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里的中国人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09-08-25 发表评论>>

1972年,徐书云与其夫人出席联合国大会

2000年,安南出访时,徐书云向其请示工作

    
    联合国成立60周年 本报记者采访从事联合国工作34年的徐书云 他曾参与筹备设立驻华代表处———

    今年,是联合国成立60周年。在联合国工作时间最长、担任高级职位、曾参与联合国驻华代表处最初成立筹备工作的中国人徐书云,日前向本报细述他从事联合国工作34年间的点滴。

    今年,61岁的徐老先生从联合国总部退休。他说虽然子女目前都在美国安了家,但他还是迫不及待地回到了期盼已久的祖国。

    1982年由中国政府推荐,通过考核,徐书云受聘到联合国人口基金会,从那时起便长期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工作,期间先后出任了联合国人口基金驻伊朗代表、驻孟加拉国代表和驻俄罗斯代表。

    在为联合国工作期间,他曾先后担任联合国高级顾问、副科长、科长、处长、副司长、人口基金亚太司司长、阿拉伯地区和欧洲司司长等职务,其职务级别也从一般文员逐步晋升到司级干部。

    徐书云自1971年我国恢复在联合国合法席位后,即开始从事联合国多边经济技术合作方面的工作,1972年被派往纽约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工作。后于1977年调回国内任原外经贸部一处副处长。1982年受聘到联合国总部前,曾参加与联合国谈判并协助筹建联合国开发署、人口基金会和儿童基金会驻华办事处的工作,并参与联合国各机构首批援华方案的拟订。

  设立办事处初期

    一直在单向捐款婉拒联合国援助

    作为最早参与联合国事务的中国人之一,徐书云无疑是中国通过联合国开展多边经济技术合作的整个历程的最好的见证人。

    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徐书云回忆说,联合国在中国设立办事处初期,中国政府部门对联合国的工作还不是很了解,加上当时人们的思想还比较受禁锢,因此一直处于单向向联合国捐款而婉拒接受联合国援助的状态。

    之后,中国才对联合国的各种经济技术援助活动有所了解,从而使开始的单向转变成后来的双向(既积极与联合国进行项目合作、向联合国捐款并对联合国其他成员国进行援助,又接受联合国给予的援助)与联合国进行合作。

    最早设立三分支在三里屯亮马河

    徐书云向记者介绍,最早在中国设立代表处的联合国分支机构是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人口基金会和儿童基金会,1979年在这3个代表处里工作的中国人不到20人,都是中国政府部门选派的。

当时的3个办事处都集中在三里屯亮马河桥一带,没有打印机、计算机、传真机等先进的办公设备,通讯还是以发电报的形式,更没有现在的联网工作系统。但是,跟其他的国内机构相比,3个办事处的工作条件已经相当不错了。

    
    当时联合国驻华代表处的中方人员专业水平和外语水平都不是很高,这就给联合国在中国开展项目带来了一些不便。

    随着后来联合国其他机构相继在北京设立办事处和各个部门人员的增加,很多代表处都单独拥有了自己的办事处,对中方人员也进行了充实。

  联合国总部任职

    在联合国中国人人少级别不高

    徐书云说,中国虽然是联合国的常任理事国,但当时在联合国总部工作的中国人除了从事语言工作如翻译、文秘的人员之外,从事其他各项业务的人员只有一二十人,而且职位级别也不高。

    他说:“比如联合国人口基金会、开发计划署、儿童基金会总部都只有一到两名中国人在里面工作,这使得中国在联合国工作中发挥更大的作用受到一定制约。”

    对此,徐书云分析说,主要是因为在早年间中国没有学位、职称制度,外语教育又不普及,使得中国人的文化程度、工作能力在联合国得不到承认。另外,文化、思想教育的差异也使中方人员的处事方式与联合国内部文化产生矛盾。

    参与联合国谈判

    人口基金的援助

    徐书云说,从1985年开始,美国停止对联合国人口基金会每年的捐款援助。“我当时是中国在联合国人口基金会总部的惟一代表,积极参与了中国、美国、联合国三方的磋商、谈判。多边磋商艰苦进行了七八年之久,美国最终恢复了对联合国人口基金会的资金援助。”

    他还告诉记者,在最近4年,美国又故技重演,再一次停止对联合国人口基金会的资金援助。目前有关方面的磋商还在进行中。

    鼓励更多中国人加入联合国机构

    徐书云鼓励现在的中国年轻一代更多地参与联合国的工作。

    他说:“现在的很多年轻人都接受过高等教育,享有很高的学位,不少还有出国留学的经验,所以比以前更能容易胜任联合国的工作。另一方面,在联合国工作也会让他们学到很多东西,了解世界各国的局势,并学习到国际先进理念、经验,在促进现代化建设方面做更多有益的工作。”

 

联合国公开招聘雇员待遇人性化

    徐书云还向记者介绍,现在联合国开始通过社会公开招聘的方式聘请各业人士,有志参加联合国工作的人员可以直接到联合国官方网站上了解招聘信息,可以直接报名应聘联合国总部空缺的职位以及联合国在各地所设代表处的职位。

    
    他表示,联合国是个较为人性化的机构,对在里面工作的人员一般不会亏待。只要把本职工作做好了,即使不升职,工资也会随着自己工作年限的增长而每年都有上涨。

    另一方面,对同等级别的人员也会根据各自家庭情况而付给不同的补贴。“比如有孩子的比没有孩子的同级雇员收入更高。”徐书云说。

    中国在联合国变化所缴会费几次变中国努力得认可

    徐书云向记者介绍,中国从1971年开始恢复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最初中国向联合国每年交纳的会费为总会费的4%,并表示愿意考虑分阶段增加到7%。随着联合国机构和人员的增多,联合国在各方面工作的预算增长加快。经请示当时已在病中的周恩来总理,中国向联合国交纳的会费就稳定在总会费的5.5%。后来中国交纳给联合国的会费就按照联合国规定的计算方法确定在一个客观、实事求是的水平上了。

    徐书云说,中国为联合国做出的努力也得到了联合国高层的认可:“安南曾亲口向我说,中国在落实、执行联合国各种大会的决议行动计划方面做得非常认真、非常好,是许多发展中国家的榜样。”

    联合国现存的问题开会开到人头晕为赶进度吃盒饭

    作为一个国际性的机构,联合国的一个主要特点就是驻各国的代表机构庞杂、繁多。要协调这么多代表机构的工作是很不容易的,需要一个高效、系统的管理体系。

    徐书云说,目前各代表机构的整合、管理仍然是联合国内部现存的问题;另一方面,会议繁多也是联合国内部一个显著的特点。

    他说,联合国每年召开的大会、小会不计其数。“开会期间往往是最锻炼我们体力和毅力的时候,在会议期间每天都争分夺秒,大家都想抢着在会期结束之前达成某个协议,弄得每天都开会开到头晕。”每次会议的日程都是定好的,否则在人力、物力和财力方面都会加大开销。有时为了加快会议进度,甚至连日连夜地开会讨论。“所以在总部开会期间,你随处可以看到参会人员急匆匆地吃着盒饭、或是拖着困乏的身体睡在会议室走廊的沙发上。”徐书云说。 法制晚报: 李莎

联合国里的中国人
责任编辑: 戴凡文章来源: 法制晚报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进入论坛网友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