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 游  /  人在旅途
[旅途]与山水同眠 阳朔之活色生香
中国网 | 时间: 2002-11-22  | 文章来源: 青年时讯
    西街据说已经有1400年的历史,先是一些老外喜欢上了这样的古老街道和田园生活,开个酒吧咖啡馆什么的,后来,就是中国的小资来了,来看鬼佬和他们开的酒吧。  

    在我看来,像古人那样骑一头蹇驴驮两袋旧书,在蜿蜒崎岖的路上慢慢行过,日暮时分找个客栈或者寺院投宿,清晨在霜迹鸡鸣里上路,才是真正羁旅行驿的感觉。不过,这种方式现在也就是作叶公之想。对于一个周末旅行来说,飞机从来都是不得已的选择。

    与山水同眠

    我们住的胜地酒店并不在阳朔县城,从县城往北去高田镇的路上拐上一个岔道,山间的石子路大约再走两公里,王公山脚下就可以看见一栋青砖红顶的房子。胜地门前就是遇龙河,从房间里大扇的木格窗子望出去,门前的芭蕉、修竹,对岸金黄稻田和远处错落起伏的山峰自在怡然。屋前廊下有两张摇椅,躺下去晃两下,目接青山耳听碧水,总让人觉得头晕,不知道我是晕摇椅还是晕了风景。

    坐在门前时常能看见从上游坐竹筏漂下来的人,除了艄公,船上通常是两个鬼佬以及他们巨大的背囊和租来的自行车。我们也租船在胜地门前漂了一阵子,划到一个小水坝前靠岸,坐在田埂上看趟水而过的小牛和背着竹篓的农人,和艄公东拉西扯。

    黄昏时分,天色由玫瑰灰向深蓝过渡,远处的山峦只剩下黝黑的轮廓,附近村庄的灯火亮起来,只星星点点的,兀自在静谧中明灭。空气中弥漫着好闻的禾秆燃烧的味道。这样的夜是最适宜用来睡觉的,虫鸣蛙叫声中伴着潺潺水声睡去,有人说住在这里“一不小心就把山水给睡了。”

    西街夜色:加了威士忌的咖啡

    夜晚是西街的灵魂,只要夜色渐渐地从山边涌起,漫到这小县城里来,西街就变得喧闹而热烈起来。西街据说已经有1400年的历史,先是鬼佬们喜欢上了这样的古老街道和田园生活,爱到深处的就勾留缠绵了下来,开个酒吧咖啡馆什么的,后来,就是中国的小资来了,来看鬼佬和他们开的酒吧。夹杂在酒吧咖啡馆中间的是一些店铺,里面卖着各种非常非常中国的东西———丝绸的唐装、蜡染的桌布、小幅的山水画、手编的中国结、真假古董、漆盒瓷碗、皮影玩偶、竹木雕刻……卖文化衫的铺子可谓壮观,“我是老外”、“我没钱”、“我想找个漂亮老婆”“别理我”之类的汉字,歪歪扭扭胖骨咙咚。

    夜色渐浓,大小的酒吧、咖啡馆里人多了起来,一扫白天的慵懒,颓废地兴奋起来。木制桌子椅子摆到了街上,三五成群地围坐在烛光边,喝酒聊天吃饭。

    在UNDER THE MOON(月亮下)拣张台坐下来,因为这里是路口,理所当然是看西街过往的好位置。据说二楼白色柱廊边的那一个桌子永远都是有人预订了的,我们索性就不费那口舌了。同行的JESS点名要喝卡布其诺,而我觉得爱尔兰咖啡要略胜一筹,加了一盎司威士忌的咖啡,有种醉人的香甜。

    夜凉如水,把手拢在微烫的杯子上,环顾周围,窃窃私语的鬼佬和穿着全套户外装备的小资参差交错。拿着DV走过的人们把镜头对准了我们,想起了卞之琳的诗“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不知道谁成了谁的风景。JESS指着从我们身边经过的一对小情侣说,那两个孩子可亲热呢,走五步就KISS一下。真注意起来,发现他俩在我们身边来来回回走了四五趟。我一口咬定他们是县里专职的旅游工作人员,他们的职责就是在西街上亲密地走过,成为西街浪漫风情的具象细节。想想看,这么充满了欧陆情调的小街,若没有情侣不时相拥而过,岂不成了蜡像馆里的美人,美则美矣却少了活色生香。

    走来走去卖笛子的人,一边走一边吹,西街的音乐本来是低靡的爵士或热情的拉丁,都是让人沉醉让人迷离的路子,可那中国式的笛声高高低低地传过来,透过层层的人群,隔了远近的觥筹交错,依旧是清晰空灵的,夜色本已微凉,它竟比夜色还凉,生生地要把人从这热闹的沉迷中拉出来冷眼旁观。

    啤酒鱼、意粉和沙锅饭

    阳朔的名菜是啤酒鱼。吃啤酒鱼一定要去叠翠路———一条跟西街平行的街,农贸市场边上有一溜大排挡。网友推荐了谢大姐家,沿路找过去,发现“谢大姐”原来就是招牌。倒茶的伙计说谢大姐正在后厨炒菜,一会就来招呼我们。后来施施然走出来的人令人过目难忘。谢大姐很胖,身材大概跟肥肥有一拼,梳着一根油光水滑的大辫子,团团的脸笑成了一朵花。

    我们点了一条四斤重的毛骨鱼,看见邻桌红红火火的碗碟,我们赶忙申明我们的鱼要“微辣”的。上桌仍然是姹紫嫣红的一盆,果然滋味浓烈,鱼肉里有些微的酒香,辣则辣矣不掩其鲜甜。一桌人虽然惊呼“这么大一盆”,最后竟也吃了个精光。大排挡另一名吃柚子酿,剖出柚子柔软的内皮酿进肉馅用高汤煨煮,我独爱它的软韧多汁。

    谢大姐对面有个“瘦子米粉”,倒是跟谢大姐相映成趣。“瘦子”的米粉是以两计的,店家煮好米粉码好烧肉之后,其他调料是自己加的,海带丝、雪菜末、酸萝卜、花生、辣椒和汤都放在一边由食客自助。好吃又便宜,那一顿我们六个人总共花了八块九。

    吃西餐就要去西街了。玫瑰木的意粉相当不错,尤其是芝士肉酱火局意粉,芝士可以拉成很长的丝,意粉煮得软硬恰到好处。芝士烟肉意粉也不错,桌上还有干的芝士粉可以撒上去增加其香浓。相形之下海鲜意粉就要略逊一筹了,不为别的,只是阳朔这里离海远,海鲜不够鲜就失了精髓。听说NO NAME和它旁边的鑫鱼鸟的PIZZA很出名,还有好事者说一家的馅好,另一家的皮好,可惜行程匆忙我们来不及一一品尝。

    阳朔汽车站斜对面有一家“阳朔风味沙锅饭”,要不是别人推荐,我们是断不会去那么小门面的一家店里吃东西的。门口的沙锅里米饭已经飘香,两个炉子正忙着炒菜,六块钱一份,七八种肉和十几样青菜随你指给厨师现炒,红红绿绿一锅,热气腾腾地扣在饭上,垒出一座小山。肚量大的男生也不会嫌少。最精华的是浸了菜汁的锅巴,就算剩下饭也要把沙锅底上的锅巴铲起来。 (李倩)

    《青年时讯》

编辑信箱 ] [ 打印文章 ] [   ] [ 关闭窗口 ]
国内新闻24小时排行
国际新闻24小时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国
阿里巴巴公司库
商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