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华人社区>>台湾政坛泛蓝泛绿阵营面面观 字号:
新党的组织机制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08-03-08  发表评论>>

新党自我标榜为柔性政党,在组织结构上与国民党和民进党迥然不同,也与同样标榜是柔性政党的亲民党有所不同,组织结构有其特色。

新党成立宣言中申明,加入新党只需登记,不必宣誓,不必缴纳党费,不必参加党内会议。在组织上,新党不设党主席、中常委、中执委、中央委员等官僚职位,只设召集人召集和主持会议;对于认同支持新党理念而不便登记者,均视之为精神党员。党章第6条规定,新党“以议会为中心、民意为依归、选举为方法、服务为目的”,作为一切决策与组织运作的基本原则。

由于新党只有精神党员,没有党费收入,也不开党小组会议,所以其党务系统相对单纯。党章第8条规定:新党之组织分为“全国”、地方(直辖市、县辖市)二级制,新党党员得在各地方组织地区性社团,人数以20至100人为原则。各社团推选之负责人,担任社团与党组织间之联络人。海外地区经“全国竞选及发展委员会”(下称“全委会”)同意,可以设立“新党之友会”,宣扬新党理念。但实际上,新党的组织结构比党章规定的还要简单。

曾担任新党第二任全委会召集人的郁慕明,把新党的组织系统归纳为“一党、两脚、三人”。“一党”是指新党只有全委会,而没有党主席。全委会采取集体领导,因此不会像国民党、民进党那样形成党内威权官僚制度。“两脚”是指新党的发展和政策的制订靠两只脚来完成,一只“脚”是党务,以公职人员为主,党工负责党部的行政运作;另一只“脚”是义工系统,包括所有支持新党的外围团体,两“脚”配合,拓展党务。“三人”则是各发展委员会召集人、义工组织的报告人和负责各地区义工组织与党部联系的联络人。

具体来说,全委会由新党现任“立法委员”、“国大代表”正副召集人、台湾省和台北市、高雄市各议会党团正副召集人、各地方竞选及发展委员会召集人组成。

全委会召集人由全委会所有成员于现任“立法委员”中互推一人,召集人负责召集主持全委会会议,任期一年,不得连任(1996年7月,新党全委会修改党章,使召集人可以连任。陈癸淼成为第一个继续担任召集人的人)。

全委会设秘书长一人,秘书长由召集人提名,由全委会成员同意后聘任,负责综理党内事务,并指挥及监督所属人员。设副秘书长两人,并设组织组、文宣组、活动组、义工组、杂志社编辑部、行政组、特别助理等部门协助各项行政事务。

在召集人部分,因为党章中明确规定召集人职务为一年,且只能任一届,所以在政策的方向上,往往因为召集人的更迭而无法连续。综理党务的核心人物是秘书长。秘书长不仅要对政党未来走向提出建议,而且必须十分耐心,能够任劳任怨,处理繁琐的党务工作。秘书长由全委会召集人提名,因为召集人不稳定,秘书长自然也难收稳定之效。再加上党中央“不树权威”的立党之风,秘书长也同样面临着无力处理党务的尴尬。

新党这样的组织结构,形式上代表着不树权威、集体决议、共同执行的理想,但却忽略了东方民族特有的政治性格。新党内部几乎清一色是专家、学者,每个人在其专业领域都是个中翘楚,自然有着谁也不服谁的个性。新党不树权威、集体领导的制度缺陷,轻则产生会而不议、议而不决、决而不行的情况,重则出现意见不合、相互叫阵的内讧局面。新党团结力下降、不断内耗,正是由于这种理想化的制度设计。因为在合议制的全委会中,每个委员都是自己的主宰,委员间相互制约的力量明显不足,所以新党大老之间关系相当紧张,大老干政、循体制外渠道炮打中央的情况时有发生。

当年“创党7人组”离开国民党创立新党时,他们初期所表现出来的团结、清新、专业和维持传统价值的形象,在当时的政党生态里让部分民众颇有惊鸿一瞥、耳目一新的感觉,也立即引起一群选民的回响,在短时期形成一股“黄旗旋风”。但这些在国民党内要求民主化被拒的大老另组新党后,并没有为党内民主立下典范,自己也开始动辄利用自己在媒体面前的高知名度,高分贝重炮轰击党内同志或党中央,一再践踏新党的和谐气氛,破坏党内团结。新党的这一组织缺陷,与其后来的内讧与泡沫化有着极大关联。

1998年1月,新党召开全委会修改党章。新党章第14条规定,“全国竞选及发展委员会”下增设常务委员会,处理本党日常事务。常务委员会由“全国竞选及发展委员会”召集人、“立法院”党团召集人、“国民大会”党团召集人及8名选任的常务委员组成,每周开会一次。但此时新党已步入衰退期,新增设的常务委员会也没有起到多大作用。

新党因为经费有限,没有能力经营庞大的选务组织,因此新党的支持者就自发组织团体,也就是义工团体。在各形各色的义工团体加入以后,义工团体之间的互动关系、义工团体与全委会的关系也开始产生微妙的变化,他们所要求的不只是参与活动,而且进一步要求参与政策的决定。换言之,义工团体开始与个别公职人员挂钩,并依附着公职人员的脚步起舞,介入新党的内讧。义工团体是柔性组织,党中央无法对其实施党纪制裁,无法形成任何约束力,因此一旦义工内讧起来,党中央根本无法调解。事实上,在朱高正与郁慕明的内讧中,义工团体确实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当170余个具有高度自主性的义工团体都开始鼓噪后,新党就成了一盘散沙。所以郁慕明曾说,“新党成也义工,败也义工”。

由于新党创党领袖没有建立一套可长可久的制度,让原本头角峥嵘的政治精英,局限在一个空有理想、没有资源和执行力的政党里。郁慕明第二次担任全委会召集人后,开始修改党章,改变政党属性。

2002年2月,新党召开全委会通过了新的党章。新党章把新党由一个柔性政党,转变为刚性政党。

按照新党章的规定,新党党务组织仍然分中央及地方二级。除中央设置“全国委员会”之外,地方依其党员人数及功能,可设地方党部或特种党部,海外另设海外党部。

新党的最高权力机关是“全国党代表大会”(简称“全代会”)。全代会代表由担任乡镇市民代表以上之公职人员、党员直选代表(50名,每一县市至少应有1名代表)组成,每年定期集会一次。其职责包括:选举全委会委员;决议全委会所提党章修正案;罢免党主席;决议其他重大事项。

在全代会下,设常务机构“全国委员会”(简称“全委会”)。全委会委员(最多不得超过31人)由党主席、现任“立法委员”及县市以上政府首长、县市议员以上之现任公职人员(最多10人)及全代会所选出的党员代表(最多10人)担任,其职权包括:选举党主席;监督协调党务运作;向全代会提出党章修正案,拟定本党政纲;对重要人事任命案行使同意权;办理党内各项提名;议决本党预决算等。

全代会下设党主席一人,由全委会委员互选产生,任期一年,连选得连任一次。党主席对内综理党务,对外代表全党(2002年,新党再次修改党章,党主席由党员直选)。全委会设秘书长1人,由党主席提名、全委会行使同意权。

“立法院”党团由现任“立法委员”组成,委员达3人时,互推1人为召集人。但目前新党只有1席“立法委员”,无法成立党团。

新党党章中规定的廉政勤政委员会、政策会以及中央党部的妇女、劳工、青年、弱势群体、大陆事务委员会,基本上都未能充实起来。 

改造后的新党加强了党纪对于党员和党内公职人员的约束,把新党转变为刚性政党。但目前的问题是,新党公职人员太少,无法形成严密的组织系统。在县市长部分,新党只有一席县长,且处于人少、面积小、位置偏的离岛金门,对政坛几乎形不成影响。在“立法委员”方面,2004年新党仅当选4席,其中3席(费鸿泰、雷倩和赖士葆)以国民党的名义参与政治活动,新党只剩下吴成典一名“立法委员”,外加6席县市议员、5席乡镇议员。如此少的公职人员基本无法支撑起党务组织的躯壳,也无法充实党章所规定的中央党部各机关。

在财务方面,新党仅靠政党补助款和小额捐款赖以维生。该党仅有3000余名党员,每年的党费收入也不多。没人、没钱、没资源,是新党目前面临的主要困难,但新党明确反对“台独”的政治立场,却突显生存的重要价值与意义。

新党召集人顺序表

届别

召集人

任期时间

第一届

赵少康

19938月—19945

第二届

郁慕明

19945月—199410

第三届

王建煊

199410月—19958

第四届

陈癸淼

19958月—19978

第五届

周阳山

19978月—19988

第六届

陈癸淼

19988月—199812

代理第六届召集人

冯定国

199812月—19991

第七届

李庆华

19991月—20003

第八届

郝龙斌

20003月—20013

第九届

谢启大

20013月—200112

代理第九届召集人

营志宏

200112月—20021

第十届

郁慕明

20021月迄今



文章来源: 中国网 责任编辑: 许玉燕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昵 称 匿名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
关于我们 法律顾问: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 刊登广告 联系方式 本站地图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88828000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