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洪欣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间:12月10日人物:曹洪欣

□楚天都市报记者李晗贺俊通讯员应述辉摄影:楚天都市报记者黄士峰

●人物档案

曹洪欣,1958年生,黑龙江省哈尔滨人。中国中医科学院首席研究员,博导。曾任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现任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科技司司长。曾获何梁何利科学与技术进步奖、俄罗斯外交部授予的国际合作发展奖。国医大师张琪的弟子,对中医药治疗冠心病、心肌炎、肾病、风湿免疫疾病等内科疑难杂病有较深造诣。

●对话背景

关于医疗方面的人物对话,见报后总有不少读者打来电话询问。

现代社会,每个人的身体都或多或少有些问题,健康似乎成了奢侈品。12月10日,曹洪欣来汉参加湖北中西医结合高峰论坛。接受采访时,他仅凭面相就判断记者脾虚,脱口而出的一系列症状,也一一得到印证。看来,传承数千年的中医药受到热捧不无道理。

究竟是疗效快的西医好,还是重养生的中医好?曹洪欣没有给出明确答案。他的妻子曾患红斑狼疮,他采用中西医结合的方法才治好。在他看来,无论什么医法,只要能治好病人,就是好法。

但这些并不妨碍曹洪欣力挺中医药。除了屠呦呦的青蒿素,他相信中医还有机会冲击诺贝尔奖。而让他忧心的是,人们普遍对中医药认识不足,希望有关部门能加强传统中医知识的传播。

需警惕中西医“皮相结合”

记者:中国有几千年的中医传统却没有排斥西医,你觉得中西医结合的最大优势是什么?

曹洪欣:中医的优势是早期能发现问题,西医是必须确诊才能治疗。而很多疾病有一定的潜伏期,包括肿瘤。西医有“肿瘤标志物”的概念,但如果发现了肿瘤标志物,却没有发现肿瘤,应该怎么办?中医可以通过调理把肿瘤标志物降下来。两种医学应该优势互补,用西医诊断清楚,再用中医思维治疗。比如“非典”时期的SARS,对高烧病人使用大量抗生素没起到作用,而确诊得一周以上,怎么办?这时中医就可以根据发热特点来分析疾病特点并进行干预。

记者:很多中西医结合医院的院长是中医出身;有的医院、科室打着“中西医结合”的牌子,诊疗却是中医、西医各自为政;有的中医院为了经济效益,一味开设西医诊断、检查服务。怎么看待这种“皮相结合”的现象?

曹洪欣:确实有这种现象。有些医疗机构单纯追求经济效益,这不是好的倾向,我们也意识到了。在医改过程中,中西医结合医院在保基础的同时,提高治疗水平才是最关键的。目前每个省每个地市基本上都有了中西医结合医院,发展势头非常好,但中西医要想更好地结合,仍然需要医院的积淀和人才队伍的建设。

“中医毁于中药”是伪命题

记者:最近有篇文章很火,称“中医将毁于中药”?

曹洪欣:这个命题本身就不成立。中医有药物疗法和非药物疗法,比如针灸、按摩,没有药物也能生效。“中医毁于中药”说的是要提升中药质量。实际上,近几年中药质量是不断提高的。前几天发布了一个市场抽查中药饮片的结果,合格率超过75%。

目前存在三种怪现象:一是医生水平不高、治不好病,就说药不好;二是企业不当竞争,某些制剂厂家为了宣扬自己,而说别人不好;三是确实有药商弄虚作假,不能否认这种情况的存在。

记者:刚才你在高峰论坛作报告时说到,除了建立药品合格标准,还要建立可溯机制来保障药品质量。

曹洪欣:再好的医生,药不合格就治不好病。目前国家的药品标准就是合格标准,合格肯定有效,但我们仍要向优秀标准靠拢。比如,全国有200多家厂家生产六味地黄丸,要判断某个厂家的药品好不好、真不真,化验患者的大便就行了。

记者:屠呦呦因研究青蒿素而获得诺贝尔医学奖,将来中医还有没有机会获得这一奖项?

曹洪欣:我觉得至少有两个中医药的发明应用有可能获奖:一个是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教授张亭栋发明的用三氧化二砷(砒霜主要成份)治疗M2型白血病,临床治愈率达90%以上,只是这种病的范围比较小;还有一个是黄连素小檗碱,它主要用于治疗代谢性疾病,对降低血糖、血脂有确切疗效。

朋友圈“养生鸡汤”不可信

记者:微信朋友圈里充斥着与中医有关的“养生鸡汤”,你对此怎么看?

曹洪欣:现在各种媒体包括微信朋友圈,关于中医养生的信息太多了,但据我观察,大都不可信。比如,我前几天到广州出差,看到当地一家医院的医生在朋友圈发信息,说葡萄不仅能活血,还能抗肿瘤、抗氧化,能改善身体状态。这种说法就没有道理,是瞎宣传:葡萄能赛过阿司匹林和抗肿瘤药物吗?

记者:因为是医生发的,是不是大家特别容易相信?

曹洪欣:医务人员有宣传医学知识的义务,但观点和内容一定要正确,不能信口开河。我曾看过一档中医养生节目,说《黄帝内经》认为人有六只“眼睛”,除了前面两只,头顶和后脑勺还各有两只,分别叫“天窗”和“后窗”。其实中医并没有这种概念。现在大家特别重视养生,这是好事,但中医知识乃至医学知识的传播,还有很多不规范的地方。我认为中医发展面临的一个重要问题,就是打假,必须纯洁中医队伍。

记者:应该如何清除“伪中医”?

曹洪欣:目前,中医药的宣传和管理上还有漏洞,所以国务院去年制定的《中医药健康服务发展规划》明确要求,要加强传统中医知识传播的管理。我曾参加过一次中医科学院与企业合作的讲坛,前几位上台的都是名医,讲得挺好,但中间插进来一位社会人士,讲的内容就变味了。现在有些人,不管懂不懂医学、够不够资格,都敢随便讲中医。类似现象很多,得靠法律来规范和引导,法律不到位就很难控制这些乱象。一旦有法可依,这些人肯定就不敢乱讲了。

社会对中医药认知度太低

记者:据说很多所谓的“纯中药”制剂里,其实含有一定的西药成分?

曹洪欣:这种情况过去有,比如治疗糖尿病的消渴丸,里面就含有少量西药成分优降糖,这是经过国家批准的。现在国家明确规定,不允许中西药合用,因为中西药合成一种药物后,药效、副作用等情况不太容易弄清楚。但如果是同时服用中药和西药,是可以的。

记者:很多人相信中药,是认为中药没有副作用。这种看法对吗?

曹洪欣:不能说中药完全没有副作用:第一,是否出现副作用与用药的准确度有关,用药不准就会出现副作用;第二,一些中药本身具有一定的毒性,但恰恰是这种毒性能治大病、重病,所以必须准确把握合理的用量。比如主产于湖北、湖南的中药附子,绝不能一上来就30克、50克地用,而应该循序渐进,从小量到大量,出现疗效后还要马上调整用量,才能不出现副作用。

记者:所以中药所谓的“是药三分毒”,其实是用药方法不对?

曹洪欣:是的。目前中医药知识的正确宣传还很不够,很多人对中医一知半解。其实不止中医,社会对健康知识的了解还不到10%,对中医药的了解更是只有5%左右。我有一次出差开会,一位参会领导走路时崴了脚,躺在床上不能吃早饭,准备等到医院上班了再去拍X光片。我用手一摸他的脚踝,没有骨折征兆,就到附近一家药店买了一块冷敷膏药给他贴上。等到上午8点钟,他下地发现脚不疼了,到下午完全恢复正常。这件事反映出国人的自救能力很弱,医疗健康知识还不够普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