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社会

追星星的人!90后辞职当专职星空摄影师

发布时间: 2017-08-21 09:39:05  |  来源: 华西都市报  |  作者: 吴冰清  |  责任编辑: 吴疆

  曾阳在腾格里沙漠。

牛背山之旅他追到了一生最爱

在路上,听起来很酷,而在那一张张令人惊艳的照片背后,往往都藏着一些心酸的故事。

这次去新西兰,天公不作美,一个月的时间里,有半个月都在下雨。为了见缝插针地拍星,阿五和妻子文杰几乎在车上度过,遇上阴云捣乱,就要开着车追云洞。一看到哪里云层漏了一块出来,就开车“狂奔”几十里甚至上百公里。期待的心情过后,更多的是疲惫。

一次在川西拍星,湖面突然起了大雾。还未拍下满意照片的阿五不死心,为了穿过大雾,他决定摸黑爬山。背着几十斤重的设备,踩在结了冰的山路上,两个小时后终于到达山顶,此时已是凌晨5点半,星空没了,却与日出来了个不期而遇。

和英仙座流星雨一样,12月的双子座流星雨也是一场盛会。除了要和天气斗智斗勇,拍星的过程中,要打的“怪兽”还不少。

你在对着天空追星,而地上的野狗却在追你。2014年5月,在西藏纳木错,由于前一天吹了点风,一向很适应高原环境的阿五竟出现了高反。为了不错过这次机会,他一边吐一边拍,拍到了凌晨2点。返程的路上,由于天太黑,一行人迷了路,身后还有一群野狗狂叫,“现在想想还蛮危险的。”

追星3年多,阿五获奖无数。不过,对于他来说,“追星”得到的最大的“奖”,是身边的妻子文杰。“能够这样一心一意地到处去拍星星,没有家人的支持是不可能实现的。”

文杰也是个旅游和摄影爱好者,2013年,两人在犍为之旅中认识,互加了微博。2013年底,两人又在牛背山相遇,阿五无意间拍下了一张文杰站在星空下的照片。正是这张照片,成为了两人的“媒人”。此后,阿五常邀请文杰四处观星,两人渐渐走到了一起。

虽然同样爱好摄影,但文杰更多地是扮演贤内助的角色。“一个家里出一个摄影师就够了,我当好后勤部长。”每次出去“追星”,文杰全力负责好吃、住、行,让阿五没有后顾之忧。她也会彻夜陪着阿五去守星星,“这是属于我们的浪漫吧。”

  阿五曾登上NASA APOD的照片。

跨越四川东西向

追金星凌日准备两个月

8月12日晚,对于曾阳来说,也是一个不眠夜。曾阳是四川省天文科普学会副会长,那天晚上,他和同事们扛着重达几十斤的“武器”天文望远镜和赤道仪,在峨眉山金顶进行观测、记录。

这已不知是曾阳多少次仰望星空了。第一次仰望星空,是他七八岁。那是一个暑假,他跟着妈妈去重庆四面山玩,住在一个农家院子里。“晚上一出门,满天繁星,从来没见过这么美的天空。”那一晚,妈妈陪他在外面坐了一夜。

回到家后,曾阳和妈妈立下个约定:下次考试双百分,就买一个望远镜。就这样,曾阳有了人生中第一台望远镜--这台只能看见月亮的望远镜,开启了他追逐星空的大门。

2009年大学毕业后,一次机缘巧合下,曾阳认识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开始真正走上“追星”之路。

8年来,为了想看星星跑几百上千公里的疯狂事情,曾阳没少干过。很多人觉得,这是“浪漫主义”。“在星空下是很浪漫,但看星星的同时,我们还要记录,之后要对一大堆数据进行研究分析,这一切,是很枯燥的。”

虽然这样说,曾阳却时常在努力将这些枯燥的工作变得尽可能浪漫。冬季在若尔盖的基地观星,其实完全可以在室内进行,然而,他非要将电脑搬到室外。室外气温近0℃,他裹着被子瑟瑟发抖,操作电脑的手也被冻僵,“因为喜欢在星空下的这种感觉。”

除了日常性的观星,曾阳和小伙伴们更是不放过任何一个重要天象。

2012年6月6日,天空上演“金星凌日”,人们在地球上,看见金星像一个小黑点,缓慢从太阳表面掠过。这一天象,每个世纪只有两次,在此之前,2004年发生过,如果错过了这次,想要再看到,要等到2117年。

“既然这种一生难遇的天象,被我们遇到了,就不能错过。”为了这“一生一次”的短短几小时的观测,曾阳和小伙伴一行13人,早在两个月前就开始准备了。

通过Google地图,一行人定下了十多个视线较佳的地点,最终定哪一个,还要天气说了算。距离金星凌日还有一段时间,天气预报无法精准,他们只能随时关注云图,他们还去查了各地的气象资料,6月6日,各地降雨、晴天的概率。

一系列繁琐的工作,最终确定了4个备选地点:位于川东的万源八台山、西南方向的峨眉山金顶,以及川西的新都桥、凉山州德昌县。此时,距离6月6日金星凌日不到一个月。一行人兵分两路,从成都出发,分别前往两个备选地点,进行实地考察当地地形、光线等。

几经波折,最终,观测地点定在了凉山州德昌县。6月6日上午,看到一颗“小黑痣”从太阳脸上幻化划过,一群人异常兴奋,“一切努力都值了。”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分享到:
20K
 

新闻评论

网友热评

 
中国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