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钱豹高管玩失踪 曝门店负责人中饱私囊把控营业流水

时间: 2017-07-07 13:32      来源: 澎湃新闻      作者: 佚名

突然关门,消费者申请退款难

相比员工,消费者还面临着充值会员卡作废的风险。

在延安西路的金钱豹集团一间办公室内,十余位消费者围着在本子上自发登记联系方式、卡号、余额。澎湃新闻走访发现,从大厅到自助餐公司办公区,再到集团办公区,到处都有写满消费者信息的登记表。

一位消费者向澎湃新闻称,餐厅停业十分突然。6月初,她听闻其他金钱豹停业后曾来就餐,“那时候就有端倪,菜品已经不新鲜了,大周末的人还特别少,但没人说会停业”。

在场消费者均表示,从始至终未接到金钱豹方面的闭店通知。澎湃新闻翻阅该登记本,约有近百人登记信息。

不止上海。7月5日,澎湃新闻在北京翠微广场购物中心的金钱豹餐厅看到,该餐厅同样已经关门。商场张贴的公告称,其与金钱豹仅为租赁关系。金钱豹自行承担债务、风险。并留有上海市金钱豹总部的地址和电话,但电话并无人接听。

在金钱豹总部的自助餐办公室内,澎湃新闻发现了一张涉及全国多个省份的消费者名录。

名录上一位四川消费者称,去年9月曾和当地金钱豹达成协议,约定年底退款,但时至今日,打交道的员工都纷纷离职,没人联系她了。

截至2017年5月,金钱豹所售预付卡内尚有1000余万元余额。

与此同时,金钱豹对供应商欠款也比较严重。

有不愿具名的供应商称,金钱豹拖欠货款由来已久、愈演愈烈。最开始是隔月、后来是半年、而后是隔年3月份结清,自己公司现在也被拖欠款项数百万元。

该供应商还称,上个月曾有北京地区供应商,带了十余人来到集团总部,说不还款就不走了。但即便如此,金钱豹方面并无人站出来给供应商以解释。

在裁判文书网上,今年3月,上海斗品膳食品管理有限公司诉徐汇金钱豹国际美食,索求清偿贷款9万余元牛肉食品。

谁的金钱豹

眼下,无论是消费者、供应商,甚至是大部分员工,都无法联系到金钱豹高管。

“现在一切稀里糊涂的。”一位工作人员还称,地方有关部门曾跟员工打过招呼,如果金钱豹集团公司有人出现,请第一时间告知。

金钱豹餐饮品牌目前隶属于香港嘉年华国际控股有限公司(0996.HK)。

据嘉年华国际2016年年报显示,截至当年末,金钱豹全国共有13家门店,其中北京4家,上海4家,逾1100名员工。

公开信息显示,袁昶平于1991年在台湾地区成立了第一家金钱豹KTV酒店。金钱豹于2003年登陆上海,进入大陆市场。金钱豹在全国的店面最多时达到了29家。

2011年7月,金钱豹以15亿元的价格由欧洲私募基金安佰深接盘。时任金钱豹中国CEO的缪钦曾对外表示,预计到2015年,金钱豹将实现销售20亿元和50家门店的目标。

然而,4年后,嘉年华国际以两折不到的价格,收购Nice Race management Limited99.99%股权,Nice Race主要从事金钱豹品牌运营。

彼时,金钱豹餐厅已现颓势。

嘉年华国际公告称,截至2013年底,金钱豹的营业额约9.57亿港元,除税前亏损约2.23亿港元,净负债约3.27亿港元;截至2014年底,金钱豹的营业额为7.14亿港元左右,除税前亏损约2.08亿港元,净负债约4.44亿港元。

亦有工作人员对澎湃新闻称,嘉年华收购金钱豹后,并无多少实际投入,也未优化金钱豹的管理现状,导致问题的进一步恶化。

据嘉年华国际2016年报显示,餐饮业务全年收益为5.02亿港元,与上年同期相比增长逾100%。然而实际亏损0.82亿港元,与去年同期相比恶化逾60%,负债逾10亿港元。

公告显示,上海金钱豹宴会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北京金钱豹餐饮有限公司、皇郡国际(深圳)有限公司,均为环球嘉年华直接控股子公司。

工商资料显示,上述公司法定代表人均为李飞。

此外,李飞作为18家公司法定代表人及外15家金钱豹系列公司高管,掌控全国各家金钱豹地方分店。

2017年2月,曾于2004年至2012年担任金钱豹CEO的蔡充,成为嘉年华国际的执行董事。

7月5日,澎湃新闻曾数次致电其手机,均为关机状态。

多位工作人员对澎湃新闻称,在6月19日,自助餐服务歇业前,部分集团高管就陆续消失。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分享到:
20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