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文

秃子娃的灯影人生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12-02-02

     

年过八旬的秃子娃,是陕西华县皮影艺人唱得最好的一位明星,也是目前华县皮影戏的领军人物。打小大家就夸他天生是一块唱戏的料,他却说:“人人都说我的悲戏演得好,没想到我的一生比悲戏还悲……”

      在师兄郝炳历的葬礼上,有两台皮影戏为他送葬祭灵。师弟“秃子娃”潘京乐用哭腔演着《刘备祭灵》,他满脸挂着眼泪和汗水,沙哑的嗓门里唱出来的是哀哭,往日唱戏的韵律已完全消失,变作一种真实感情的自我释放,让我彻底震撼了。
那是2000年正月,76岁的郝炳历带着一肚子没演完的戏走了。他是陕西华县皮影圈内最有名气的“签手”(挑线),也是中国最有名的皮影表演艺人。71岁的师弟秃子娃则是最著名的“前声”(主唱),是中国皮影艺人中唱得最好的一位明星,演唱细腻,特别擅长悲剧与哭腔。
      师兄的去世,让秃子娃失去了20多年的老搭档。除了师兄,现在很多戏惟有他知道怎么演,再没有人能够和他配合。
葬礼上,他在用撕心裂肺的声音断断续续地唱道:
      “我……叫……叫一声二弟荆州王,三弟阆中王……想我三人桃园结义,杀白马祭天,宰乌牛谢地,曾许下一在三在,一亡三亡,到如今你弟兄升天,丢……为兄一人还坐什么江山,掌什么社稷了……
想当初我弟兄生于后汉,杀白马宰乌牛大谢苍天。当阳桥吓退了曹兵百万,过巴州收严颜智勇双全……军民人等齐挂孝,风摆白旗雪花飘,文官头带三尺孝,武将身穿白战袍……”
      我知道,秃子娃的哀唱,不仅是为了悼念师兄,更是在哀叹他风雨飘摇的皮影人生,还有他为之魂牵梦萦、如今逐渐衰落的华县皮影戏。
      秃子娃出生于战火纷飞、土匪横行的1929年,56岁时老伴过世,留下6个儿子。从旧社会国民党老总们的嚣张霸道,到红卫兵的横扫一切牛鬼蛇神,他都一个人默默忍受着,养活孩子成为他生命坚守的信仰,就像电影《活着》的主人公富贵的遭遇一样。而事实上,他与电影《活着》也有着不解之缘。
      在电影《活着》的开头,葛优饰演的福贵对赌场里皮影班主的唱腔甚为不满,大声嚷嚷:“这班主怎么弄的,唱戏比驴叫还难听。”之后就亲自上阵,大肆演唱一通。影片开头这位皮影戏班主的扮演者就是秃子娃,也是《活着》的皮影指导。当张艺谋决定在原著《活着》加入皮影戏的成分时,他就找了两个人,其中一个就是唱皮影的秃子娃,另一个是刻皮影的汪天稳。


学戏挨打

      秃子娃听到观众的赞扬,越唱越得意,当他唱到“前思后想无主意,入笼的鸟儿也难飞……”“咚!”师父在他身后突然朝他的后脑勺狠狠地敲了一铜烟锅……
      1929年10月,秃子娃出生在陕西华县圣山乡潘塬村。潘塬村属圣山乡的一个自然村,后来撤乡合镇归高塘镇所辖,历史上高塘镇是皮影戏的戏窝子。
      秃子娃小时候的大名叫“顺寿”,是本村一位老先生用麻线给他算的名字。因自小头上害“秃疮”没有头发,所以人们都叫他“秃子娃”,“顺寿”这个名字反倒没叫出去。后来唱戏有了名,得有个大名,才另起“京乐”这个名字。其实原来当地人都称他“经略”,但他的身份证上却写着“潘京乐”。
      秃子娃母亲生了他姊妹六个,弟兄四个,他排行为四。小时候门中有一位堂祖父,是上门女婿,叫宋文胜,皮影戏演得特别好。清末民初时,华县高塘塬上南堡子村有位叫“猪娃”的皮影艺人,也相当有名气,所以人们把他堂祖父叫“假猪娃”,意为与猪娃齐名。潘京乐自小跟着堂祖父看皮影,对碗碗腔(即皮影戏)如痴如醉。
      12岁时因家境贫寒,父亲把他送到大明乡东川王德兴家打短工,每日的工作是给王家的牲口割草。在茫茫无人的原野上,一个人寂寞了便放开嗓子胡喊叫,一时儿吼几句秦腔,一时儿哼几声碗碗腔。村里人听到了,说这娃天生嗓音好,应当送他去学戏。14岁那年,父亲与母亲商量,决定让他跟着叔父潘保华学唱戏。跟叔父溜达了一段时间,叔父发现侄儿确实是一块唱戏的料,跟着自己怕误了娃娃的前程,便介绍他到塬下拜当时最有名的前声刘德娃为师。半年以后他就能独自登台唱戏了。他音调宏亮,激情轩昂,每唱苦音至高潮时声泪俱下,情真意切,观众无不为之感动。
      秃子娃的戏唱红了,大家都说他天生就是一块唱戏的料,却不知他学艺是怎样的艰辛。有一次,村里逮住了一个在公共山坡上偷树的人,罚了一台皮影戏,唱的是《周仁回府》,当时只有十五六岁的秃子娃是“前声”,他师傅坐在后槽打碗碗。秃子娃唱道:“奉承东蛮奴才以德报怨,他将我推虎口进退两难……”乡亲们直夸好。有人说,秃子娃这两下比师父都好,长大必定是个好把式。
      秃子娃听到观众的赞扬,越唱越得意,当他唱到“前思后想无主意,入笼的鸟儿也难飞……”“咚!”师父在他身后突然朝他的后脑勺狠狠地敲了一铜烟锅,只听秃子娃“哎呀”一声,唱声、琴声都停了,鲜血顺着脖子流到秃子娃领子里。村里的大人忙从香炉里抓来一把香灰给他止血。师父训斥道:“说了多少遍,这阵子是周仁心里打仗哩,一阵是良心咬狼心,一阵是狼心咬良心,要唱出火煎汤煮的味儿来,你唱的平铺踏踏像流水,能行吗?”然后师父坐在了前边接着唱,秃子娃只好坐在后槽打碗碗。
后来当人们提到这件事时,秃子娃感叹道:“唉,都给我拍手叫好呢,还说我比师父强,弄得师父没面子,不打我,打你呀?”
更多>>




  责任编辑: 兰少赓视频来源: deep