化基因来说,美国和中国是没有办法抗衡的,就凭经济全球化的文化价值这一点,美国就打不败中国。

第二个方面,要构建新型经济全球化,就必须打破霸权文化和霸权思维。

实际上现在世界上所有的矛盾和纷争,归根到底是在于不公平不公正,在于个别国家的冷战思维,而这种思维是建立在霸权文化和霸权理论的基础上,唯我独大独尊,只能我是第一,那排在第二都不行,只允许我剪你的羊毛、吸允你的鲜血,你发出叫声都不行。在与美国国会议员助手代表团对话的时候,我曾经对他们说,我们希望美国永远保持世界第一,但是你不能不允许别人第二,中国第二不行吗?中国第三、第四不行吗?世界上只有美国而没有其他国家的存在,还称其为国际社会吗?世界历史从来没有一个国家永远是第一,就是在你追我赶中前进的。当前世界面临的问题是:是前进,还是后退;是单边还是多边;是保护主义、民粹主义还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是唯我独尊独大还是携手共商共建共享发展,这不仅是中美两个国家之间的博弈,而是站在一个历史的关头世界到底向何处去的重大问题,是后退还是前进、是正义战胜邪恶还是破坏性修正国际秩序;是封闭、保守、民粹还是携手共商共建共享共享发展机遇;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还是摧毁人类和平生存发展的环境,这是两条道路、两个方向、两种命运、两类愿景之争,说到底,是两种文化价值观、道德道义的博弈。我非常赞成美国一位学者写的文章,题目非常鲜明:“特朗普正带领美国大踏步迈向十九世纪”,这个文章写的特别好,标题也特别好,但它不是标题党。我认为世界现在处在一个特别特殊的历史关头,实际上中国已不是为了一个国家的利益与另外一个国家之争,是谁多赚钱还是少赚钱,是顺差还是逆差,而是一种道义之争,是历史观、价值观、世界观之争。

二战以后,美国高举经济全球化大旗,推动了经济全球化,推动了贸易便利化、自由化,推动了几大国际机构创建,在构建二战之后的国际秩序、国际规则方面美国是有功劳的。但是现在特朗普政府和鹰派团队又站在了自己曾经坚持的理念、主张和价值观对立面,我们讲不改初心,但美国的初心早已经改变了,全球都搞不清楚美国还有没有初心,美国政府和执政的鹰派团队还有没有心。

第三个方面,要推进经济全球化,其重要的文化要义是构建面向新型经济全球化的21世纪人类的新文明。

作为21世纪人类新文明,我认为就是跨越不同文化的具有更多交叉重叠的文化和价值观的部分,叫作跨越文化隔阂。当今世界最高境界的理念就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新一代信息技术突破性发展,要求推动经济更加紧密的、无壁垒的顺畅联系与分工交易,比如中国“一带一路”倡议推进的跨国界、跨行政壁垒、跨领域、跨多元文化的互联无通,就是打破发展软硬约束和有形与无形壁垒,推进各种要素自由流通,使经济的联系更加紧密,使经济的活动降低成本,提高经济收益,创造携手发展、共享发展、协调发展、可持续发展的新格局。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到目前为止,得到了103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的高度赞成和响应,签订了118份合作协议,这就是世界各国和国际组织对中国的主张、中国理念、中国价值观的最好回答,也是对美国反对全球主义、采取讹诈、恐吓、制裁、打击、抹黑中国的最好回答。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