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首页 | 重要新闻 | 图片新闻 | 视频新闻 | 滚动新闻 | 工作动态 | 人口论坛 | 政策法规 | 世界人口博览

1.5亿贫困人口离橄榄型社会有多远?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10-08-19

   我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人均GDP全球排在第105位左右,更有高达1.5亿人未达到联合国设定的脱贫标准。
   
   中国在2010年第二季度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对于这则广泛报道的消息,姚坚昨天表示,“我们更要关心人均GDP的数据,总体而言中国仍是发展中国家。”GDP数据只是国家经济实力一方面的反映,我们不仅要关心GDP数据,更要关心人均的数据,大家知道中国的人均GDP只有3800美元,在全球排在第105位左右。“中国还有1.5亿人未达到联合国一天一美元收入的标准,这就是中国的现实。这更准确地反映了中国的现实,也就是中国是一个人均GDP在100位以后,还有大量的贫困人口的发展中国家。”(8月18日《京华时报》)

   应该说,这番表态内敛、客观,并无沾沾自喜的骄气,也毫无踌躇满志的霸气,与之相对应的则是坊间的反应,同样清醒、理智,面对我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更多的人不喜反忧。“认识你自己”,这是镌刻在阿波罗神庙上的一句箴言,无论一个人还是一个国家,最重要的是认识自己、认清自己。固然,我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人均GDP全球排在第105位左右,更有高达1.5亿人未达到联合国设定的脱贫标准,如果这话不是出自官方之口,笔者也断难相信竟然还有1.5亿贫困人口。

   1.5亿人是什么概念?根据官方数据,我们现有13亿人,1.5亿人占总人口的比例多大?换言之差不多每8个人中就有一个贫困人口。多年前,我们常常听到舆论谈及我们已经基本解决温饱问题,代之以丰饶的数字、瑰丽的成就、令人沉醉的小康,但毋庸讳言,高达1.5亿人口仍未脱贫,这是一道沉重的现实命题,不能回避,也回避不了。

   当然,政府并未回避这一点,今年3月14日,温总理在在记者招待会上答问记者时说:“前不久,就是为了征求群众对政府工作报告的意见,我到离北京只有150公里的滦平县。我看到那里的群众虽然这些年来生产生活条件有所改变,但依然与北京有很大的差距。”总理还说,“上海和北京的发展不能代表整个中国。”一句“上海和北京的发展不能代表整个中国”,平实的表达中透露着张力,诚然发达富庶如北京、上海者,毕竟代表不了整个中国,其实,即便在广东、江苏、浙江这些沿海发达城市,也不乏赤贫人口。

   高达1.5亿人口仍未脱贫,传递多重信号。首先,这说明脱贫任务十分繁重,可谓任重道远。这一方面反映了区域发展不均衡,比如东西部发展不平衡,沿海与内地发展不平衡,《中国省域经济综合竞争力发展报告(2008~2009)》发布的数字显示,2008年,广东省的经济总量已超过沙特阿拉伯、阿根廷和南非,在G20各国中可排到第16位。沿海的一些省市已经富可敌国,但一些西部的省市区则远远难以望其项背。另一方面即便在发达省市,各地发展同样不平衡,犹记得前段时间,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就如是说,全国最富的地方在广东,最穷的地方也在广东,到现在这个发展阶段,最穷的地方还在广东,这是广东之耻,是先富地区之耻。

   其次,这隐喻了贫富差距日益拉大。我国贫困人口高达1.5亿人,穷人可谓多矣,但富人也不少,去年有媒体报道,第13份年度《世界财富报告》显示,在全球富豪总人数中,美国、日本、德国依然依次占据三甲位置,而中国内地超过英国,首次名列第四。富人多,穷人更多,权威部门指出,“从统计数据看,近几年穷人和富人的收入都在增长,分配差距正呈现危险的‘穷降富升’两头拉大趋势。”全国政协委员蔡继明一针见血地认为,我国0.4%的人掌握了70%的财富,财富集中度高于美国。富豪越多,如果相对应的穷人也越多的话,这显然是一个危险的信号。原因很简单,一旦财富过于失衡,必然使社会稳固程度大打折扣。

   最后,关键是如何减少贫困人口?多年来我国扶贫成就,举世瞩目,扶贫的方略是既输血又造血,即不仅支援贫困地区,授人以鱼,还授人以渔,应该说这种方式大有必要,值得推崇。但更应该看到,贫困地区的人口不仅经济贫困,而且权利贫困,正如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阿马蒂亚·森在《作为能力剥夺的贫困》中所说,“贫困必须被视为是一种对基本能力的剥夺,而不仅仅是收入低下”。事实的确如此,在一些贫困山区,为改变贫困命运,农民工外出打工,但他们收入菲薄,原因出在哪里?这一点社会学家陆学艺说得很清楚:受城乡二元体制影响,农民工总体上处于“经济上接纳、社会上歧视、文化上排斥、制度上限制”的境地,许多农民工饱受克扣欠薪、伤病无保障之困。“穷人贫穷并不仅是因为他们观念落后,而是一些政策性歧视造成的。还穷人以‘起点公平’,应是消除贫困的根本目标。”诚哉斯言!农民工如此,其他贫困群体同样如此。

   贫困人口多,贫富差距拉大,这样的社会是哑铃型社会,当前我们正在大力建设橄榄型社会,这是社会和谐稳定的根本,正如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李佐军认为,“哑铃型社会”由于存在上等阶层与下等阶层的鲜明对立,因而充满着战乱和社会动荡,而到了“橄榄型社会”后,由于相当一部分下等阶层升为“中产阶级”,且上等阶层在整个社会中的比重变小,因而社会变得相对稳定了。正视贫困人口,减少贫困人口,缩小贫富差距,消除权利贫困,才能逐步走向橄榄型社会,这样的社会才前途无量。



责任编辑: 戴凡文章来源: 国际在线

主 任: 李斌
中纪委驻委纪检组组长: 勾清明
副主任: 赵白鸽 江帆 王培安 崔丽
内设机构 纪检监察
直属单位 联系单位
网上信访 网上调查
便民问答 网上公示
视频新闻更多>>
爱的遗憾让孩子远离吸血病魔
更多>>
法律法规
部门规章
图片新闻更多>>
关于我们 | 法律顾问: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本站地图 | 对外服务:访谈 直播 广告 展会 无线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88828000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