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政协委员王均金:与民航业改革结下的缘分

发布时间: 2019-10-23 09:13 | 来源: 人民政协报 | 作者: 吴志红 | 责任编辑: 江虹霖

1991年,我们三兄弟破天荒地包了飞机,从此,均瑶集团与民航业改革结下很深的缘分。

当时,“承包”是改革开放的热词。美国《纽约时报》记者也报道了这件事,他在报道中说:“中国具有开拓和创业精神的企业家,可以助长中国民营经济的腾飞。”现在看来,这个记者敏锐地看到了中国发展的大势。

我们兄弟出身于浙江温州苍南的小渔村,上世纪80年代,我们也跟着老乡在湖南长沙做起了小买卖,是赴全国百万温州大军中不起眼的“娃娃老板”。1990年,中国第一次承办亚运会,我们也跟《亚洲雄风》中唱的那样,热血沸腾。当时长沙到温州没有直达火车,我们回温州很不方便。有一次,大哥王均瑶在车上抱怨,一个老乡开了句玩笑话:“你想快,你包飞机回去啊?!”这句玩笑话在我们心里播下了“种子”。

恰好1990年温州永强机场建成。大哥跑到湖南民航局,一间一间地敲办公室的门要咨询包机的事情。那个时候,正是民航部门第二轮改革———政企分开改革时期(1987年-1992年)。时任湖南民航局运输处处长周季恒告诉大哥,如果对民航业务不熟,包飞机会亏本,搞不好一年要亏掉几十万元甚至上百万元。然而大哥很坚决,他告诉周处长,我们都已经做过调查,温州有好几万人在湖南做生意,市场需求很大。大哥表态,包机可以给老乡创造方便,亏一点也没有关系。

周处长将信将疑,悄悄跑到温州调查我们的经济实力和人品。最后,他说:“你们到县政府开个证明,让县政府给你们担保。”那个年代,谁坐飞机都要开证明。温州得改革开放风气之先,当时的苍南县政府对个体私营经济发展非常重视,县里真的给我们开了证明,证明我们的人品和经济状况。我们花了半年多的时间,一路跌跌撞撞,找有关部门盖了100多个章,交了承包押金,获得了温州往返长沙航线的承包权。

1991年的7月28日,一架载着40多名旅客的“安-24”型民航客机实现了从长沙到温州的首航。头一个月,我们大约赢利1万元左右,但是,我们确实是“外行”,我们手忙脚乱地两地营销、管理,其实后来就出现了亏本,大约亏了100万元左右。我们东拼西凑,咬牙挺了过来。就算是交了学费吧。

民航部门对承包航班的事争议很大,我们自己也很惶恐。1992年,邓小平同志发表南方谈话,一下子,我们就有了底气。1992年以后,我们取得民航部门的同意,相继开通了温州至昆明、温州至贵州等40多条航线。

2002年起,中国民航业实施第三次民航体制改革,我们抓住机会,以18%的股份入股武汉航空,与东方航空等共同重组了东方航空武汉有限公司。这是民营企业首次入股国家全资控股业务领域。

2005年2月,国务院发布《关于鼓励支持和引导个体私营等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若干意见》(“非公经济36条”),这份新中国成立以来首部以促进非公有制经济发展为主题的中央政府文件,允许非公有资本进入垄断行业和领域,在电力、电信、铁路、民航、石油等行业和领域,进一步引入市场竞争机制。这更加坚定了我们发展航空业的决心。

2005年,均瑶集团获准成立了上海吉祥航空有限公司。2014年,由吉祥航空控股设立的公共航空运输企业———九元航空经国家民航局批准成立。2016年,上海启动新一轮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吉祥航空与东方航空相互参股,我们再一次走上了中国民航业改革的前沿阵地。今天,航空运输业务是均瑶集团发展的支柱产业之一,年营收过百亿元。

2008年,我担任全国政协委员后,多次就中国民航业的发展中的瓶颈问题提出意见建议,一些建议获得了有关部门采纳。现在,航空业健康发展依然是我关注的方向。

今年8月29日,我的小弟王均豪当选第五届全国非公有制经济人士优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在表彰大会上,全国政协主席汪洋说,广大非公有制经济人士的成功源于自身努力,更得益于党的领导和改革开放的伟大时代。

这话说到了我心里。我们兄弟本是很普通的农村穷孩子,有幸遇到改革开放的年代,从小渔村走上了民航之路,经历了中国民航业市场化改革的关键节点。现在,新时代又给了我们更加广阔的舞台,我们的梦要与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紧紧地交织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