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中国 > 

刘军红:日美贸易谈判将走向何方

来源:环球时报 | 作者:刘军红 | 时间:2019-04-16 | 责编:李晓曼

刘军红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

4月16日,一拖再拖的“日美贸易协定谈判”在华盛顿启动。双方将就“谈判范围”“目标”和“时间表”等展开磋商。然而,日美意见难成一致,“日美贸易协定谈判”的帷幕仍很沉重。

早在2016年美国总统竞选期间,特朗普就扬言要废除“跨太平洋经济伙伴关系协定”(TPP),这意味着日美重谈自贸协定已成必然。2017年,特朗普一上台便将安倍晋三盛满“鸡蛋”的TPP篮子扔到地上。安倍竭力死守TPP,积极推进“日欧经济伙伴关系协定”(EPA),欲重建对美谈判战略态势,并提出由副首相麻生太郎和副总统彭斯牵头的“日美经济对话”框架。然而,特朗普对“日美经济对话”并不满意,亲自拍板推进“日美贸易协定谈判”,并以加征汽车关税相威胁。日本则创造性地提出“货物贸易协定”(TAG)来应对,仅限于TPP规定的农业、汽车等货物贸易,回避金融、服务等日美实力相差悬殊的弱势领域。

作为首轮磋商,日美各有主张,意见并不一致。如美方主张先确定谈判范围,以追求一揽子有法律效力的协定,日方则坚持既定的“货物贸易协定”;美方要加入限制竞争性贬值的“汇率条款”,日本则延续历史上的货币抗争,坚决抵制;美方欲就全面的经济关系协定展开谈判,构建战略纵深,日本则只图权宜之计,力避加征汽车关税。

围绕日美贸易协定谈判的范围、议题及时间表的争论,实质上反映了对谈判主导权的争夺。在贸易谈判中,主导权并不简单地取决于实力,而“谈判蓝本”往往发挥着很关键的作用,即谈什么、怎么谈,最终以什么方式达成协议。美国主张先定范围,力争农业、服务等一揽子自由贸易协定(FTA)。财长姆努钦强调,要包括日美贸易问题、涵盖两国经济关系等广泛议题。日本坚持限定于汽车和农业等货物问题,避开弱项,确保日本企业竞争力。

为推进谈判朝着美国方向发展,在磋商前,美国农业部长和财政部长纷纷发言,搞场外施压。农业部长提出要先拿下农产品关税协定,以抵消因TPP11和日欧EPA生效带来的美国农产品竞争力下降,而财长姆努钦则强调要加入“汇率条款”。面对特朗普的贸易战,日本最担心的是美国套用“美加墨贸易协定”(USMCA)的“外汇条款”和“数量限制”条款,甚至“劳工标准”条款。特别是金融危机过去10年,美日欧量化宽松政策面临退出问题,“日元升值”恐将成其“伴生性副产品”。届时如何抑制日元过度升值,将考验日本政府的政策。同时,美国也面临如何纠正美元过度升值问题。显然,限制对手的“汇率条款”,有利于为美国行使货币霸权开绿灯。

最后,时间表怎么安排,关乎谈判速度。日本要速战速决,避免节外生枝,但自去年9月确定双边谈判以来,始终没有机会展开谈判,反映日本在美国的“贸易战后体制”安排中的优先顺位靠后,地位下降。美国原本也希望早成协定,以服务于明年大选,但鉴于中美磋商尚未完成,而大选迫近,若与日本仓促达成简易协定无法满足更广泛的利益诉求。同时,考虑到TPP命运的前车之鉴,与其选前达成协议,不如选间拉开全面谈判的阵势。如此看,此轮磋商最终能否升格为日美贸易协定谈判的序章,还需看今后谈判动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