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中国 > 

【智库思享】坚持以我为主应对美欧货币政策转向

来源:经济参考报 | 作者:胡洁 武小欣 | 时间:2022-06-21 | 责编:申罡

文 | 胡洁 中国社会科学院数量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 武小欣 国家信息中心综合管理部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为了刺激颓废的经济,美欧日英等发达经济体推出创纪录的大规模量化宽松货币政策,为经济注入大量的流动性。刺激政策在维持金融市场和经济社会稳定的同时也推动全球通胀高起。叠加乌克兰危机和疫情反复双重影响,美国遭遇40年来最严重的通货膨胀。为此,美联储开启加息和缩表周期,继5月初将基准利率上调50个基点后,6月又宣布上调75个基点。以往美国货币政策转向,都会对全球经济特别是新兴经济体产生外溢性影响和较大冲击,引发全球股票市场、汇率市场、债券市场、大宗商品市场大幅震荡,跨境资本流动的波动性增大。

对于我国这样的超大型经济体而言,面对来自外部的短期冲击和长期影响,要内外结合、长短兼顾、标本兼治。短期内,要加强风险防范,加大宏观政策稳定和提升总需求的力度,畅通供应链,提高短期经济景气程度。为了实现长期战略性发展目标,还要进一步深化改革,加快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加快经济转型升级,促进经济金融高质量发展。

一要坚持稳增长促发展不动摇,提振经济景气程度。货币政策主要通过降准、降息等总量调节方式向市场提供充足的流动性,降低实体部门的负债成本,增强实体部门的资产负债表。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灵活,适时推出更大力度的财政刺激计划,向受疫情影响的企业和家庭部门提供救助性资金,直接刺激总需求,特别是消费需求。金融政策要充分发挥政策性金融的作用,扩大政策性贷款的规模,放宽融资条件,加大基础设施建设支持;发挥政策性担保机构的作用,为中小微企业融资提供政策性担保,发挥融资促进和风险分担作用。引导资金进入实体,加大对中小微企业的财政金融支持力度。打通阻碍贸易流通的各项堵点,深化贸易畅通,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畅通经济循环,增强内生动力和发展韧性;畅通国内外要素循环,激发市场活力,加快提升国际资本聚集与配置能力。此外,要加强预期管理,应主动向市场释放明确的政策信号,让市场主体真正感受到中国稳定的政策取向和长期向好的经济前景,提振境内外投资者信心。

二要进一步深化人民币汇率制度改革,增强汇率宏观缓冲功能。以汇率市场化为导向健全外汇管理机制,完善以市场供求为基础的汇率运行机制,提高汇率形成机制透明化和市场化程度,在合理均衡水平基本稳定的基础上保持人民币汇率政策的灵活性,提高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弹性,发挥汇率浮动吸收内外部冲击的“减震器”作用。加强外汇市场监测研判和宏观审慎管理,维护外汇市场稳健运行,引导市场主体更广泛使用汇率避险工具,积极防范化解外部冲击的影响。

三要完善跨境资本监管框架,防范资本异动带来的冲击。不断完善跨境资本流动“宏观审慎+微观监管”两位一体管理框架,促进跨境资金双向均衡流动,有效维护外汇市场稳定。加强对短期跨境资本流动的监测分析,防范跨境资本异常流动风险,保障央行对汇率和资本流动的间接调控能力,提升防范跨境资本流动风险和维护国家经济金融安全的能力。优化对跨境资本流动压力骤升的响应速度以及对相关风险的防范。特别是应密切关注未被监管和统计覆盖的资金流出情形,并逐步将非正规渠道的资本外流有序纳入统计口径和监管覆盖范围,使相关潜在风险尽可能控制在监管可及范围内。

四要推进金融高质量开放,增强金融体系的韧性。首先,积极稳妥地推进人民币国际化。进一步推进中国与新兴经济体国家签订或续签货币互换协议,加强人民币在跨境贸易结算和金融投融资中的使用;积极探索实现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的多种途径,推动境内银行为境外项目提供人民币贷款业务等。研究探索人民币回流机制,允许符合条件的合格机构以人民币为计价货币。其次,加快外汇外债管理改革,提升跨境融资便利化水平。适时扩大外债便利化试点范围,多措并举为企业提供跨境融资便利、降低融资成本;研究推进外汇储备多元化运用,扩大银行业支持企业“走出去”的外汇资金来源,帮助缓解实体企业特别是中小微企业、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切实支持中国企业“走出去”和实体经济的发展。再次,进一步扩大资本市场开放。应继续推动金融市场的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建设,完善基础制度,吸引中长期资金直接入市,增强政策透明度和可预期性,及时回应市场关切,稳定境内外投资者预期。

五要积极参与国际宏观经济政策协调机制,提升中国在国际经济秩序中的建设力量。加强与关键国家或地区间经济政策的协调联动,构建多边合作机制和监管框架;在国际金融监管、评级、金融规则制定等金融活动中争取主动权与话语权;提高国际金融治理和化解金融风险的能力,加强与国际组织合作,推动建立多元、稳定的国际货币体系。


发表评论

网站无障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