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评 论>>政治观察字号:
“省管县”需先管“切一刀”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09-02-07  发表评论>>

作者:亦菲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2009年促进农业稳定发展农民持续增收的若干意见》的文件,其中要推进省直接管理县(市)财政体制改革,将粮食、油料、棉花和生猪生产大县全部纳入改革范围,鼓励有条件的省份率先减少行政层次,依法探索省直接管理县(市)的体制 (见 2009年02月02日京华时报)。前不久国务院批准的珠江三角洲地区改革发展规划纲要(2008-2020),明确了珠三角试行省直管县体制,要求珠三角进一步扩大县级政府经济社会管理权限。此前十七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推进农村改革发展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有条件的地方可依法探索省直接管理县(市)的体制。对“省管县”从依法探索到鼓励依法探索,提法的改变,彰见中央的热切期盼。

在“省管县”的热议中,国家行政学院公共管理教研部教授汪玉凯认为 ,“省管县”改革也不一定一刀切,有条件的地方、行政区划比较小的省份应该一步到位。大的省份,可采取分步实施,逐步到位(见2008年10月25日《半月谈》)。应该说,我国幅员之宽,各地条件参差不齐,在改革问题上不能持“一刀切”而是采取循序渐进的策略是可以理解的,也是慎重的。然而,笔者认为,在推进“省管县”改革问题上,时下似乎更需要“切一刀”。这是为何?

从现实状况分析,“省管县”改革需要加快。人们知道,时下“省管县”中,地级市基本上是在建国初期地区行署基础上形成的。从上世纪八十年代起,为着推动城市化,“市管县”也成了一风吹。在沿海省份,几乎都是“市管县”。人们盼望“市管县”能较快有力地发展城市,然而事实却与公众意愿相违,正如媒体所指出的,“市管县”做法的弊端是增加了政府机构,导致行政审批层次繁杂,而且每个地级市在管理上形成小区域,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不利于更大区域进行资源整合(见《南方日报》2008年7月31日)。华东有一个1984年撤县设市尽管已过10多年,然而公众普遍反映,辐射效应非但没有释放,反倒出现市对县“抽水机”效应(见新华网2008年7月31日)。谓之“抽水机效应”,就是地级市不断地向县级市“抽水”,弄得县级市叫苦连天。中国统计年鉴和中国乡镇年鉴的统计发现,“市管县”实施后,“国家转移县乡财政”与“县乡上交财政”之间的差已从1980年的“正160亿”变为1999年的“负1600亿”,孙表示,三农问题的存在与市管县体制有直接关系(2007年01月30日:东方早报)。

“市管县”的弊端是显而易见的。而关于“省管县”的呼声从进入2000年以来一直没有止息,一些诸如浙江、广东、江苏等地近年采取了“扩县强权”,悄悄地对“市管县”体制进行改革。比如,实行财政转移支付,就是“架空”地级市权力的一大举措,获得媒体及公众的肯定。但是,给人们的印象是,对推进“省管县”阻力不少。在有些县或县级市,限于现管的原因对“省管县”往往不敢明说,只能私下议论而已。这种阻力是什么?恐怕也是不言而明,那就是媒体所称的“削权恐惧症”。

人们知道,改革,不管是相关部门的改革,还是对人事管理权和行政审批的改革,都会不同程度遭遇习惯势力阻挠。在某些人们心目中,一旦失去某些审批权、某些管理职能,就认为大权旁落,就显得脸上无光。一旦“省管县”,那么,地级市就等于县级市,原来的隶属关系立马变成“邻居关系”,那么也因此失去对所辖县的管理权,其内心“空虚感”也可想而知。因此,要推进“省管县”,重要的是对官员们进行执政为民宗旨教育。同时也需要省一级拿出敢于改革的精神与勇气,首先要敢“切一刀”。

提出“省管县”首先要“切一刀”,就是像广东从2005年6月起公布《第一批县级政府管理权限事项目录》要求那样,赋予县(市)更大自主权和决策权。同时,也要像浙江那样,全面实行财政转移支付。只有把这“一刀”切下去,才能有“省管县”的“第二刀”。而今,这项改革进展仍然很慢,很不适应改革开放新形势。

话又说回来。在改革问题上,常常有防止“一刀切”与“切一刀”这两个概念。对于前者,人们大体上已形成共识。但对后者,因所站角度不同,常常有不同看法,甚至会把必要的“切一刀”视作是“一刀切”,并在“确保大局稳定”的幌子下回避改革。然而,改革实践告诉人们,从“三个有利于”出发,看准了的事情大胆地进行“切一刀”往往会“牵一发动全身”,引发改革效应。因此,省管县,首先要管省财政转移支付和县扩权这“一刀”。

文章来源: 中国网 责任编辑: 殷楠
[我要纠错]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昵 称 匿名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