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大石墓中的战争与和平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12-02-02

四川凉山州安宁河流域,矗立着两百余座巨石垒成的大石墓,墓葬由重达数吨的巨石垒成。2004年与2007年,四川省考古研究所与凉山州博物馆先后组织考古发掘与模拟考古,试图揭开环绕大石墓的诸多谜团。
种种迹象表明,大石墓的主人,可能正是汉代的邛人部落,历史上的邛人一直保持着一种叫“七部营军”的军事制度,这种靠亲情、血缘维系的军队组织在战场上往往令敌人闻风丧胆。

现在人模拟大石墓的建造,不借助任何现代化机械工具,只能使用滚木、撬棍、麻绳等原始工具搬动大石头

栖身巨石中的邛人部落


      2004年7月,盛夏的骄阳炙烤着西昌市黄水乡洼脑村,一辆黄色长臂吊车轰隆隆地驶在安宁河东岸,划破沉闷的夏日。这是西昌到攀枝花的西攀高速公路工地,忙碌的却是四川省考古研究所与西昌文物管理所的考古工作者,由于西攀高速将从地势平坦、古文化遗址分布密集的安宁河东岸通过,六座大石墓即将从地面消失,抢救性发掘迫在眉睫。

      大石墓,顾名思义,墓葬都是巨石垒成,迄今只在安宁河流域有发现,是一种地域性极强的墓葬。吊车停在洼脑一号墓前,一号墓长25米,宽12.6米,高2.9米,由十余块扁平的大石竖立成长方形石壁,尔后在墓室中堆砌石块、泥土,再在其上覆盖墓顶石,最小的一块也有几吨重,没有几十个壮劳力休想移动分毫。

      随着考古工作者的哨声,一块块墓顶石被吊离大石墓,在起吊洼脑一号墓时,起重30吨的吊车居然也力不从心,连续吊了几次,巨石依旧纹丝不动,反倒是吊车尾部几次离地而起,惊出司机一身冷汗,最后不得不缩短吊臂才将巨石吊离。围观人群一片哗然:“吊车都吊不了,这么大的石头古人是怎么搬动,又是怎么垒成墓葬的啊!”

      迄今为止,考古工作者共发现大石墓232座,自北向南分布在安宁河及其支流两岸的台地、山坡上,有单座墓葬,更多的还是墓群。墓高约2—3米,规模最大的长达数十米。在空旷的安宁河谷,这些庞然大物矗立在河边、农田里,甚至村民的家门口。洼脑一号墓就在杨建华与王仁芬夫妇俩的包产地里,每次下地劳作,夫妇俩都能碰到这个老邻居,累了还能坐在上面歇歇脚,不过说起大石包的由来,却一直犯嘀咕。夫妇俩挤在人群里,想看看大石墓中究竟藏着什么。

      对大石墓第一次考古发掘是在1975年,时任四川大学历史系教授的林向与西昌文化馆张正宁组建“安宁河流域考古调查队西昌分队”,并在西昌新星村一个叫坝河堡子的地方发现一个大石包群。与岷江上游、横断山脉的石棺葬,东北地区的大石棚墓、大盖石墓,东南太湖地区带有大量封土的石室墓相比,大石包群规模更为巨大,石块动辄数吨、数十吨,遂命名为“大石墓”。

      考古发掘随后展开,墓中尸骨遍地,横七竖八地堆积在一起,随葬品仅有些简单的陶杯、陶罐、陶壶与一些石质工具。林向等人认为:墓主的身份,可能跟汉代一个叫邛人的部落不无关联。

      有关邛人的最早记载,出现在司马迁的《史记•西南夷列传》中,“滇之北,君长以什数,邛都最大”。自滇以北的安宁河流域,生活着众多西南少数部族,又以邛人最为强大,堪与夜郎、滇人、昆明人鼎足而立。历史上的邛人一直保持着一种恐怖的军事制度:“邛之初有七部,后为七部营军”,七支部落就是七支部队,战争来了,邛人举族皆兵,这种靠亲情、血缘维系的军队组织在战场上往往令敌人闻风丧胆。

      林向的推断得到诸多学者的认可。从地域上看,滇以北、蜀之南的安宁河流域是大石墓的聚集地带,而这正是《史记》中邛人的地盘;从年代上看,大石墓春秋时期出现,东汉年间逐渐消失,这也是邛人的活动时间;数目众多、规模宏大的大石墓,似乎也只有《史记》中强大的邛人才能完成。考古工作者希望从洼脑大石墓群找到更多线索,去复原这个强大却又神秘的部族。更多>>




  责任编辑: 兰少赓视频来源: dee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