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尼亚概况 独家书摘 感受肯尼亚 亲历者说 精彩镜头
 
迷恋肯尼亚的东部

从内罗毕往东几百公里,就是印度洋,这里,有东非最古老的殖民印记耶稣堡,有斯瓦希里文明的“活化石”拉穆岛,有传说中郑和下西洋留下的“中国女孩”,有蒙巴萨像梦一样的海水与椰林……路上,还有《走出非洲》作者凯伦的情人丹尼斯丧命的察沃国家公园,这里,还有着“察沃食人魔”的恐怖传说,内罗毕往东,仿佛笼罩在迷雾中,让人觉得不真实,与内罗毕往南生机盎然的草原、朝北绿意起伏的山川不同,内罗毕往东,与传说,与神秘总有说不清的联系,让人觉得如梦如幻。

※火车

现代肯尼亚的诞生,与东非铁路有莫大的关系,如果要寻找今日肯尼亚的“根”,必然要坐一次从内罗毕开往蒙巴萨的火车。

这列火车每周的一三五开车,夕发朝至,晚上七点发车,第二天早上九点到蒙巴萨。跑这条线的列车非常古老,是真正的蒸汽机车!喷着浓浓的白烟!!火车迷绝对不能错过!!!

仿佛这还不够,餐车里用的,是20年代传下来的银餐具,虽然已有点千疮百孔,但却是真的银餐具,在火车上,一道一道地用正餐,尽管味道一般,但西餐的一切程序,都没有半点省略。

列车要穿过察沃国家公园,你可能以为能看见瞪羚闪亮的眼睛飞过,看见金合欢树下,马赛人手握木棍靠着树干,红色的披肩和绿色的草地相映成辉。但其实,这趟车是夜车。火车在夜色中穿行辽阔空旷的原野。摇摇晃晃之间,深夜里醒来,看得见满天的星星闪烁。偶尔有驶过的火车,交会时发出刺耳的呼啸。

途中有很多站,但大站只有内罗毕与蒙巴萨,两个站都没什么人,尤其是蒙巴萨的车站,站台上没人看守,车上太热,夕阳透过车窗烤得包厢像个蒸笼。所有人都在站台上抽烟、聊天,当快在暑气中睡着的时候听到机车长鸣,赶紧上车,不到三十秒车就开动了,从始至终没见到工作人员在站台上招呼客人上车。

列车是六七十年代的,设施虽然陈旧,但精密得像动画片里的道具:用专门的锁钩和插销可以把上铺收起来;行李架上有木梯子,取下来搭在上铺,这样上下铺不会很难看;靠窗一个椭圆造型的铸铁小桌,掀开来里面是一个洗池,水龙头是按压式,节水装置,洗手时要一个人扶着铁盖,一个人按水龙头。窗子可以拉下,还有纱窗,但是没有窗帘,因为外面实在没有人烟。

列车有一等舱和二等舱可以选择。三等舱是硬座,挤满了人。二等舱相当于国内的软卧,四个人一个包厢。头等舱是两个人的上下铺,床略大一点,另外还有一个好处是,餐车上预备的晚餐,头等舱的客人先用。

铁路是二十世纪初修的,那时还没有内罗毕,车上保留了很多古怪的习惯。比如车站的旅客需知里,特意强调包厢里,男女应该分开住;比如很多乘务员,查很多次票;比如每站必停,很多小站又只停几十秒种,全线只有六百多公里,火车却要开十三个小时;还有就是很容易出毛病,开着开着就抛锚了。

列车上人不多,经常只挂七八节,大部分包厢都是空的。乘务员倒好像比客人多,来了好多拔乘务员检票,开车前是来查看剪掉一角的车票;过一会来人要求出示登车牌,再晚一点来人查看床单的手据,好准备床单和毯子,接着查看的是晚餐和早餐的手据,一切东西都单算钱,只不过加在一起也不算贵。

七点半左右,又一个乘务员摇着银制的铃铛一节一节车厢走过来,提醒客人去餐车用餐。

……(详细请看《动物天堂肯尼亚》一书)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