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图片

美亚娱乐:希望给市场带来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发布时间: 2017-05-02 14:37:39  |  来源: 中国网  |  作者: 白玥  |  责任编辑: 清水

    还记得小时候,炎炎夏日与小伙伴窝在家里看租来的碟片,无厘头港式幽默让我们都笑的合不拢嘴,老冰棍吸吸溜溜流了一地。长大一些,父母都入睡的夜里,偷偷打开电脑,缩在电脑椅上看《岁月神偷》,“一步难,一步佳;佳一步,难一步”,被做题和考试充斥的青春不知不觉多了些对未来的念想。

    等到大学,无人管束的生活变得懒散,而那一年电影《一代宗师》上映,念念不忘的清凉之风一下子吹散了我们用可乐爆米花堆砌起的浮夸。

    这些充斥在记忆里的港片,陪我们长大。而这些电影背后,有一个熟悉的名字,经常出现在港片片头的香港资深电影公司——美亚。

    美亚娱乐,80年代初由李国兴先生在香港成立,最初以发行录影带和镭射光盘为主营业务,由此成为香港电影及电视剧录像带的主要发行商之一;1993年起,美亚开始积极投资制作并发行电影,其中不少作品频获殊荣,包括《一代宗师》、《听风者》、《鸿门宴》、《杨门女将》、《孤岛惊魂》、《岁月神偷》、《赤壁》等各类型不同题材的电影作品。经多年发展,美亚目前已成为一家涉足影视制作、影视发行、电视多媒体、艺人经纪以及商业影城等业务的娱乐大集团,足迹遍布中国大陆、香港、台湾、日本、菲律宾、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度尼西亚、欧美、澳洲及新西兰等地区。

    近几年,这个见证了香港电影行业起起落落,并在电影市场崛起东风的影视公司在内地刮起一阵旋风,不仅与新锐导演翁子光合作,拍摄犯罪悬疑片《踏血寻梅》,在各大电影节狂揽提名、奖项。同时瞄准内地电影市场新趋势,频频发力,片单从合家欢到奇幻悬疑,从浪漫喜剧到惊悚悬疑,对各类型精准定位,蓄势待发。今年,美亚还将有奇幻爱情大片《蝴蝶公墓》抢占七夕档。这些不寻常的新气象,源于一位备受关注的美亚新掌舵人,由他的上任正式宣告美亚进入2.0时代。而这位掌舵人之所以饱受关注,不仅因为他大刀阔斧的开辟新局面,还因为其特殊的身份。他就是李国兴长子:李灯旭,2014年接任美亚娱乐执行董事,目前主要负责内地的影视开发及发行。

 

子承父业?富二代光环?

“父亲对我有帮助,但做事情还是要靠实力”

    中国人有子承父业的传统,在香港,世家企业们以血脉传递的方式把控家族产业。而随着观念和环境的改变,对于这样一个身份,许多人通常会带上有色眼镜,而近些年被媒体玩坏的“富二代”标签,更是成为了纨绔子弟、不务正业的象征。因此,我们的采访也试图从这个角度进入这位执行董事的故事。

    走进李灯旭的办公室,面积不大,布局朴素,在这个看起来并不“霸道总裁”范儿的办公室里,32岁的李灯旭已经在等着我们。这个戴着黑框眼镜身着牛仔裤休闲鞋的年轻人气质跟想象中很不一样,丝毫没有“富二代”的痕迹,甚至跟普通人家的80后比没什么区别。

    在外人看来,李灯旭从小有这样的“太子”光环加持,生活一定非常风光。对此,李灯旭却描述的颇为简单,“正常的学习、长大、做事情“。据了解,作为长子的李灯旭,从小接受的是父亲严厉的教育。“低调朴素、踏实肯干,家庭观念传统,作为大哥对兄弟很照顾,继承了很多父亲的优点。”当我们问起李灯旭“子承父业“是否会引起争议时,他先是开玩笑,说自己还没有子承父业,随后有点不解,“子承父业,会有什么争议呢?”

    最后,李灯旭也并没有回避父亲给自己带来的帮助,“美亚93年上市,由于父亲认识的金融界人士比较多,所以在刚出来的时候,父亲会介绍一些朋友给自己, 但是对于做事情来说,还是要靠实力的。”据了解, 李灯旭为了熟悉公司业务,基本在美亚的所有部门做过,对商务拓展、影视制作、影视后期等部门业务及运作了然于心。

为何从事影视行业?迫于家庭的压力?

“从小喜欢港式幽默喜剧,对电影很关注”

其实,刚从大学毕业的李灯旭并没有直接接任美亚娱乐的工作事务,反而在游戏创业之路上投入了几年的时光。对此,我们有所疑问,子承父业是否与他的理想相悖。李灯旭如此回应,“从小就很喜欢看电影,九十年代王晶时代的港片,包括周星驰、杜琪峰的电影以及传统的香港武侠电影,各有各的特色”说起电影,并不健谈的李灯旭终于打开了话匣子。

与此同时,李灯旭的助理向我们透露,“他们家有四个兄弟姐妹,他是老大。他弟弟会觉得他是一个特别踏实、靠谱的哥哥。作为家中的老大,又比较讲究家族的传统观念,所以他会感觉有必要肩负起这份责任“。显然,从香港阵地转移到内地,充满机遇更是挑战。

如何评价美亚近些年的成绩?

“电影产品不同于手机,人为因素较多,要找对的人做才行”

    近些年,美亚出品或发行的影片,既有像《赤壁》、《听风者》、《一代宗师》这样的热卖型大片,也有像《孤岛惊魂》这样的黑马爆款,还有像《宝贝当家》这样票房一般的作品。对此,李灯旭很坦然,“美亚这两年的作品成绩有好有坏,这种情况对于很多电影公司来说都很相似。”他还以手机来做类比,“电影虽然也是个产品,但是它跟做手机不一样。手机功能其实大同小异,主要看如何推销;但是电影不一样,同样类型的产品,会按照不同的导演、编剧、演员,拍出不同的质感,这就要看成品质量了。所以,电影人为的因素比较多,不一定靠着数据就能达到想要的效果,还是要找对的人来做才行。”

如何看待中国电影市场进入拐点?

“观众比例偏低,上升空间很大”

    早在2007年,作为香港资深制作发行公司的美亚就已经投身北上了。今年是美亚立足北京,面向国内市场的第十年,也是李灯旭接任内地市场执行董事的第一年。然而中国的电影票房增速从去年开始放缓,很多人觉得中国电影市场的“拐点”到了。有专业人士称,去年的电影质量整体不高,还有的评论指出,因为多样的媒体分散了观众的观影注意力。

    李灯旭同样注意到了去年中国电影市场现状,“其实是多方面的综合影响。电影最终还是要靠本身的品质和口碑。大家都说这几年电影的整体品质降低了,但其实不然,而是现在国内观众看过很多电影,大家要求越来越高了。所以对美亚来说,我们未来做电影会更趋向工业化,从故事的挖掘,制作的过程、后期的层面等方面去提高质量。”即便如此,李灯旭对于内地市场的空间依然十分乐观。“我觉得这也不是什么太悲观的事情,相比韩国或者美国等成熟的电影国家,我觉得国内电影观众占人口比例仍然是偏低的,市场还是有上升的空间的。”

如何看待近年大热的IP改编?

“大IP对市场有助力,根源在于如何改编与拍摄“

    “国内IP炒得比较热的原因,我觉得还是融资市场上的需求吧。有很多新的影视公司需要资金的投入,他们手头上需要一些东西来跟人家谈合作。”针对这些年IP热的现象,很多人觉得有点急功近利;甚至有人觉得高价购买大IP的版权,压缩了影片制作的经费,而李灯旭则表示IP并不是问题的根源,这需要从整个市场的运作层面来考虑。“其实香港和好莱坞已经早就在用了。《蜘蛛侠》《超人》本身就是漫画改编的IP,香港以前也有做过《古惑仔》《百分百感觉》《风云》,也是漫画改编。IP对影视来说是有帮助的,如果他本身已经有一定的粉丝群的话,可以带动观众入场观看。这几年来看,有些IP产品在市场上的确是成功了,但是也有很多失败的例子。一个小说或者漫画,它的篇幅和电影不一样,还需要一定修改。所以IP最终还是需要回到一个好的改编,一个好的制作层面上来,如果说因为花了钱买IP而节省这一块成本的话,那最终可能会得不偿失。”

美亚未来的发展?如何吸引观众?

“在电影开发上,会把自己当做观众来看”

    作为一个香港电影公司,以往主要接触的都是香港观众,合拍片市场打开之后,合拍片已经渐渐取代了原有的香港电影。对于福建出生、香港长大的李灯旭而言,寻找内地的主创合作是他的一个突破口,“以前香港拍电影看重的还是本土市场以及东南亚市场,成本低,收益可观。而现在国内人口基数摆在那里,有时候一部好电影十亿二十亿也不止。但是香港观众和内地观众其实区别很大,看电影的口味也不一样,现在做中港合拍片更偏向于去照顾内地市场观众的口味,很多的时候会需要内地一些编剧导演来帮忙。”

    在问到对投拍电影的时候是否会有个人倾向时,李灯旭坦言,“那一定会。”接下来他也解释了原因,“因为美亚在决定要不要投一部电影时,会把自己当做观众来看,而不是把自己作为一个电影的专业人士来看,那样我觉得不太接地气。”此前,李灯旭的助理向我们透露,“由于在国外念书的缘故,李总很喜欢包括超级英雄在内超能力题材影片”,而今年七夕上映的《蝴蝶公墓》,故事则聚焦了一个神秘又具备异能的家族。

    不可否认,电影口碑在市场上的重要性越来越凸显了,有业内人士称,电影营销越来越难以带动票房,对此,李灯旭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电影的口碑也是宣传的一部分,不能把它们分开,宣传是一个整体规划。”

除了影视开发的业务,美亚娱乐大陆板块的业务发展,也引起了我们的兴趣。“除了电影之外,网络内容的增长也很厉害,我们也有做一些网络剧或者网络大电影的计划”。2016年美亚联合淘梦网,在香港合资成立美亚淘梦,专注于开发“古惑仔”等港片风格的网络大电影,例如近几年大热的《血战铜锣湾》等“古惑仔”系列网大。

网络大电影《血战铜锣湾》

此外,签约艺人的计划也被李灯旭提上日程,“因为自己手上有艺人的话,不管是拍电影还是跟人家谈合作,都会比较方便一些。其实我们在香港那边一直有做,只是因为香港现在发展缓慢,很多新人都很难出来,所以我们之后的着重点还是以北京为主。”

李灯旭透露,美亚其实并不拘泥于发展电影。2014年初李灯旭就投资创立了美亚怪物游戏公司(MAMO Games Limited),拥有香港本地的游戏开发团队,并于台湾设立分公司,成员分别来自游戏业界菁英,参与过多款知名游戏项目发行运营,同时具有台湾、香港、澳门、东南亚地区代理发行及运营手机游戏经验,致力于发展创新、领先的移动娱乐产品。

美亚怪物游戏公司2016年在香港及台湾地区推出自家开发手游《创世星魂》,30天内下载超过25万,并获得App Store及Google Play推荐。

其后美亚亦进军广告行业,投资了Them广告公司,发展广告业务。

《蝴蝶公墓》七夕上映?未来新片计划?

“希望给市场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2017年的中国电影市场,因为去年被浇了一头冷水显得有些低迷,许多电影公司纷纷收紧了投资,李灯旭却没被吓倒。李灯旭告诉我们:“今年七夕,美亚预计推出一部重磅作品,改编自蔡骏同名小说的《蝴蝶公墓》。” 这部拥有异能力,同时又属于热门IP的作品,与美亚之前的作品都不一样。尝试这个类型,对于喜欢美漫式超级英雄的李灯旭来说有他自己的考量。“奇幻类型在外国片中玩的比较多,比如狼人,但是国内做得却很少。我们电影里讲的半蝶人,就是这种类型。同时,我们考虑到这部电影的实际情况,对马导来说,爱情电影是他最擅长的。而且奇幻类型对他来说是一种新的挑战,在原有的经验上,结合一些新想法,能给市场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其实早在IP大热之前,美亚已经买下这部小说的改编版权。“以奇幻和爱情两大元素的结合做出高概念的大片,吸引更多年轻观众。”这是李灯旭对这部配置了“马伟豪+文隽”的“高配”电影下的定义。“我们影片中有一些奇幻神秘的猎奇色彩,时尚年轻的演员,都市异类爱情的主题,其实更吸引年轻观众,一定很有竞争力!“

    跟原著惊悚恐怖的题材比起来,电影《蝴蝶公墓》在类型上做了很大调整,对此,李灯旭作出了解释,“电影是一个九十分钟的东西,不可能把小说写的东西都表现在电影里,一定会有删减。用电影语言改编之后会使整个故事更加顺畅。所以现在来说《蝴蝶公墓》和原著小说的变化虽然大,但更符合电影的表现形式。在概念、制作上,甚至故事上都做了很多的调整,试图把影片里神秘的地下公墓,凄美的人蝶爱恋,恢弘的欧式古堡最大化的呈现出来。”

    当问到对《蝴蝶公墓》的票房预期,李灯旭坦言:“每个电影人辛辛苦苦做电影都希望最后有个很好的效果,跟观众得到一些共鸣,产生一个比较好的票房。不过这些都比较难说,毕竟做电影这么多年,同行业的人都说电影有很大的赌博成分。” 随后,他又笑着补了一句,“不过我们对这部电影是有信心的”。

    除了《蝴蝶公墓》,美亚未来的新片也引起了我们的好奇,”接下来台湾导演魏德圣的《52赫兹,我爱你》将有望引进;同时开拍《踏血寻梅》导演指导、郭富城主演的一部新电影《全球通缉令》;而年底我们会和郑宝瑞、叶伟信导演进行合作,比如《杀出龙门客栈》、《铁血战士》,对这些电影我们都比较有自信”,李灯旭颇有信心的向我们介绍。“此外,除了与香港导演合作,我们还和内地的方刚亮导演合作了一个警匪激斗题材项目,监制是香港导演陈嘉上,预计明年初开拍”。介于这些公司项目主要都是与香港影人合作,李灯旭还向我们解释,“由于我本身和香港导演比较熟悉,而且今年刚接任北京影视的项目,但将来,我保证一定会用更多内地的导演演员”。从目前的新片计划看,这位新掌舵者带领下的美亚,步伐稳健却又不乏一些年轻人的活力,我们也期待着这些作品可以早日与大家见面。

责任编辑: 清水
客户端中查看
手机中查看
标题图片
中国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