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新农村见闻:林登和他的喜林苑[组图]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12-04-19  发表评论>>

和煦的阳光洒满了喜林苑恬静的院落,古香古色的房屋与热情饱满的花草合奏出一首令人心醉的乐章。中国网 张梅芝/摄

和煦的阳光洒满了喜林苑恬静的院落,古香古色的房屋与热情饱满的花草合奏出一首令人心醉的乐章。中国网 张梅芝/摄

在大理走过的村庄越多,就越感觉到它的与众不同。每一个村庄都好像一座宝藏,表面看上去不太起眼,甚至有些残破,但是,不经意间可能就会遇到一件价值连城的宝贝。当记者来到此行的最后一站——大理市喜洲镇时,这种感觉越发的强烈了。

六十多年前,中国著名的文学家老舍先生在他的《滇行短记》里这样描述大理的喜洲:“喜洲镇却是个奇迹,想不起在国内什么偏僻的地方,见过这么体面的市镇,远远的就看见几所楼房,孤立在镇外,看样子必是一所大学校。进到镇里,仿佛是到了英国的剑桥。街旁到处流着活水,一出门便可洗菜洗衣,而污浊立刻随流而逝。街道很整齐,商店很多。有图书馆,馆前立着大理石的牌坊,字是贴金的!有警察局。有像王宫似的深宅大院,都是雕梁画栋,有许多祠堂,也都金碧辉煌。不到一里,便是洱海,不到五六里,便是苍山。山水之间有这样一个市镇,真是世外桃源啊!”。

如今的喜洲,一些情景可能已经不似老舍先生笔下的样子了,但是,今天的喜洲依然体面,依然如“世外桃源”。至于奇迹,记者以为,美国人林登和他的喜林苑可以算一个。那天下午,记者在一天之内两次造访喜林苑,为的是见一见喜林苑的主人林登先生。“请问林登先生在吗?”“他出去了。”服务台的小姐柔声回答着记者的问题。“知道他什么时间回来?”“不知道。”“麻烦你帮我给他打个电话,问问他几时回来,我可以等”。看到记者恳切的样子,服务生终于拿起电话。“林登先生吗?您还要多少时间回来?有记者找您”,“30秒钟”。30秒?所有人都有些疑惑了,他不是带着人去村子里了吗?“是30秒!”说话间,高高大大的林登先生已经站到了记者面前,手里拿着一个土黄色的布包,脸上挂满了灿烂的笑。

喜林苑是喜洲白族民居中的典型代表作品,原主人杨品相及兄弟杨民相,曾担任喜洲商帮 “鸿兴源”经理。院落于1948年落成,至今已六十余年,是大理市政府和云南省政府文物保护单位, 2001年6月被国务院列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

2008年,林登和他的妻子将林家院承租下来,并进行了长达9个月的修复,于是,喜洲有了这个远近闻名的喜林苑 ——“喜”就是喜洲的喜;而“林”就是林登先生的姓。

与其说这是一个会馆,不如说这是一片净土。它的大门与大多的白族民居没有什么别样,里面却别有洞天。第一个院子“三房一照壁”的格局,二层的小楼,雕梁画栋的楼梯,围栏,围拢起一个宁静的院落,中间的地上,铺满了从各地方收集到的民间绣片,游客们如果看到中意的,自可以选择一二留作纪念。在院子里行走,随处可以看到一些有意思的摆设,或许是 “文物”,或许不是,那些古画,雕塑,家具,每一件却都可以看出是主人的精心布置。

通过一侧的门廊来到第二个院子,这里的格局变成“四房五天井”的四合院。下午的阳光洒满院子,靠墙的地方摆放着两把藤椅,一张小圆桌,一个女孩儿正坐在椅子上,歪着头,手里拿着一本书,那一头的金发在午后的阳光里,格外耀眼。

最后一进院子,给人的喜悦简直无以言表——同样幽静的院子,同样盛开的鲜花,不同的是,这里有一个高出院子的小平台,站在这里,眼前是一望无际的田野,碧绿的蚕豆在微风中摇曳着身子,吟唱出美妙的乐曲。迎着和煦的阳光,人们品茶,聊天,直到皓月当空,繁星点点,沉醉在美好而奇妙的田园诗般的夜晚里。

1   2   3   4   5   下一页  


相关新闻
·大理新农村见闻: “一村一品”致富路[组图]
·大理新农村见闻:古戏台上唱新歌[组图]
责任编辑: 雷钿情
文章来源: 中国网 本网部分展示作品享有版权,详见产品付费下载页面。购买请拨打010-88828049中国网图片库咨询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