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 Français | Deutsch | 日本語 |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 Español | عربي | BIG5
 
首页 >> 体 育 >> 北京2008年奥运会 >> 服务 >> 购物 >> 特色搜街 字号:  
北京购物 之 日坛商务楼(图)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07-08-07  发表评论>>
日坛商务楼地图

日坛商务楼——众多时尚女性最热衷的逛街宝地,能想像一件千元的大衣在砍完价以后再打7折的快感吗?

网友评价:

日坛商务楼其实挺好找的,就在日坛公园的东南角,从公园南门沿着街往东走个百来米就到了,孤伶伶的一座三层小楼,不高,仿古的中式顶子,门口挂着牌子,错不了。

可就这么个地儿,我也是绕了好大一圈儿才找着。

那个周日我是专门奔着这个地儿去的,在水版上瞧见了finger和magzhou的帖子,想去看个热闹。

我先是往日坛方向走,日坛不是个新地儿,与天、地、月坛一样,差不多是和北京城一样年代久远。可我长这么大还从没去过,就只知道它在东边儿。

我就使劲儿往东走,顺平安大街一直往前,过了东四十条那个口出了二环,就赶紧找路往南拐。我对月坛一带特熟,月坛离西二环不远,北京城是对称的,日坛也应该就在东二环外边儿。

往南转来转去,不知不觉地就转进了一条窄窄的街,那街上是一家挨一家挂着俄文标牌的小商店,注意到街边有好些身材高大的白种人(估计多半是老毛子)在匆匆地走着,原来这一带是他们活动的地盘儿。北京真是无奇不有,在这个自己出生长大的城市里,我很高兴居然经常能找到一种陌生感。

我很快就转向了,搞不清身在何处,穿过那条街,就赶紧把车泊在日坛宾馆的门前,然后步行去转。

宾馆院内的停车场旁边就是一条小摊街,卖各式各样的手套、袜子、帽子和长披肩,再往里走有几家店,里面摆着大小不一的各色圣诞树在卖,问了问价钱,还行,比大商场里的便宜些,样子也不难看。行,记住这地儿,如果今年儿子心血来潮再跟我提起这茬儿的话,我就准备到这儿来随便给他搬一棵回去,反正圣诞又不是什么正经的节,再怎么着也不过就是一个圣诞!

从小街走到大街上,大街很宽。回首看宾馆的主楼上挂着的几层楼高的条幅居然也是俄文的,满大街的广告牌——上面宣传的全是北京往莫斯科的客运和货运航班。一间又一间的酒吧,门关着,天还没黑下来,俄式风味餐馆,门前的招贴画上是莫斯科那座著名的东正教大教堂。

转过那家餐馆,往东去,就是日坛公园了。

公园的对面还有无数多的小店和好几家批发市场,这里有点儿像多少年前我上学时的隆福寺一带。这里的客人不多,货色都很一般,冷落的摊位前商贩们在三三两两地操着难懂的南方口音聊天。

那一带好象是叫雅宝路吧?我看到街上有的房子上挂着“雅宝路某某某”字样的牌,底下还有一串俄文字母,当然。

一家三口迎面走过来,中年汉子——一位相貌平平的中国人,满头金发的女人——那真正是泛着光的淡金色,均匀纯正,不像是染的,还有个一岁多的小女孩抱在母亲怀里。擦身而过时那女人侧了下头,那一瞬间我瞥见了她那张美得让人吃惊的脸,不由得又朝着她那着短皮裙的纤细身材多瞧了一眼。

就在这时那汉子招呼老婆孩儿停下来站好,给她们在街边照相。然后又抱过孩子,让那金发美人给他俩拍了一张。

我没法儿控制住自己不回头去看,在这么冷的天里真难得看到这么年轻貌美的女人抱着孩子快乐地在街上转。

那孩子有一张明显是混血儿的脸,可惜并不好看,脸型和五官很大比例上都是从她父亲那里照搬。

因为一下子没找到那座商务楼,我就先进了公园。

公园门口的介绍里写着,这座公园已经通过了ISO9002的认证,这一下子又触动了我的某根儿神经,一边儿往里走着一边儿瞎想这个公园的管理怎么个认证?所有的操作都要有记录?记录什么?我逛公园需要被记录下来接受审核?

不过2000版的ISO对记录的要求已经有了某种程度的放松,并且也不再有ISO9002和9003之说了,全部用ISO9001进行认证,第七章不含的条款允许作相应删改。

扯远了,回到公园。

第一回进这座公园,里面除了一些几百年的古树之外无甚可看。旧的东西都损毁了,剩下的只是一块城市绿地而已。从宣传栏里的照片看,春、夏、秋三季这里的鲜花应该还是很漂亮,可现在正是冬天。

出公园的时候问了一下把门的大妈,才搞清了日坛商务楼的准确地点。

日坛商务楼完全是一座标准的小型写字楼外观,以至于我走进门厅时心里都疑惑自己是不是走错。

再往里走几步就全明白了,每一间原来用作办公室的房间里都挂满了衣裳,没有柜台,也没有款台,每间当窗放着张办公桌,上面摆着电话和文具,家家如此,像是公司在做样品展览。

不过形式归形式,并不妨碍川流不息的熟客们在那里细细地挑选。

我是在二楼尽端那间屋里买丝巾的,那里是丝巾专卖,货色很全。

卖丝巾的高个儿小姐长着张明星的俊脸和模特的身材,她的货也跟她的长相似的,水平远远超出一般。那里的一多半式样,我都从来不曾在外边的商店里碰见。

不过我没带多少钱,我跟她说我很遗憾。我真的从心里没把这个名不见经传的“日坛商务楼”当成个什么事儿,我只是来随便转一转,然后还得到赛特或是百盛什么的地方去给我的家人买生日礼物呢,那里都能刷卡的。

等我走到楼梯口正要下去时,小姐追了出来,说姐姐要不给你吧,就照着你说的那个价钱!喜欢以后再来!

她吩咐手下拿来礼盒,然后亲自动手把我选中的那两款细细折好装在里边。一条是像蝉翼一样轻盈的乳白色。上面缀着一粒粒同色的珠子,韩国产。另一条是棕褐色调深浅条纹加暗金线交织,小姐说那是印度货,我怀疑qqc前些日子去上海在magzhou店里买的那种“纱丽”就是这类东西。

两条围巾都很长,看来今年是兴长的,摸上去手感不错,这很好的质地应该能配得上这砍了半天也还很高的价钱。

我楼上楼下三层转了个遍,不过没再买任何东西,因为真的没带钱,买完两条丝巾兜里已所剩无已,而任何卡在这楼里都是不能用的。

这里的好些衣饰都样式不俗,不是名牌,但看上去是经过用心设计的。这处不事张扬的购物场所,大概正是靠这个才在京城的某个圈子里保持着特有的吸引力。

回去的时候开车顺着日坛宾馆前的路一直往南,发现出口在建国门外大街上(长安街往东沿线)正对赛特,没再停下来,已经决定就用这两条丝巾送礼了。乳白色的那条给我妹妹,棕褐色的那条给我母亲。

我的礼物在家里赢得了出乎意料的一致赞美,赞美之余便自然而然地要探询出处,遮遮掩掩地我说去了趟日坛——雅宝路一带。妹妹听了立刻问我:“有个日坛商务楼,你有没有去过?那里的东西很不错,不过那里的价钱是很难砍下来。”

文章来源: 中国网综合 责任编辑: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昵 称 匿名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
关于我们 | 法律顾问: 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 | 刊登广告 | 诚聘英才 | 联系方式 | 本站地图 | 对外服务: 访谈 直播 广告 展会 无线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88828000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