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军情

中国第一女保镖对话杨澜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08-04-21

  现在边梅“下海”已经两年了,曾做过公司副总裁。有时会想起当“中南海女警卫”的时光。唯有一个遗憾是:她不能再穿警服了。她永远忘不了那身橄榄绿。

  自从脱下了那身橄榄绿的警服,离开了外宾女卫士长的岗位,边梅才不再重复地做那一个梦了:在梦中,她迟到了一步,眼睁睁地看着国宾车队风驰电掣般地驶去,自己被落下来,怎么也赶不上。惊醒后,浑身还在冒冷汗。她说:“我尝过梦里着急的滋味,因此执行任务时,我总是提前20分钟就到岗。”

  微笑的中国女警卫

  从1988年7月到1994年12月,下榻到北京钓鱼台国宾馆18号楼的美国、前苏联、印度、罗马尼亚等国的“第一夫人”,英国、日本首相夫人、泰国公主以及巴基斯坦的女总理,当她们开始一天的行程时,首先看到的都是门厅里站着的那位漂亮的中国女警卫。她身材修长,含着甜甜的微笑。

  边梅,曾被称为“中国第一女保镖”,给许多外宾留下了美好的回忆。不仅因为她有着很好的职业素质,还因为她的不卑不亢,彬彬有礼,善解人意,一反警卫通常的“冷面”、“硬派”形象,她像一股甘甜的泉水,一阵清新的风。

  前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的夫人赖莎,对边梅赞赏备至。一个小小的细节曾感动了她。

  有一天,赖莎去长城游览,当她坐进轿车时,边梅拿出两个柔软的靠垫,枕在她的身后。于是,尽管山路颠簸,这位“第一夫人”曾受过伤的腰部舒服多了。爬长城时,她的兴致很高。事后,她几次向中国陪同官员谈起中国的女警卫,说她“很有人情味”。赖莎回国以后,边梅很快就收到她寄来的一张照片,照片上,赖莎拉着边梅的手,照片的后面是斜斜的一行钢笔字———赖莎的亲笔签名和祝福语。

  美国前总统布什的夫人芭芭拉也喜欢边梅。芭芭拉很慈祥,住在18号,每天从二楼下来,坚持不乘电梯,而是走楼梯,然后站在楼下等候边梅。边梅出于职业的习惯,经常目不转睛地盯着芭芭拉的双腿,随时准备万一发生闪失,她好冲上去扶住芭芭拉。芭芭拉看到边梅这副紧张的样子,故意和她开玩笑,把脚歪了一下,边梅的眼睛立即瞪圆了。芭芭拉安慰她:IpromiseyouIwon'thurtmyself(你放心,我伤不着自己。)

  小手枪须臾不离身

  边梅身高1.68米,亭亭玉立。那纤丽的模样让人很难想象她有一身过硬的功夫。她从小喜欢武术,打查拳、长拳干脆利落,虎虎生风;舞起短穗剑,刚柔并济。她1988年毕业于中国警官大学警卫安全专业。在校期间,苦练过拳击、柔道、射击、驾驶。她是公安部第一批获法学学士的警卫,通晓刑法、民法、国际法。当年她的毕业论文就是有关国际法的,题目是《南沙群岛自古是中国的领土》。

  有一次,她为意大利总理夫人当随身警卫,一个扛着摄像机的记者不大懂外事规矩,在夫人周围挤来挤去抢镜头。边梅第一次提醒他:“请您让一下。”该记者只当耳旁风。边梅第二次提醒他:“请注意,麻烦您让一下。”那人显然没把这个穿便装的苗条姑娘放在眼里。当她第三次又挤过来的时候,边梅不客气了,抬起胳膊一挡,轻喝一声:“出去!”那个七尺男儿竟被推得连连倒退数步。边梅笑称:“这叫四两拨千斤。”

  一把“七七式”小手枪,边梅须臾不离身。睡觉的时候,藏在枕下,随手可以迅捷地抽出。必要的时候,她还要穿防弹衣。印度总理拉基夫·甘地访华时正逢寒冷的冬季,陪着印度贵宾登上长城,边梅更加感到“高处不胜寒”。为拉基夫·甘地夫人索尼亚当贴身警卫的边梅,穿着防弹衣,外面套一件皮衣,几乎就不能再穿什么御寒的衣服了,只有一条大围巾绕在脖子上,为边梅增添了几分暖气。只见她始终不离索尼亚的左右,一双秀目英气逼人,余光一扫,周围的一切尽收眼底。

  中国陪同团团长、冶金部戚元靖部长好奇地问边梅:“你把前后背都护住了,最要害的头部却暴露在外,有情况怎么办?”

  边梅回答:“防弹衣不是为我自己穿的。当我保护外宾的时候,有这层防弹衣可以阻止子弹穿过我伤害外宾。”

  边梅对英俊潇洒的印度前总理印象不错,对他的意大利裔夫人更是喜欢。她说:“索尼亚不爱出风头,她是一个典型的贤妻良母。我发现她唯一的愿望是和丈夫多呆一会儿。登长城的时候,她的身体单薄,喘得厉害,我很心疼。”很久以后,边梅听到了拉基夫·甘地遇刺的消息。当时她正在公共汽车上,一名乘客手中的半导体收音机广播着当日新闻,她竟失声叫了出来。后来,印度传说索尼亚要出山,竞选总理。边梅当时就很肯定地预言,她绝不会走上政坛的。因为边梅忘不了在印度总理访华的日子里,索尼亚多次与她交谈,回忆的都是在甘地从政前他们一家安定温馨的生活。

  作为随身警卫,边梅可能多了一些这个职业并不需要的温情和善良。但也正因为如此,她与被保护者沟通较快,有时候还能达成某种默契。她的英语水平不低,对双方的交流也起了很大作用。边梅说:“女外宾对我了解了,有些活动会主动告诉我,比如她想晚上散散步。如果她烦我,不愿我在她眼前晃来晃去,却不告诉我,我的工作就很被动。”按照安全警卫的规则,外宾,哪怕是外宾夫妇两人在钓鱼台国宾馆里散步,边梅也要跟着。

  外国的同行对边梅也刮目相看。他们钦佩中国女保镖的精明强干,手疾眼快。而边梅通身一派妩媚活泼的气质,更令他们的眼睛发亮。美国保镖人高马大,魁梧英俊。他们热心地帮边梅练英文。于是边梅学会了不少外国警卫的术语,中方翻译在碰到这样的词汇时,还要向边梅讨教。前苏联的保镖也是一水儿的小伙子,个个仪表堂堂。当边梅给他们的第一夫人开门时,他们会抢前一步,殷勤地为边梅开门。泰国的警卫有一次看到边梅在休息的时候到迪厅跳起了迪斯科,而且跳得那么帅,他们惊喜地跑去告诉诗琳通公主:“梅(边梅)会跳舞,梅会跳舞!”

  诗琳通公主和边梅成了好朋友。1989年4月,这位泰国公主从走下飞机的舷梯、踏上中国土地的那一刻起,就认识了边梅。访华15天中,无论在北京,去甘肃,到新疆,两人朝夕共处,形影不离。诗琳通会讲英语,也能说一点中国话,于是她们用两种语言交谈。在甘肃敦煌的鸣沙山、月牙泉,公主骑骆驼,边梅紧随其后,骑上第二匹骆驼。驼铃响起,摇摇晃晃,走了一段路,边梅看到公主停止前进了,来不及等自己骑着的骆驼跪下,就一跃身从高高的驼背上跳下,上前扶住公主。诗琳通很感动,泰国警卫也竖起了大拇指。边梅浅浅一笑。这种飞身跳跃,对她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当年在警官大学读书时,早晨出操,她所在的专业比别的专业早一个小时,有一天女生宿舍楼的大门还没有开锁,教官要求她从二楼跳下来,她二话没说,也是跃身而下,那高度可比驼峰高多了。

  从敦煌到乌鲁木齐,没有飞机,泰国公主一行乘坐火车,沿途全是戈壁滩。天苍苍,野茫茫,入夜以后天空格外清澄,星座格外灿烂。边梅从小就爱看星星,她能辨认不少星座。边梅在火车上睡不着,就趴在窗口看了一夜的星星。早晨,诗琳通公主问她:“听说你昨晚lookingforthestar(一首英文歌的名字《寻找那颗星》,内容为想念心上人)。”




1   2    


责任编辑: 吴爱凤视频来源: 湖南卫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