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 游  /  人在旅途
一位中国学者的意大利人文之旅(下)
中国网 | 时间: 2004-08-05  | 文章来源: 中国网

市政建设——古罗马的“民心工程”

古罗马城市生活发达。在共和国时期,罗马境内多数城市是自然形成的,并没有进行规划与设计。后来罗马人征服世界,每到一地都兴建或扩建城市。在城市规划格局上遵循固定模式:东西或南北走向的街道构成了城市的主干道,其他街道都与这两条主干道平行,并由街道将整座城市分割成许多街区。两条主干道的交叉处就是城市的中心广场,广场四周有柱廊或其他重要建筑物,如神庙、市政大楼、巴西里卡等;之外还有娱乐性、消遣性公共建筑和市政设施,如浴场、斗兽场、剧场、高架饮水桥、排水系统。罗马人征服世界的过程实际上就是罗马帝国境内各地区罗马化的过程。

罗马人的城市规划设计对后世产生巨大影响。在任何一座西方城市的市中心,多有广场、市政厅、主教堂、凯旋柱等固定建筑格式。甚至北京的中心——天安门广场的布局也深受罗马城市规划的影响,如广场的北面是故宫,象征皇权;广场西面的人民大会堂,象征市民的权力;而东面的国家博物馆的位置,如在西方城市,一定是留给主教堂。人民英雄纪念碑就像西方城市中的凯旋柱或方尖碑。从天安门广场周围的建筑布局可以看出我国老一辈建筑规划大师——梁思诚等人深受罗马建筑风格的影响。

研究罗马法的人很容易看到罗马人对于公共卫生的注意。早在共和国时期,罗马人就开始疏通沼泽并建设饮用水设施,在福卢姆地区建下水道,这些下水道至今仍然存在。我在靠近纳沃纳广场上的一家时装店里发现一段下水管,店主用玻璃框小心地将它装饰起来,用灯光照射它——以拥有这么一段古罗马的下水道而自豪。据说在古罗马时期,立法官把公共卫生看作自己最重要的职责;下水道有专员管理,房产的主人必须交纳此类公共建设的维修费。饮水渠也是罗马最具特色的市政工程。罗马拥有古代世界最为完善、发达的供水系统,在20世纪之前无人可以比拟。

有人说:“中国的文物埋在地下,意大利的文物摆在街上”。此话不假。意大利政府十分重视文物古迹的保护与修复工作,至今许多文物古迹完好地保护了下来。据不完全统计,意大利境内保存着10万个教堂(其中万个具有很高的历史文化价值)、4万座古城堡,1500个修道院,2100处文化古迹遗址,4000处园林,3000多个博物馆……在意大利旅行,真是处处是文物,步步有遗址。

在罗马街头,我发现一座古罗马公厕遗址。据说在古罗马时期,执政官要想得到市民的选票,城市道路、饮水系统和公厕的修建是衡量政绩的指标。这些“民心工程”做得好,赢得民众选票的机率就要大的多。在君士坦丁时期,罗马地方规划中的公厕不下150处。我在旁培遗址也证实了古罗马执政官重视修筑公厕这一事实。在旁培城里,最完善的城市民用系统是居民饮用水井,其次就是公厕。几乎每一个十字路口就有一个井台,不出几条街就有公厕——里面蹲坑依稀可见。在一家水果商贩的家门口和一家妓院的门口,刷着相同的助选标语“我支持XXX担任旁培城的执政官”、“姐妹们支持XXX担任旁培城的执政官”。当时竞选并不需要像现在的总统候选人那样使劲地拉选票,选与选不上全看你平时为老百姓干了多少实事。这种说法的真实性无从考证,但水果商门前和妓院门口果真有非常漂亮的水井和厕所。

说到公厕,意大利旅游景点的公厕有一点值得我们学习,那就是“女士优先”。男人与女人上厕所有本质的差别,女人上厕所动作缓慢,因此旅游景点的女厕门前经常大摆长龙。女人“内急”又没有厕位时,完全可以堂而皇之地迈进边上的男厕;男士只有主动让“坑”的份啦。在水城威尼斯,我在一个汽车加油站亲眼见识了这一幕。我想方便一下,发现女厕所人满为患,便老实在门口等候。却见一车法国女游客见此情景二话不说就迈进边上的男厕。我也赶紧学她们迈了进去。等办完事出来,见到陪同我的时星光领事(男士)正大步流星地朝男厕走,进厕所见满屋子的女人以为自己看错了牌,正要转身出门,一位法国女游客招手示意让他进来。小时不看则已,一看那女人冲他招手,只有抱头鼠窜的份啦。我在他的身后哈哈大笑。这恐怕是西方社会尊重妇女的一个体现。

博罗尼亚古城保护的社区参与

博罗尼亚(Bologna)位于意大利北部,是一个富裕的历史文化名城。在它的市中心,有中世纪和文艺复兴时期最大的建筑群体,一所建于公元1088年的欧洲最古老的大学——博洛尼亚大学。博罗尼亚城市规模不大,约50万人口,居住在老城区的人口不足10万。老城因拥有两座建于中世纪的姐妹塔楼(一高一矮)遐尔闻名,另外,博罗尼亚的人行道均以走廊形式修筑,故被称为“柱廊之城”。

意大利对历史文化遗产的保护起步早,保护的数量多、质量高。历史文化遗产保护的理念在意大利已上升为一种全民意识。博罗尼亚是世界上第一个提出“把人和房子一起保护”(整体性保护)的城市,所谓“整体性保护”就是在历史文化遗产保护上既要保护有价值的古建筑,还要保护生活在那里的居民的原有生活状态,留住原来的居住者,一般指社区里原有的低收入家庭。使现代博罗尼亚人能够生活在一个充满古韵的、城市设施完善的、环境优美的和文化活动丰富的社区里面。

上个世纪70年代,包括英、美在内的西方国家在旧城改造实践中曾经走过一段弯路。一些具有历史文化遗产价值的老城区由于年久失修需要改建,因老城区所处的地段具有商业开发价值,故成为许多借城市开发牟利的房地产商觊觎的目标。通常的做法是,开发商看准一块地,然后将其通通推倒,重建高档商品房和写字楼,将它们卖给企业和大款。在这种城市开发模式下,具有历史文化遗产价值的古建筑被破坏了,城市的人文环境丧失殆尽。博洛尼亚历史中心区也同样面临开发后住宅走向贵族化(Gentrification)的倾向。要改变这一点非常困难,因为居住在原社区里的低收入家庭没有能力承租经过改建后的房屋。当时的博罗尼亚市政府由意大利共产党执政,市政府聘请罗马著名的建筑规划师柴菲拉提(P·L·Cervellati)任总规划师,提出整体规划,其要点是:利用公众住房基金改善社区居民的居住环境,保护古建筑。用法律的形式规定居住其中的90%以上的旧住户必须留下来,居住在社区里的低收入家庭的租金不能超过其家庭收入的12%——18%,实现历史街区里“什么样的人就住什么样的房”的旧城改造目标。

举例说,在一个街区的拐角,开发前是一家面包房或咖啡馆,经过改造后原主人仍然是这里的居民,面包房或咖啡馆依旧开业。这项改造规划照顾了社区中、低收入家庭和小店主的利益,因此深得居民欢迎,群众参与热情非常高。在社区居民的参与下,博洛尼亚旧城改造取得了成功。成功经验说明在城市开发中,城市领袖应该意识到,保护历史文化遗产不仅需要技术和知识,而且需要制定相关的社会政策,调动人的积极性;这比保护旧建筑更重要,只有扎根社区、符合民意的改建方案才能得到社区多数民众的欢迎,也才能体现保护历史文化遗产的人文价值。

在老城我经常能见到一个隔离墩立在马路中间。由此联想到北京的一些居民小区也有这样的墩子,那是北京市民自己安的简易路障,阻止小区里的车进出小区,以免骚扰街坊邻里。想法不错,却给消防车进出带来不便。此时我见一位老先生开着一辆吉普车在墩子前戛然而止,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塑料卡片,朝墩子边的机器里插进去,不到半分钟,这个墩子就往下移动了,原来这是一个自动隔离墩。老先生重新启动车子,等车子过去后,墩子又慢慢升起。

博洛尼亚人就是用这种办法限制车辆进入中世纪古街区的。这样做并没彻底阻碍现代交通工具进入古城,但用经济杠杆限制了汽车流量。有车族自然会考虑进出家门付过桥、过路费是否值得,经济状况差的邻居也不用嫉妒有车的邻居——人家是交了过路钱的。这些钱都成了市里的税收,用在道路的维修与公共交通的改善上了。

在埃尔科雷诺体验生命意义

公元79年的维苏威火山喷发,不仅埋没了罗马境内闻名遐尔的庞培城,同时也吞没了另外一座古城,这就是距离庞培城11公里的埃尔科雷诺(Ercolano)。我能够参观该城全要感谢意大利的公交车司机。

参观完庞培正值晌午,打听去维苏威火山的车从哪发车,当地人告知需到埃尔科雷诺,然后再转乘专线车前往火山顶。我按汽车时刻表的时间提前半小时到达埃尔科雷诺汽车站。没想到公交司机看到只有几个人去火山口,就当机立断取消了这趟班车。正当我犹豫不决之时,刚下车的游客建议我何不参观一下眼前的埃尔科雷诺古城。

埃尔科雷诺城占地面积约为23万平方米,人口5000人。它和旁培城同时被火山灰吞没后逐渐被人们遗忘。在文艺复兴年代,后人阅读前人留下的手稿时发现有两座城市在公元70年被火山吞没。1709年,一位工人在打井时发现一个古代剧场的舞台,深埋地下的埃尔科雷诺城才获得重见天日的机会。

由于整座城市深埋地下,发掘工作进展缓慢,人们至今无法搞清楚这座地下城市的全貌。又因在古城之上建了新的城市,使挖掘工作更显艰难。从已经发掘的城区来看,埃尔科雷诺城有非常发达的公共生活,城市居民住宅大多用壁画装饰,不是希腊神话故事就是自然风光。许多住宅带有私家花园,城市的主要街道以石板铺成。临街建筑物主要的建筑材料是砖和木。城里富裕人家的住宅拥有罗马式的中庭式建筑,普通住宅依然保留着主人当年经营的痕迹,如面包房、酒店、旅店等。这些建筑物大多保留完好,成为现代人了解古罗马人世俗生活的最生动的实物资料。

我在一家浴室里逗留较长时间,这个浴室建于奥古斯都大帝时期,分为男浴室和女浴室,浴室的外间是一更衣室,墙上修筑了大理石隔断,供存放衣物用。据说这个浴室曾经陈列一具男尸,据说是浴室的侍者,在火山岩浆袭来的时候,原本想在这里躲避一下,没想到就被埋在了这里。

今天人们已经发掘出该城的四个城区,城市广场、巴西里卡、斗兽场等。出了埃尔科雷诺古城,来到埃尔科雷诺新城。城市规模不大,街道两旁最高的建筑物也就是3-4层。在回城的道上路过一个小广场,广场的边上矗立了一个石碑,上面用拉丁文写着:“如果你珍惜生命的话,请放弃你所有的财物,快跑吧!”大概是讲当年该城被火山岩浆吞没的情景。一些头脑较清醒的人躲过了灭顶之灾,另一些人因放心不下家中的坛坛罐罐,延误了最佳逃跑机会。这句话提醒世人:“在死亡来临的时候,你什么也带不走”。那么,为什么还有那么多的人为了蝇头小利而放弃本应该最珍惜的东西——比如生命、友谊和亲情呢?

据说,现在的埃尔科雷诺城有一支训练有素的城市消防队,他们经常召集居民进行消防救助训练。维苏威火山是一座活火山,它最后一次喷发是在1944年,守着一座活火山过日子,埃尔科雷诺城的居民需要有多大的勇气。(作者单位:北京市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

中国网

相 关 新 闻
· [意大利]打不着出租
· 罗马:现代角斗士点到为止(图文)
· [异域]一个人独自走在罗马的路上
· [异域]罗马资讯补给站
· [旅途]罗马假日
· 中国网
· [异域]浪漫毒药威尼斯
· 组图:过一天罗马假日
· [异域]国王大街卖艺人
· [异域]罗马人爱去剧院
编辑信箱 ] [ 打印文章 ] [   ] [ 关闭窗口 ]
国内新闻24小时排行
国际新闻24小时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国
阿里巴巴公司库
商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