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歌剧院、音乐厅一瞥

    表达艺术的风雅和高贵,不少人喜欢用“殿堂”比喻修饰,谓之“艺术的殿堂”。在台北,的确有一个去处,既是艺术的殿堂,也是殿堂的艺术,那就是歌剧院和音乐厅。

    位于市中心的两栋大众文化建筑隔广场遥相呼应,金色琉璃瓦,五彩雕梁栋,朱红回廊柱,灰白石护栏,脊耸檐飞,顶叠壁嶂,在形形色色的现代建筑和具有南国情调的绿树丛林包围掩映下,独显中国传统建筑之雍容华贵、富丽堂皇。

    “在中国传统文化里,戏剧的地位尊于音乐,所以歌剧院主体建筑造型仿北京故宫堂皇华贵的太和殿,而音乐厅主体建筑造型仿柔美活泼的保和殿。”服务于歌剧院和音乐厅的赖怡冰小姐如是介绍。

    仿昔日帝王独享的宫殿建筑艺术形式,建造现代大众共享的视听艺术空间,无论形式上还是精神上,既让建筑艺术和视听艺术合璧,也让建筑艺术和视听艺术升华,从而成为真正的艺术宫殿。任何人置身其中,无论观赏《西厢记》、《天鹅湖》,还是倾听《田园交响曲》和《二泉映月》,心灵的净化和精神的洗礼可以想见。

    步入歌剧院和音乐厅,具有浓郁艺术气氛的前厅和侧厅虽风格各异,却都古色古香,极具民族特色。面平如镜的米色大理石地面和墙壁相映生辉,一盏盏水晶吊灯又是民族传统的宫灯造型,长长的红地毯则引导着观众进入剧场。据介绍,地面和墙壁所用大理石全部从意大利进口,开采时石料就一一做了序号,以使铺就以后每块石头上的花纹都能够相互衔接。

    歌剧院剧场和音乐厅剧场都以暗红色为主调,壁板为清一色非洲板材。歌剧院剧场观众席上方装饰成一个整体的巨大穹顶,穹顶内外的盏盏华灯又是民族传统的宫灯造型。一楼大厅823个座位当中无一走道,另有三层包厢还可容纳观众702位。

    从歌剧院到音乐厅,既可走地上的广场,又可走地下停车场。音乐厅剧场的天花板由一个个四方形的箱灯拼成,两层包厢以灰色大理石砌面,地板则由纳音功能最好的橡木铺就。舞台上,一架14米宽、9米高、3米厚的巨型管风琴竖立在舞台中央,具有欧洲18世纪巴洛克风格的木雕将4172支粗细不同、长短不一的音管排列得井井有条,仿佛一面风格迥异的中国古典屏风。舞台由16个升降平台构成,可依不同演出需要调整空间。“整个大厅无一电子扩音设备,全部2074个坐席,观众无论坐在任何一个位置,听到的都是乐队演奏出来的自然音质,而且效果几乎没有差别。”导览小姐如是说。

    作为附属设施,歌剧院又在三层另设实验剧场,供各种小型戏剧和舞蹈演出之用,在地面层设表演艺术图书室、咖啡厅、视听中心。音乐厅也在地下层另设演奏厅,方便小型室内乐团或小型独奏演出,或进行学术讨论或专题讲座。歌剧院和音乐厅又分别在自己的一、二、三层设演出实况电视转播休息室,以使迟到观众不会错过观赏。当然,残障人士所需的座位、道路、厕所和停车场都一应俱全。

    服务于歌剧院及音乐厅的于复华先生介绍说,两栋建筑于1987年9月完成,历10年之久,总共花费74亿新台币(约近19亿人民币),主体建筑由台湾建筑师自行设计,室内音响、照明和舞台等专业设备由德国和荷兰专家设计。歌剧院和音乐厅的日常管理合一。

    管理中心的现任主任是著名打击乐演奏家朱宗庆先生。他曾多次到北京、西安和上海演出,对两岸文化艺术交流很是热心。他说,歌剧院和音乐厅以组织上演精致艺术为宗旨,除了自己组织演出,也可以出租场地供他人演出,演出者除了台湾艺术团体,祖国大陆及世界各地的专业人士也很多。当然,所有演出都必须达到“精致”的要求,才能登上这两个艺术殿堂。至于演出是否精致,要以艺术界专业人士评判为准。到目前为止,歌剧院和音乐厅每年演出节目多达1000场次,观众60万人次。祖国大陆艺术团体每年在此演出80多场次。

    《人民日报》 2001年07月26日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