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社会

揭北京赌博电玩城:庄家发钱请赌客入局 有人输千万

发布时间: 2016-07-11 09:04:17  |  来源: 新京报  |  作者: 佚名  |  责任编辑: 黄富友

6月28日,回龙观西大街某游戏机厅,游戏机厅的工作人员拿着pos机为一男子刷卡,男子充了数千元之后开始游戏。

6月28日,回龙观西大街某游戏机厅,游戏机厅的工作人员拿着pos机为一男子刷卡,男子充了数千元之后开始游戏。

回龙观西大街“四楼”和“二楼”的电玩城均设有暗室。如果没有熟人带路,均无法进入。

通往暗室的路上密布摄像头。“二楼”电玩城的暗室的门口,甚至有专人拿着对讲机看守。

游戏大厅内,每个陌生人的进入,都会引起工作人员警惕。因记者是生面孔,服务员紧盯不放,全程贴身跟随。有陌生玩家打开背包掏钱,服务员也会凑过来查看包内物品。

6月27日晚11点多,四楼大厅拐角处的打鱼机前,“黑红梅方”押分正进行得火热,一名20出头的玩家,连续压中两三把,机器的分数迅速升至5000多元。他当即表示要退分。

陶礼称,服务员随时可以通过遥控器将这台押分机切换到打鱼机,以防止有人来查。

当晚,多名玩家退分,一名服务员说,“大家等等,已经让人去‘二楼’拿钱了。”另一名服务员说,“两个电玩城是一个老板,四楼的先开业,已有多年。”

15分钟后,一名服务员挎着一个黑色电脑包回来,另一名服务员拿着一叠人民币将需要退分的人员喊到游戏厅外的过道,一分钟后,一名玩家面带喜色地从外面回来,手里攥着近万元人民币。

连续多日,每当有玩家退分,最后都被服务员叫到游戏厅外的过道,随后手里拿着钱回来。

“二楼”的大厅,服务员退分则更为大胆。当有玩家要求退分时,服务员直接将钱从吧台拿钱交易。

在押分的暗室里,一切都公开化,玩家上分、庄家退分都会直接给钱或存币卡。

7月5日晚10时30分许,四楼游戏厅暗室,一名三十多岁的玩家直接从包里掏出一千元给服务员上分,服务员拿着钥匙拧了一下,机器上出现了1000分,几分钟疯狂下注后,屏幕上仅剩200多分。

庄家发钱请赌客入局

陶礼心里明白,赌博游戏就是个深渊,最后只有庄家能赢。

陶礼2010年左右接触到“捕鱼机”,刚开始只是小打小闹,输赢几百块。之后,越玩越大,“控制不住了。”前两年为了还账,陶礼将北京的房子也卖了。

“打鱼”成了陶礼的生活。

他介绍,很多电玩城为了吸引赌客,会进行各种活动,并对重要客户进行重点“照顾”。

回龙观西大街某电玩城,一男子赌赢之后,工作人员将赌金交与该男子,男子称今天已经输了3万多。

回龙观西大街某电玩城,一男子赌赢之后,工作人员将赌金交与该男子,男子称今天已经输了3万多。

“老板说给我办张会员卡,只要来,一天给200块钱,给包中华烟。”陶礼也明白,老板给钱就为增加人气,最后都会输回去。

陶礼见过一个一年输了4000万的玩家,是电玩城的VIP,吃喝拉撒全免费,累了免费去隔壁宾馆睡觉,电玩城一天免费给他500块钱和一包中华烟。

“你想啊,每天有人发钱,赌客想不来都难,但是攒了一个月,可能半小时就输了。”他说。

“在回龙观‘四楼’饮料免费喝,水果免费吃。”多名玩家说。每天晚上11点左右,服务员会拿着玉溪香烟按人头发,每人一包。

一名玩家边抽着烟边问服务员,“还是开这个挣钱啊。”服务员笑称,“这也不是谁都能开的,还得要关系硬。”

多名玩家称,“二楼”与“四楼”的老板是江西人,在北京拥有多家电玩城。连续多日,玩家在这里输的钱就有数十万。资深玩家称,“四楼”每天的流水多时可达百万元。

多名资深玩家透露,除了上述服务,很多电玩城,还会有返成,一是玩家输了钱,会按不同比例返还,比如说,有玩家输了4万,按20%的点返还,他就可以找老板要回8000元。还有就是玩家带“大户”过来玩,大户的输了钱,电玩城都按点返给带大户过来的人。

玩家们心里清楚,这些都是为了要吸引他们继续赌,不管返多少,最终还是会回到电玩城。

针对回龙观两处电玩城设置赌博游戏机并退币的情形,北京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韩骁表示,此电玩城已涉嫌赌博。

韩骁称,经营者为玩家提供场地、设备,并通过赌博机从中抽成,玩家输赢过万,属于涉案金额较大的违法犯罪行为,组织经营人员涉嫌开设赌场罪。

6月28日,回龙观西大街某电玩城,游戏机厅有内室,内室里外都有监控。

  6月28日,回龙观西大街某电玩城,游戏机厅有内室,内室里外都有监控。

对于相关玩家,韩骁认为,玩家同样违法,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条例》,警方可对参赌人员进行行政拘留,并处相应罚金。

高利贷活跃的“赌博圈”

与机器拼,最后都会血本无归。

6月28日,回龙观西大街某电玩城,几名男子正坐在赌博机前。

  6月28日,回龙观西大街某电玩城,几名男子正坐在赌博机前。

疯狂的时候,连续一周,陶礼吃住在电玩城。“就一直打鱼,饿了有吃的,困了就到边上的沙发眯一会儿。”

此前陶礼有一份正经的工作,平时做点淘宝小生意,“现在都没了”。在“四楼”电玩城,他将车抵押出去,借了两万元的高利贷,每天600元利息。

多名玩家都借过高利贷,他们称,在电玩城内可轻易找到放高利贷者,平时都在“二楼”待着,如果“四楼”有人想借钱,通过吧台联系,他们会直接过来。

四楼一名玩家说,最近半年时间内,自己已输了三四百万元。7月5日一天,他输了三万多元。坐在捕鱼机旁,他感慨,“我这一小时输的,就是工地上工人一年的血汗钱。”

凡有玩家在其身边押分,他都劝解大家千万别沾赌博机,“有钱的输掉生活,换做工薪阶层就是倾家荡产”。

陶礼也曾后悔赌博。这些年,回龙观的电玩城只是他玩过众多游戏厅中的一处,也见惯了男女赌客们,输钱了砸机器的、跳楼的都有。

一个月之前,陶礼在回龙观“二楼”打鱼,一名赌客的妻子找到游戏厅闹着要跳楼。“男的因为打鱼输钱,将车抵押给了高利贷,直到还不起。后来,经过协调,电玩城老板帮赌客还了利息。“他也不想出事,谁让钱都输给了电玩城。”

还有一次在“四楼”,一位女赌客半小时输了两三万,直接把打鱼的机器砸了。隔天,又像平常一样过来打鱼。

30多岁的李飞(化名)也因“打鱼”赔上了全部身家。

2012年,李飞被朋友带过来打鱼,第一次赢了一万块。之后的四年多,他不再有第一次的好运气,连续输钱。

当时带他“下海”的哥们,已经输得不见踪影。“他有一千多万,两套房子,赌博后都输光了。”李飞说。

李飞回忆,“最后他在电玩城,都是蹭到别人边上,笑脸说‘兄弟,借个币玩玩呗’,谁能想到这曾经是千万资产的人?”

机器控输赢,玩家必输

“庄家的稳赚不赔,输赢可事先预设。”多名游戏机厂家老板明确表示他们可以调控捕鱼机的难度及输赢,能保证庄家每次抽成比例,剩下的则由玩家“自相残杀”。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分享到:
20K
 

新闻评论

网友热评

 
中国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