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评 论>>人与社会字号:
人日,再说“人民安之日”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09-02-07  发表评论>>

作者:亦菲

2月1日是人日。人日,是春节之后又一个重要节日。民俗专家云,正月初七是中国传统习俗中的“人日”,在中国至少有2000年以上的历史,古之也有“人胜节”、“人庆节”、“人生节”及“七元”、“人气”等说。因此,国人都注重“人日”。汉时东方朔的《占书》中就有“初七人日,从旦至暮,月色晴朗,夜见星辰,人民安,君臣和会”的说法。可见,古人已将“人民安”视作“人日”的核心思想。

何谓“人日”,笔者在2008年曾发出一篇《人日,就是人民安之日》的时评(见《羊城晚报》2008年2月13日)。对于芸芸众生而言,纪念人日,莫过于追求“人民安”,创造“人民安”,确保“人民安”。

“人民安”的对立面或反义词是“人民不安”或“人民忧”。那么,时下,人民中最大的忧虑是什么?

主流媒体云:农民工返城之忧,也就是担忧节后求职困难(见新华网2009年1月30日)。据悉,近三天,在重庆、武汉、郑州、南昌、阜阳等劳务输出重点地区,火车站已是人流熙攘,众多农民工踏上外出务工之路。《现代快报》1月30日这样描述:大年初四的中午11点半,在南京安德门民工市场关闭着的大门前,两三百名民工正焦急地站在路边等待雇主。这恐怕是农民工找工作的一个缩影吧。更有令人思考的是,网上近来出现一个新概念:“失业农民工”。不用解释,公众都会知道这个“失业农民工”指的是什么。比较一般农民,“失业农民工”更令人邹眉。这是因为,农民还可以在家耕种。时下,粮食收购价涨,中央连年补贴农业,补贴种粮,在家耕田也会有收益。“失业农民工”之所以成了问题,乃因农民工已失了业,又因家中的耕地已出租,这前不着厂后不着店的空档自然令这一族有点不安。因此,解决“失业农民工”重新就业就是一个很现实的民生问题。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也相应地降低了预期目标,提出今年城镇新增就业人员由去年的1000万人减少到900万人,城镇登记失业率也将比去年的3.6%上调为4.6%。然而,在这个“就业最严峻的时候”,我们只看到农民工们担忧,却看不到相关部门相应的政策在此“发威”。

据悉,目前全国农民工总数在2.2亿左右(见中国经济网北京1月20日讯)。时下全国有多少“失业农民工”?尽管没有一个权威数字,但凭着各地企业不断传出的停工或关闭信息,可以肯定地说,“失业农民工”将会不是一个小数目。那么,如何引导帮助失业农民工就业就不那么简单。笔者见到,为解决这一难题,一些地方已进行大胆探索。比如,四川自贡市为积极应对受国际金融危机影响下的农民工返乡回流浪潮,确保返乡农民工回家有就业岗位,自贡市政府举行了这次大型招聘活动。本次活动以“公共就业服务为返乡民工撑起一片温暖的天”为主题,从1月8日开始到2月28日结束,整个活动共分为返乡民工大走访、创业大服务、就业岗位大提供三个板块。该市共有400余家单位进场招聘,提供就业岗位1.1万个,进场人数达1.8万人,现场达成就业意向4400人余。

安置“失业农民工”其实不必重走进工厂打工那“华山一条路”。时下,中央、国务院出台机电下乡的政策、小额贷款政策和土地流转政策,加上世界又传出粮食价格暴涨的信息,完全可以通过引导“失业农民工”在农村发展。而三农专家李昌平也提出利用返乡农民积蓄,在中心村和中心镇“安居创业”,既可以节约土地,又可以分流城市的负担(见《南方都市报》2009年1月29日)。实际上,扩大内需的政策已为“失业农民工”提供一个重新发展的契机,只要各地善于引导,把工作做到家,“失业农民工”再就业也大有可为。

倒值得一提的是,面对数以万计的“失业农民工”,一些官员表现无可奈何的状态。“无可奈何”是一个精神状态问题。人们说,思路决定出路,心态决定状态。一切从实际出发,对人民负责,想人民之所想,那么,就会通过调查研究,集思广益找到办法,拿出措施。面对“失业农民工”问题,只是一味强调企业不裁员、少裁员;只是停留在感叹感慨上,既不符合实际,也无法解决问题。

“人民安”,说到底是个执政为民的问题。要使“人民安”,为官就应树立情为民所系的思想,做到人民有忧虑,官员应有所呼应,就是要为人民排忧解难。即使一时无法全部解决,也通过摸索经验提供示范,使“失业农民工”学有方向,赶有榜样。牛年了,解决“失业农民工”才是真的牛。而今,当“失业农民工”成为社会问题之际,各地官员似应闻风而动,做一番调查,来一番实干。

人日,重讲“人民安”似乎也顺情合理。

文章来源: 中国网 责任编辑: 殷楠
[我要纠错]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昵 称 匿名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