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驿站——一个美国人的中式儿童村

美国人的中式儿童村
  位于天津大王古庄的儿童村,是国内目前最大的一家专门收养伤残孤儿的外资助残机构。儿童村所在地曾经是当地人的放羊地,贝天牧给它取名“牧羊地”儿童村。青砖红瓦的房子、兵马俑造型的雕塑、古老的木质中式家具,“牧羊地儿童村”到处充满了中国元素。保育室、学校、诊所、餐厅、食堂、客房,甚至还有给孩子们赚外快的小工厂,都是两层中式仿古建筑。走进房间,发亮的实木地板,天蓝色或浅黄色的温馨内墙,柔软的沙发,美丽的墙饰,还有满屋爬来爬去依然干干净净的孩子,都让人眼前一亮。图/文 董德

“折翼天使”最灿烂的笑容

标题图片

  牧羊地儿童村已经为3000多个伤残孩子做了手术治疗,并且为900多个孩子找到了永久的收养家庭。这些孩子,有许多患有唇腭裂、先天性心脏病、智障、脑瘫等疾病,送来的孩子有超过95%是因身体缺陷或残疾被父母丢弃。
  通过无微不至的照顾,培养孩子们的动手能力,开发他们的兴趣,贝天牧和他的志愿者们教会了每个孩子乐观自信地面对生活。现在儿童村的孩子们大多都不惧怕生人,他们喜欢张开双臂让人抱抱,有的还很粘人,在分别的时候常常表现出依依不舍的情绪。他们的心中充满美好和爱,脸上时时洋溢着天真无邪和欢乐幸福的表情。图/文 董德

爱是奇妙的理由——贝天牧和他的孩子们

标题图片

  白皮肤、蓝眼睛的贝天牧(Tim Baker),是典型的美国人,可他却说,在中国生活了20多年,他早把自己当成了中国人。贝天牧的工作大致分两部分,一部分是呆在儿童村哄孩子,另一部分是为儿童院的生存奔波,为给孩子做手术,他常常要在中国、美国募捐。募捐的同时,贝天牧也会劝有爱心的外国人收养这些孤儿,给他们家庭的温暖。几乎每年都会有30个左右的孩子被收养,腾出床位来,他再收留新的孩子。“我们已经有900多个孩子找到了永久收养家庭,养父母以美国人为主。”贝天牧说,“爱,是奇妙的理由。”贝天牧说。“我爱中国,爱中国人民,更爱牧羊地和这个工作,我要竭尽所能帮助这些孩子,永远和他们在一起,直到我进天堂。”贝天牧说。图/文 董德

颖君的新爸爸妈妈

标题图片

  这个叫做颖君的小女孩,只有一岁半,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现在颖君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家。一个来自加拿大的香港籍华裔家庭收养了她。还贴心地寄来了相册和信函,里面贴满了爸爸妈妈和哥哥的照片。一岁半的颖君似乎还不懂这些礼物意味着什么,却还是紧紧地攥着相册,不愿别人拿走。
  儿童村的流动性很大,许多孩子在这里居住一段时间后,就会被好心人收养。贝天牧并不介意送走的“儿女们”是否还记得“牧羊地”,“也许他们会把我们忘记,但没关系,只要我们能在他们人生道路上,帮他们走过一程。”不过,经常会有来自收养家庭的照片寄到儿童村,那上面是孩子和养父母的一张张笑脸。图/文 董德

一个“摩托党”的忏悔——贝天牧的慈善之路

一个“摩托党”的忏悔——贝天牧的慈善之路

  贝天牧1957年生于美国威斯康辛州。1978年,因为感情受挫,21岁的贝天牧一度放纵自己,成为了个“摩托党”,和朋友们灌啤酒,跳舞、唱歌,用酒精、毒品麻醉自己。命运弄人,当他亲眼目睹自己的一位朋友因车祸离世,后来,又因为闹事被关进拘留所,尝到失去自由的滋味后,便开始为自己的人生忏悔。23岁时,他与漂亮贤惠的潘姆拉结为夫妻。大学毕业后,夫妇俩决定到中国支教一年。1991年,读完研究生后他们又举家来到中国,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当上了外教。他们的爱心事业,也从这里起步。
  1992年,贝天牧夫妇从贵阳儿童福利院收养了一个残疾女孩。随后,他们又先后收养了三个男孩。除了收养残疾儿童,夫妇俩还是天津儿童福利院和贵阳儿童福利院的志愿者,后来他们干脆辞职,成立了专门的基金会,拿出全部积蓄,帮助病残孤儿。为了省钱,贝天牧携全家离开北京,迁往河北廊坊。1999年,一个偶然的机会,当地的一位房产开发商先后捐助给贝天牧4栋房子。“廊坊儿童村”正式挂牌成立,从此8个中国福利院的孤儿被接了进来。
  廊坊儿童村很快就住进了80个孩子,贝天牧开始筹建第二个儿童村。这样的想法,得到了官方的支持。2002年,天津市武清区大王古庄镇政府以1元/亩的象征性价格,将一块土地的使用权给了贝天牧。在此之后的6年里,“牧羊地儿童村”已经与国内35家福利院建立了合作关系。很多因为特殊健康问题而不能被一般福利院照顾的孩子,都被转送到这里。
  已知天命的贝天牧想一直留在中国, “永远和孤儿们在一起,直到走进天堂” 。有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已经开始老去,便开始期望自己的孩子们可以继续他的工作。图/文 董德

默默奉献的志愿者们

工作人员和志愿者
  牧羊地儿童村的成功离不开默默奉献的志愿者。这些志愿者或拿着少量的薪酬,或无偿服务,更多的则是奉献时间和爱心。
  据了解,老师们每月只能领到1300元的工资。但是贝天牧说,无论老师还是“妈妈”们,儿童村里的人员流动并不大,很多人都做了近10年。“我觉得最重要的是有做这个职业的愿望,不是为了挣钱,而是你用真心与怜悯之心去做它。成功不是用物质来衡量的,我认为的衡量标准是你能够给予这个世界什么东西。以这个标准看,每个在儿童村里工作的人都是成功的。也许他们没有太多东西,但是他们把自己所有的都无私地给了孩子。能认识这样多的孩子,成为这些孩子生命中的一部分,也是一件很荣幸的事情。”贝天牧说。图/文 董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